第六章

  儘管睏意十足,但是閉上了雙眼我卻發現媽媽和明樹的身影卻不停的在我腦海中閃爍不停,明樹那天對我說的話讓我輾轉難眠。

  「雪松君,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的。昨天晚上,你媽媽的身體已經誠實地告訴了我,她需要一個真正的男人。恕我直言,你的父親根本配不上你媽媽。嫵媚成熟的女人原本就應該和強大雄壯的男人在一起,難道你就忍心看著你媽媽跟軟弱的男人虛耗一生嗎?」

  「雪松君,你媽媽是第一個讓我黑澤明樹也為之心動的女人,你應該為此而感到驕傲。你知道我的性格,我黑澤明樹做事從來不會拖泥帶水。若非你媽媽是讓我心動的女人,昨晚我就不會去理她的感受,肯定已經插進去了。所以,在一點上,沒有任何談判的餘地,你的請求,恕我不能接受。不過,我以朋友的身份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對你媽媽用強的。至於雪松君你嘛,最好還是堅持昨晚的選擇。因為,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也許將來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也說不一定呢。」

  明樹是認真的嗎?媽媽儘管還像二三十歲的少婦一樣美麗,但是媽媽都四十多歲了,值得明樹這麼認真嗎?他們之間年齡差距那麼大?

  這時我突然才想到,由於我的住院,爸爸工作又忙,那家裡面不就只剩下媽媽和明樹兩個人了嗎?那萬一……

  不,應該沒什麼問題,明樹說過不會用強,而且雖然明樹會空手道,但是應該不是媽媽的對手,而且媽媽決不可能會背叛這個家,有爸爸姐姐還有我的情況下,媽媽怎麼會背叛呢?

  雖然媽媽最近對明樹的態度越來越寬容,但是像媽媽這種傳統的女人是決不可能會喜歡上一個歲數跟自己兒子一樣的男人,雖多也就是放鬆了一點,沒錯,就是這樣!

  即使明樹怎麼誘惑媽媽,但是年齡的差距仍然改變不了他們之間的身份。
  想了想自從明樹和媽媽臀交以後這段時間媽媽對明樹的變化……

  難道我住院的這三天時間裡,媽媽和明樹的關係又有了新的變化嗎?!
  在胡思亂想之中,我慢慢的進入了夢鄉,朦朧之中我似乎感覺有人在我耳邊不停的輕吟。

  ……

  ……嫵媚成熟的女人原本就應該和強大雄壯的男人在一起……

  ……嫵媚成熟的女人原本就應該和強大雄壯的……

  ……嫵媚成熟的女人原本就應該和……

  ……嫵媚成熟的女人原本就……

  ……嫵媚成熟的……

  是誰在說話……是誰……誰……

  ……

  第二天媽媽和明樹把我接回家,可能是因為我病好的緣故,媽媽的心情很好,明樹也不時地和媽媽笑聲說話,不過明樹並沒有對媽媽做出一些騷擾動作,似乎一切正常。

  由於剛剛病好,吃完晚飯後由於爸爸還沒回來,大家就在客廳繼續看電視。
  明樹和媽媽坐在一起,不時地湊到媽媽耳邊說著悄悄話,我用餘光發現每次明樹跟媽媽說什麼的時候,媽媽都會紅著臉用嗔怪的表情白明樹一眼,我發現媽媽還會不時地用眼睛偷偷看我有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看明樹和媽媽那有說有笑的樣子讓我一陣陣的氣悶,我感覺自己反而像這個家裡多餘的人似的,我也懶得看他們,於是就回二樓自己的臥室把燈關了準備睡覺。

  就在我準備上床的時候突然聽見樓下傳來一聲「呀」,聽起來好像是媽媽的驚呼聲,儘管我不想看明樹和媽媽親親我我的樣子,但是我的心跳突然開始加速,明樹緊貼媽媽那豐滿的大屁股的畫面老在我眼前搖晃,讓我忍不住地偷偷走到樓梯口小心的往客廳望去。

  我看見媽媽正一臉惱怒的表情握著小手拍打明樹,不過動作怎麼看上去有氣無力的,一點都不想練過擒拿手的樣子。

  而明樹則做出吃痛的樣子,可是嘴角卻帶著笑容,紫玉龍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褲子頂成金字塔了,這哪裡是長輩在責打晚輩,明擺是女人在向男人撒嬌嘛。

  「你這小壞蛋快把你小弟弟收起來,要不然我就把它掰斷!」

  媽媽滿臉通紅,羞澀的不敢往下看,可是眼神卻閃爍不已。

  「不要呀阿姨,你讓我再跟他談談。」

  明樹一邊做出求饒狀一邊煞有其事的對胯下說:「小黑澤老實點,沒看見惹阿姨生氣了嗎?要是阿姨一生氣用擒拿手把你抓在手裡,我可護不了你,到時候你就只能任由阿姨擺弄了。」

  說完明樹還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

  看見明樹說的一本正經的樣子,媽媽被逗得嗤嗤直笑,難道媽媽就沒察覺明樹這話語裡有什麼問題嗎?

  這時明樹突然站了起來對媽媽說:「既然小黑澤這麼不聽話,我只能給他洗個涼水澡教訓教訓他了,阿姨,我先去洗澡了。」說完明樹就當著媽媽的面脫掉了上衣,露出上半身強健的肌肉,那發達的胸肌頓時展現在媽媽的眼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年面對爸爸那骨瘦如柴的身體,當明樹那猶如健美冠軍般的的肌肉展現在媽媽眼前時,媽媽目瞪口呆的望著明樹那雄壯強健的身體,整個人都變得失神了一樣。

  明樹恍若無知,隨意的把上衣放到了媽媽身邊,朝洗手間走去。

  聽著洗手間裡浴室傳出的陣陣水聲,媽媽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明樹的上衣,放在手裡輕輕揉捏。

  媽媽把明樹的上衣捧到臉上,似乎在聞著什麼,慢慢的眼睛都閉了起來,似乎很陶醉似的。難道媽媽在嗅聞明樹的體味?!

  這時我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些人體研究,好像裡面講過一些關於人體基因本能的研究報告,在上萬年的生命進化中,強壯的雄性由於擁有優秀的基因,為了延續自己的後代,這種基因會分泌出只有雌性才會理解的激素氣味,雌性一旦聞到這種雄性激素就會明白這個雄性的基因是最好的,與這個雄性孕育出的後代也會特別優秀。

  此時雌性會在生物繁衍後代的本能驅使下屈服在擁有這種基因的雄性腳下,心甘情願的為這種雄性孕育後代,讓自己的後代擁有最好的基因,作為雌性來說,讓自己的後代擁有最好的基因是雌性天生的本能所在,尋找擁有最優秀基因的雄性並且與之交配,為其懷孕的天性已經作為一種生命本能深深的烙印在雌性的基因當中,人類也是如此。

  只不過由於人類的智商高度發達,極高的智力導致這種本能被不同程度的抑制,但是仍然從各方面影響著人體,難道剛才明樹那雄健的身體在那一瞬間喚醒了媽媽作為一個雌性會強烈需求強壯雄性的基因本能?媽媽現在就是處在這種情況嗎?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從洗手間浴室裡傳來明樹的聲音。

  「阿姨?阿姨?你在嗎?」

  媽媽身體猛地一震驚醒過來,可能是察覺到自己剛才的失態,一臉羞澀不已,趕緊把明樹的上衣疊好放在一邊。

  「啊……在,阿姨在,怎麼了明樹?有事嗎?」

  媽媽神色慌張的回應著,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哪了。

  「沒什麼大事?我就是想請阿姨進來幫我個忙。」

  「哦,阿姨馬上就過來。」媽媽趕緊慌亂的站了起來走進洗手間。

  我趕緊走下樓梯站在洗手間門的縫隙處往裡面偷窺。

  此時媽媽正站在浴室的門口,明樹那高大的身軀從半透明的玻璃壁上若隱若現,我感覺媽媽的呼吸加快了不少。

  媽媽做了一個深呼吸鎮靜一下, 「阿姨來了,明樹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聽見媽媽說話的聲音有些發顫。

  這時「嘩啦」一聲,浴室的橫拉門一下子被推開了。

  媽媽呀的一聲又馬上用手慌亂的摀住了自己的嘴,可能是以為我還在二樓休息,怕我聽見。

  媽媽趕緊驚慌的把頭轉了過去「你……你怎麼就這麼出來了呀?」

  「怎麼了阿姨?你把臉轉過去幹什麼?我想請阿姨幫我洗洗後背,我洗不到。」
  「你要洗後背?我……阿姨可以叫鬆鬆來幫你。」

  媽媽那35F的巨乳不停的起伏,能看出來媽媽此時的呼吸已經亂了。
  「雪松君剛病好,萬一著涼再復發可就麻煩了,本來雪松君的身體就弱,所以我不想麻煩雪松君,於是就想請阿姨幫一下忙。」

  「可是……可是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這樣讓阿姨怎麼幫呀……」媽媽到最後把眼睛都閉上了,滿臉通紅,絲毫不敢看。

  「這有什麼呀,在日本這很普通呀,男人和女人一起混浴是很正常的,其實我也不願意別的女人看我的身體,但是束玉阿姨是不同的,在我心中束玉阿姨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如果我的身體被束玉阿姨看見我不會有任何不高興的。」
  「可是……可是……」媽媽手足無措的結巴起來,我感覺媽媽從剛才開始就變得有些頭腦不太清醒,思維混亂,看樣子已經被明樹給攪迷糊了。

  「快進來阿姨,門口好冷。」趁著媽媽思緒混亂的時候明樹一把抓住媽媽的手腕就把媽媽拉進了浴室,還順便把浴室推拉門關上了。

  浴室的玻璃壁是半透明的,再加上水氣霧漫,朦朧難視,我只好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起來。

  「哎呀,你……你怎麼把阿姨拉進來了,快……快讓阿姨出去。」

  媽媽似乎到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可是媽媽此時此刻怎麼總是透漏出一種軟弱的感覺,一點都沒有平時強硬果敢的英姿。

  「好了阿姨,來,拿著毛巾,你看我已經轉過去了,你只要幫我洗洗後背就好了,拜託阿姨了。」

  「你……你這孩子……算了,鬆鬆身體不好,阿姨就幫你洗一次,下次可不管了。」

  「嘿嘿,阿姨的手真溫柔,在阿姨的擦洗下我的後背真的很舒服,感覺渾身都放鬆了。」

  一開始明樹不時地跟媽媽說話,不過媽媽都沒有說話,只有躲不過了才會嗯一聲,過了好一會媽媽的話才慢慢的多了起來,似乎已經放鬆下來,在明樹的笑話中媽媽已經可以笑起來了。

  不對,明知道明樹對媽媽有意圖,作為兒子我應該阻止明樹呀,為什麼我現在反而有一種興奮的感覺?難道我真的這麼色?!

  想到這裡的時候,不知不覺我的小老二居然硬了起來,把褲子頂起了一個小包,看著這個小包不由自主地想起明樹那二十五釐米長的紫玉龍王將那兩個身經百戰的妓女殺得屁滾尿流,而我才一分鐘就繳槍了,以前還笑話老爸,沒想到連老爸都不如,真是讓我萬分沮喪。

  都是男人,這差距實在太大了,明樹那兩個巨大的睪丸不知道能裝多少精液,那次面對兩個妓女射了十幾波,把兩個妓女的嘴裡都灌滿了,簡直是我射的十多倍,而且毫無疲態,明樹真是天生給女人配種的。

  「對了阿姨,雪松君的身體為什麼那麼瘦呀?這次生病感覺雪松君好危險。」
  「哎……鬆鬆跟他爸一樣,身體都不好,這是天生的,你叔叔也補過,可是怎麼吃都沒用,鬆鬆就是隨他爸的身體,時不時地就容易得病,真讓我操心……」
  「是嗎,可是阿姨的身體為什麼這麼棒?。」

  「阿姨從小就習武,所以一直都有鍛鍊,不過明樹的身材很強壯呀,要是松松和他爸也有你這麼一副好身體就好了。」

  這時我聽見媽媽傳出一陣嘆息聲,也不知道是為了我還是為了爸爸。

  「真可惜,雪松君沒有繼承阿姨的基因,如果是我和阿姨……這樣美麗健康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一定會非常強壯。」

  我一下愣住了,明樹什麼意思?他在開玩笑還是干什麼?怎麼感覺剛才的那一下結巴好像是故意的。

  這時我聽見「啪」的一聲,似乎媽媽打了一下明樹:「剛老實一會你又開始……胡說八道了,什麼和你……生孩子,你自己洗吧,我出去了。」

  「哎呦,好疼,阿姨你想哪去了,我剛才說的是像阿姨這樣漂亮優秀的女人,又不是說阿姨你自己,你可真用力呀……」

  「我不管,就算這樣你也不許說這種話,沒大沒小的,聽見沒有?!」
  「知道了阿姨,我也不是有意的……對了阿姨,幫我把兩側洗一下,我手夠不到。」

  媽媽沒有說話,明樹也沒有吭聲,只能聽見陣陣的水聲,我估計明樹這次真的讓媽媽生氣了,不由得心裡暗道活該!

  可能是因為剛病好身體還有些虛,過了一陣我感覺自己的精神越來越差,眼皮越來越沉,想想剛才媽媽還在生氣,那麼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就回屋睡覺了。

  ……

  看來媽媽果然生氣了,自從那天為明樹洗完後背,在接下來的一星期媽媽和明樹不太像以前那樣融洽了,一般明樹說三句媽媽才會回一句,似乎在刻意與明樹保持的一定距離,唯一讓我奇怪的就是媽媽似乎不敢看明樹似的,眼神總是有些躲躲閃閃的,不過看到明樹被媽媽冷淡的樣子還是讓我中午多吃了一碗飯,明樹似乎也察覺到媽媽對他態度的變化,也就沒有再對媽媽進行騷擾,只是與媽媽進行普通的談話,在廚房裡教媽媽日式料理的時候也不再佔媽媽的便宜了,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認真地教媽媽,看樣子明樹也開始與媽媽保持距離了,難道明樹放棄了嗎?

  明樹這邊剛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另外一邊又讓我惱火了,讓我惱火的就是經常和徐姨來串門的李玉明越來越放肆了,趁媽媽不注意當著我和明樹的面和徐姨調情也就算了,居然還當著我的面屢屢說著一些下流話佔媽媽便宜,氣得我真想抽他一次,可是媽媽礙著姐妹情誼不好意思翻臉,再加上我又不敢動手,讓李玉明更加得得意,到最後居然明樹在場都開始不顧忌,明樹看李玉明的表情也越來越嚴肅。

  尤其是今天,媽媽彎腰背對著我們一邊泡茶,一邊和徐姨說話,看著媽媽那肥美渾圓的臀部,李玉明居然假裝要拿茶杯,用襠部以後入式的姿勢就向媽媽的臀溝靠去,我看見以後實在忍不住想要提醒媽媽,這時明樹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動,然後一把抓住李玉明的手腕把他拉了回來,我看見明樹手臂的肌肉都膨脹了起來,巨大的握合力都快把李玉明的手腕給捏變形了,看著李玉明那直吸冷氣還不敢吭聲的痛苦表情,讓我心裡是萬分解氣,讓我不由得感激明樹。

  如果剛才我真的叫出聲了,不但讓媽媽陷入尷尬情形,而且還會讓李玉明更加得罪進尺,想到這裡我更加得感激明樹了。

  明樹湊到李玉明的耳邊小聲說道:「玉明君,請自重,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再敢胡鬧,我就把你趕出去!」說完明樹就甩開了李玉明的手腕。

  可能是明樹甩手的動作大了一些讓媽媽給察覺了,媽媽回頭一看,只見李玉明不停的柔著自己的手腕忍痛對自己訕笑,而明樹則怒瞪著李玉明,回想起自己剛才的姿勢一下子讓媽媽明白怎麼回事了,趕緊坐到了徐姨的身邊不再搭理我們,只是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明樹。

  看來李玉明也是怕了明樹了,老老實實地坐在沙發上也不說話,就是偷偷瞄向明樹的餘光裡不停地閃爍陰狠的光芒,只讓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剛剛才因為憤怒鼓起的勇氣又無影無蹤了,這裡李玉明本就不是個好東西,讓我不由得擔心老大會遭到李玉明這種人的報復。

  可能徐姨也覺得不好意思,坐了一會就拉著李玉明走了,趁著媽媽在廚房收拾東西的時候,我拉著明樹回到了二樓我的臥室。

  「老大,剛才謝謝你了。」

  明樹望著窗外面的風景長嘆了一口氣:「雪松君,你已經很久沒有叫我老大了,謝謝你仍然還這麼稱呼我。」

  「我知道因為你媽媽的事情使你對我很有意見,但是你瞭解我的性格,我黑澤明樹認準的事情是一定要做到底的,你爸爸根本就配不上你媽媽,難道你認為你爸爸能讓你媽媽幸福嗎?!」

  明樹直接的話讓我有些難堪。

  「為什麼我媽媽不幸福?我們家說不上最有錢但也不差,我爸爸事業有成,我媽媽也有自己的收入,我和我姐姐也學習優秀,對我媽媽而言難道還有什麼不幸福的嗎?」

  明樹平靜的走到我身邊注視得我,那有如利劍一般的目光彷彿射進了我的心裡,讓本就膽小懦弱的我有些心虛。

  「你說的這些我都承認,但是又如何?你爸爸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而且還會比你爸爸做得更好,更優秀,但是我能做到的事情你爸爸卻做不到。」
  明樹那逼人的目光讓我不由自主地後退兩步。

  「我……我知道你很有錢,雖然我不知道你家是干什麼的,但是你憑什麼說我爸爸做不到的事情你就能做到?難道我的家庭就不重要了嗎?」

  明樹走到臥室門口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雪松君,我答應過你不會對你媽媽用強就一定不會用,我一直在履行我的諾言,你要相信我,如果你媽媽不接受我的話,那你根本就不用擔心你所擔心的事情,而且……」

  明樹拉開了我的臥室門,站定在門口望著門外做了一個深深的呼吸。

  「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你和我……本來就是一種人。」

  說完明樹就走了出去。

  什……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和你是一種人?

  這時我突然想起以前經常會對媽媽的身體想入非非,聽到別人對媽媽的肉體淫言穢語雖然讓我很生氣,但是內心深處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尤其是明樹對媽媽臀交的那次,我居然興奮得射精了……

  以前我還在心裡笑話明樹體內流淌著淫蕩的東瀛血統,難道我也是這種人嗎?
  還有偷窺爸爸和媽媽的房事,爸爸那兩分鐘不到就結束的情景還有媽媽哭泣埋怨的樣子,又讓我有些苦口難言。

  明樹的話讓我陷入了思維混亂的地方,想起我以前的行為……

  難道……是我錯了?

  ……

  可能是因為明樹的仗義出手,媽媽對明樹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不但又重新跟明樹有說有笑起來,對明樹的生活起居也更加關心,雖然沒有冷落我,雖然讓我非常吃味,但是想起明樹的話,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由於快要到一月份的期末考試,為了能累計個好績點,我不得不放鬆對明樹的監視,認真地複習起功課。

  這時樓下傳來開門聲,我知道媽媽和明樹上街買東西回來了,我趕緊起身去看看,一是看明樹有沒有對媽媽做出什麼怪異的事情,二是跟媽媽打個招呼。
  「媽媽,你們回來了?都買了些什麼東西?」 我並沒有下樓,因為等會還要去看書。

  「沒買什麼東西,今天我和束玉阿姨去了趟醫院為束玉阿姨作了一次周身體檢。」明樹坐在沙發上對我笑著說。

  「體檢?怎麼回事?媽媽你身體不舒服嗎?」

  我緊張起來,我可不希望媽媽的身體和我一樣小病不斷。

  「呵呵,沒事,醫生說我的身體十分健康,還問我是如何保養的呢。」媽媽滿臉笑容的對我說道,看樣子媽媽對自己的檢驗報告十分滿意,讓我也把心放了下來。

  媽媽的眉頭突然微微皺了一下:「明樹,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什麼意思?麻煩什麼?

  明樹哈哈一笑,對我媽媽擺了擺手:「沒事的阿姨,你不用擔心,我們家族下屬的私立醫院擁有全日本乃至全世界都頂尖的人體調養部門,擁有世界最頂尖的醫療設備,很多日本政要元老都會在那裡進行人體調養,像阿姨這種本身基礎很好的身體經過人體調養部門進行科學分析,然後得出科學的飲食,運動生活方式,別的我不敢保證,只要根據你的體檢報告,然後按照人體調養部門嚴格研究出的養生方法進行保養,我保證阿姨還能再年輕十歲。」

  剛說完明樹突然臉色一苦:「壞了,阿姨現在就已經年輕的快跟我差不多了,在年輕十歲豈不是我反而比阿姨還老了?麻煩了……」

  明樹裝模做樣的神態逗得媽媽嗤嗤直笑。

  「就你油嘴滑舌,對了,那這個檢驗會不會很破費?」

  「不會,也就是三千多萬,不多。」

  「什麼?!三千多萬?!!!」媽媽嚇得跳了起來。

  明樹有些疑惑的看著媽媽然後突然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笑得對媽媽擺擺手。
  「哦,對不起阿姨,我忘了說明白了,我說的是日元,換成人民幣也就是接近二百萬左右,如果是家族外的人就是這個收費,阿姨不算外人,不花錢的。」
  「兩百萬也不少了,就光調養一下身體就要收這麼多的錢?明樹你不會騙我媽吧?」

  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不由自主地就說出這句話了。

  聽到我的疑問,明樹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站起來對我說道。

  「雪松君,請你要相信我的人格,我從來不會對親人和朋友撒謊和欺騙,這是我的原則,也是我的尊嚴,只要是你和阿姨問我的問題,我都會毫無保留的告訴你們。」

  「人體調養部門擁有對人體調養最權威的醫師資源,還有昂貴高端的各種儀器,每天的維持成本就不是普通醫院所能承受的,所以才會只接待日本的上層名流,一般人是消費不起的,不過阿姨對我有如親人一般照顧,我無以回報,所以才會動用家族的方便為阿姨調養,請雪松君務必相信我。」

  說完明樹還深深地對我鞠了一躬,讓我覺得好像做錯什麼事情似的,臉上火辣辣的燙。

  媽媽一看明樹似乎有些生氣,就趕緊打了個圓場。

  「明樹,鬆鬆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覺得不可思議,其實阿姨也不敢相信呢,哦對了,明樹,上回你教給我的那道料理我做出的味道好像不對,我再做一遍,你幫我看看那裡不對。」說完媽媽就拉著明樹進了廚房,臨了之前還用眼睛瞪了我一下,嚇得我趕緊把頭縮了回去。

  媽媽居然因為我惹明樹生氣而瞪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聽著廚房裡傳來陣陣的笑語聲,我偷偷地走下樓往廚房看去。

  此時明樹站在媽媽的身後把著媽媽的手教媽媽處理料理時的手法,雖然並沒有貼在一起,但是為了處理料理,兩個人都要有小幅度的彎腰,儘管媽媽的骨骼天生就要比一般女人寬一些,但是明樹那寬闊雄厚的胸膛,就好像把媽媽整個人都包了進去,豐滿圓翹的大屁股隨著動作對著明樹的紫玉龍王不停的搖晃著,成熟肥碩的蜜壺深處就彷彿在不停的散發尋找強壯基因的求偶激素。

  明樹的至尊名器「紫玉龍王」似乎也感受到了來自媽媽蜜壺深處孕育生命神聖所在的嚴重挑釁,慢慢的從沉睡中甦醒過來,儘管有褲料的素裹,但是紫玉龍王盎然頂著褲子插進了媽媽那深深地臀溝,以最強硬的姿態企圖尋找那傳出挑釁信息的所在打敗對手,然後留下自己擁有最強基因的種子作為不可磨滅的生命烙印。

  我看媽媽的臉越來越紅,屁股不安的搖晃起來,似乎在躲避紫玉龍王的迎戰,可是那動作在我看來更像是對龍王的挑釁。

  可是儘管如此媽媽仍然和明樹有說有笑的談話,怎麼回事?儘管媽媽平時會容忍明樹一般的騷擾,但是只要一超過媽媽的底線,就會立刻制止明樹的行動,為什麼剛才明樹對媽媽做出那麼過分的動作媽媽都不制止?

  難道……難道是由於剛才我惹明樹生氣而導致媽媽今天對明樹特別容忍?!
  都是因為我?!!

  可是我也沒說出太過份的話呀?只是問了一句至於嗎?

  想到這裡讓我懊惱不已,隨便就讓明樹抓到機會佔媽媽的便宜,我怎麼這麼蠢?!

  失魂落魄的走回自己的臥室,讓我再也難以集中精力複習功課……

  ……

  從那天過後,明樹又開始變得規矩起來,我還以為明樹會繼續對媽媽進行進一步的侵犯,看著明樹那規矩的樣子讓我也鬆了一口氣。

  隨著日子的一天天過去,我和明樹都要返校考試了,然後就會迎來一個多月的假期,這樣也好,因為返校的緣故,至少明樹不能再騷擾媽媽。

  「哈哈終於放假了,走,雪松君,我帶你去洗浴會所放鬆放鬆,緊張的學習結束後適當的休息也是應該的。」明樹拍了拍我的肩膀開心的對我說道。

  「不了,我們還是回家吧,也該回家了。」

  「雪松君說的沒錯,還是家裡——舒服!」

  看著明樹那邪邪的笑容我就知道他話有所指,舒服兩個字還咬得特別重,不過現在看來明樹對媽媽也就只能這樣了,媽媽根本就把明樹當成小輩而已,最多容忍一下明樹的小動作,明樹根本沒有什麼機會。

  雖然我一直想跟明樹保持距離,但是明樹對我的喜好掌握得一清二楚,時不時地帶著我去洗浴會所「按摩」,而且每次都換新人,讓我那可憐的小弟弟享受到了無比的快樂,鬧得我現在時不時地就想打一炮,慢慢的也就接受了明樹的好意,只可惜一想起明樹那至尊龍王,就讓我無比的自卑。

  「媽媽,我和明樹回來了!」

  一進客廳就發現媽媽坐在沙發上望著茶几上的一些報表皺著眉頭。

  「阿姨,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明樹奇怪的問道。

  我走過去看了看茶几上的報表,發現是年度財務報表。

  媽媽一看我走過來就把茶几上的年度財務報表給收了起來。

  「沒什麼事,就是酒樓的生意從上個月開始有些下滑,可能是我最近去得太少了,從明天開始我要常去酒樓了,反正你和明樹也放假了,你們自己安排活動吧我可能會很忙。」

  「你放心忙吧阿姨,不用擔心我和雪松君,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

  明樹站在一邊大包大攬的樣子。

  「明樹那麼懂事我自然放心,家裡就拜託你們倆個了。」

  媽媽笑了一下,不過也能看出媽媽此時也沒有什麼心情談笑,收拾了一下東西就出門了。

  接下來的日子媽媽就開始早出晚歸的忙著酒樓的事情,我和明樹就放羊了,沒事在家裡打打網遊升級,要不然明樹就帶著我出去到各種日式娛樂會所遊戲,我發現明樹好像跟那些日式會所都很熟悉,每次那裡的負責人都對明樹畢恭畢敬,似乎都很畏懼明樹

  不過那裡面的小姐真的夠檔次,雖然沒有媽媽漂亮,但是身材也很夠勁,而且我給我找的全都是日本妞,儘管現在慢慢能堅持到十分鐘才洩,但是我每次都鼓足了勁往這些騷屄裡射,雖然射出的那點量只有明樹的十幾分之一,但還是讓我有一種為國爭光的感覺,咱也算是報了國仇了,這可是日本人自己送上門的,不操白不操,哈哈!

  ……

  這幾天明樹也不知道忙什麼,也不帶我出去玩了,問明樹他說在處理一些家族在中國投資的一些產業,看著明樹在這個年齡就能處理生意上的事情讓我很是敬佩,所以這幾天我就只好在家裡玩電腦了。

  媽媽最近是越來越繁忙了,臉上也沒什麼笑容,可能酒樓的生意真的越來越差了,可是生意上的事情媽媽從來不會跟我說,爸爸最近也開始忙得不可開交,聽爸爸說忙得給市里拉投資,接待各個要在本市投資的外籍客戶,經常在各個市開發區跑來跑去,兩三天能會來一次就不錯了,渾身醉醺醺的,即使回來睡一覺就要馬上出差,有好幾次我都聽見媽媽在斥責爸爸,面對強硬的媽媽爸爸完全不敢頂嘴,我看媽媽給爸爸的臉色是越來越差了。

  雖然我也想做點什麼,可是我又不像明樹什麼都懂,我是什麼也做不了,搞不好還會添亂,讓我只好作罷。

  ……

  「姐,我……我能到你這裡住幾天嗎?」

  我簡直不敢相信站在門口的這個女人是徐姨,頭髮凌亂,臉色蒼白,帶著口罩,雖然架著一個大墨鏡,但是仍然能透過鏡片看出徐姨的眼睛有些瘀腫,脖子上還有一道腫印,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抽得一樣,眼前的這個徐姨再也沒有以前的風騷放蕩,只感覺變成一隻受驚的兔子顫顫驚驚。

  「麗雲,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快!快進來!」

  我也顧不上討厭這個女人了,趕緊把徐姨的行李提了進來,本來剛要出門的媽媽趕緊徐姨扶了進來。

  「發生什麼事了麗雲?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當徐姨把墨鏡和口罩摘了下來以後,媽媽和我一下子驚呆了。

  剛才帶著墨鏡還看不仔細,摘下墨鏡以後才發現徐姨的眼睛有明顯被毆打過的青瘀,腮幫也有點腫,嘴角還有血痕,誰這麼狠心?儘管因為媽媽的原因讓我十分討厭徐姨,但是我仍然不得不承認徐姨是個十足的風騷尤物,居然有人下得了手?!!

  徐姨一下子就投入了媽媽的懷裡痛哭起來,在抽泣中斷斷續續的說出了緣由。
  原來是李玉明打得,這個李玉明是個大騙子,本來還小有資產,但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賠個精光,於是在利用花言巧語獲得了徐姨的信賴以後,不但獲得了徐姨所有的財產,還天天虐待徐姨,一不順心就對徐姨一頓毒打,讓徐姨苦不堪言,最近因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捲了所有的財產就連夜跑回日本了,把徐姨一個人扔在這裡。

  「他還逼我叫他主人,讓我自稱奴奴,不停的糟踐我,還讓我幫他幹一些……缺德事,一開始我以為他是為了追求刺激,後來才發現他整個人都是變態,惡棍!我恨死他了!嗚嗚……」

  媽媽抱著徐姨苦笑不已:「我當初就已經提醒過你注意這個李玉明,可是你……算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李玉明跑了是好事,至少他再也不能禍害你了,你現在什麼也不要想,乖乖的在姐姐這裡養傷,等傷好了再說。」

  原來徐姨的那個電話裡面的主人是李玉明,也難怪,就看他那個德行就像色情變態狂,跑回日本正好,省得在我面前鬧心。

  ……

  就這樣徐姨在客廳裡住了下來,這次徐姨可沒有再嚷嚷要和媽媽一塊睡,我估計徐姨這回也沒這個心思。

  不過李玉明不是好東西,難道她就是?我覺得揍得好,自從知道徐姨那個電話裡的主人就是李玉明之後我就覺得徐姨是罪有應得,居然和外人坑害自己的姐妹,不過看她這樣子也挺可憐的,又被騙財又被騙色,也算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了,唉,何苦呢?

  隨著時間的推移,徐姨又慢慢的恢復了往日的豔麗風騷,讓我偷偷的興奮不已,因為徐姨可能是平時習慣了,在家裡穿得都很單薄,經常穿一些寬大低領的衣服,往往一不留神就會讓裡面的春光一覽無遺,雖然乳房沒有媽媽的大,屁股也沒有媽媽的豐滿圓翹,但是還是讓我「雞」動不已。

  媽媽也提醒了徐姨幾次怕在我面前影響不太好,可是徐姨說我只是小孩子什麼也不懂,沒關係的,媽媽也就作罷了,繼續忙著自己的酒樓。

  儘管我經常偷窺徐姨偶爾漏出的春光,但是我還是對這個女人保持著警惕心,生怕這個女人舊態復發,又玩什麼夭蛾子。

  這天下午玩了一會電腦,感覺有點膩,這時才發現已經很久沒有跟明樹出去打炮了,突然有點想那些日本妓女了,唉,憋得有段日子了,委屈我這小弟弟了。
  我突然想起媽媽不在家,到徐姨那裡飽飽眼福佔佔便宜也不錯,嘿嘿。
  我悄悄地走到樓梯口想看看徐姨是不是在睡午覺或者在看電視,我發現客廳沒人,咦?沒聽見徐姨出門呀?我走到客廳裡四處看了看,都沒人,洗手間裡也沒有聲音,人跑哪去了?該不會又要做什麼壞事吧?

  我剛想到這就聽見健身室裡傳來隱隱約約的聲音,好像徐姨又在打電話,這個徐姨,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在健身室打電話,你到底想怎樣?

  我輕手輕腳地走到健身室門口往裡望去,就看見徐姨還是跟上會一樣在偷偷打電話。

  「李玉明,你這個混蛋,都這樣了你還想讓我幫你騙我姐,你做夢!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你現在身無分文活該!你給我去死吧!」說完徐姨就把手機扔了出去,蹲在地上抱成團哭泣不已,任由手機在牆上摔得亂七八糟,可能是怕我聽見,徐姨的哭泣聲十分低沉。

  看到徐姨那傷心的樣子,我心裡也有些不好受,既然徐姨都已經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現在已經知道悔改了,讓我覺得太計仇也沒什麼意思,應該過去安慰安慰徐姨,畢竟是媽媽的姐妹。

  我走了過去在徐姨身邊蹲了下來,拍了拍徐姨的後背,把徐姨嚇了一跳。
  「徐姨,不要哭了,為李玉明這種人傷心多不值得呀!」

  「啊,鬆鬆……剛才的話你都……都聽見了?」

  徐姨一臉驚慌的看著我,我理解,任由誰的醜事被別人知道都會驚慌,不過看這不作虛偽的樣子徐姨是真的悔改了。

  「徐姨,不要再傷心了,像李玉明那種人渣根本就配不上你,你這麼年輕漂亮,追你的小夥排成排,你就應該活得更加滋潤才對,這樣才能氣死李玉明那個混蛋。」

  徐姨一聽我的話撲哧一聲破泣而笑,垂淚含春的嬌媚樣讓我的小弟弟顫抖不已,這個徐姨可真是個要人命的妖精呀,我以前怎麼沒發現?

  「謝謝你,小鬆鬆。」說完徐姨就把我抱進了懷裡,不過由於我和徐姨都是蹲在地上,徐姨一抱我,本來我的身體就瘦弱矮小,徐姨這一抱我立刻就支撐不住被徐姨壓倒在地毯上。

  「哎呀,小鬆鬆,你可真瘦,怎麼一推就到?你可真是隨你爸。」

  不知道為什麼徐姨並沒有馬上爬起來,滑嫩的臉蛋緊貼在我的耳旁,不時地感受到徐姨呼吸的熱氣,豐滿的胸部在我身上都被壓扁了,讓我清楚地感受到那兩粒小櫻桃對我施加的壓力。

  本來就因為憋了這麼長時間小弟弟變得很敏感,被徐姨這麼一刺激,小弟弟立馬就抬頭挺胸了,我感覺徐姨的身體一震,似乎也感覺到了來自下身的異常。
  「想要阿姨嗎?小鬆鬆?」

  耳邊傳來的聲音把我嚇了一跳,徐姨作為媽媽的姐妹我最多也就偷偷看幾眼就撐死我的膽兒了,沒想到居然能從徐姨嘴裡聽到這樣的話!!

  「徐……徐姨,你再說……說什麼?我不明白……」

  我感覺心臟在怦怦怦的直跳,難道……難道徐姨想要……

  「呵呵,小壞蛋,徐姨知道你經常偷看我的身體,怎麼樣?你覺得徐姨美嗎?」
  徐姨抬起身體脫掉了上衣,變成赤裸的上身坐在我的下體上,徐姨的陰戶正好壓在我的雞巴上,因為我的雞巴不大,都快陷進被內褲包裹的陰唇縫裡了。
  徐姨把我的手放在乳房上,那柔軟豐滿的感覺讓我不由自主地揉了兩下,我感覺自己的雞巴越來越硬,都快要爆炸了,徐姨感受到來自下身的變化,嬌媚的笑了起來。

  「徐姨,我覺得我們……」

  我話還沒說完,徐姨就吻在我的嘴上,香甜的舌頭靈活的鑽到了我的嘴裡,不停的攪拌,讓我的腦子一下子就空白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享受再說。

  不知不覺,我和徐姨都已經赤裸的身體滾在地毯上,我拚命的索取徐姨口中的蜜汁,把徐姨的嬌舌裹在嘴裡吸吮個不停,從徐姨嘴裡傳出的嬌喘聲更讓我興奮不已。

  「慢……慢點……別著……別著急呀,現在我是屬於你的。」

  徐姨醉眼迷態的對我拋了一個媚眼。

  我一口含住徐姨那粉紅的奶頭,整個頭都快埋進去了,這讓我想起媽媽的乳房比徐姨還要大,真不知道要是換成媽媽那35F的大奶子是什麼滋味,想到這裡我還真羨慕爸爸呀,只可惜爸爸不行,完全無法滿足媽媽的性慾,真是浪費……靠,我在想什麼呢?!

  我趕緊排除雜念,專心享受徐姨得酮體。

  徐姨的身材真是太棒了,就我見過的這些女人裡面,除了比媽媽差一些以外,還真沒有一個女人能比得上徐姨的。

  我兩隻手不停揉搓那豐滿的乳房,順著徐姨那平坦的小腹往下吻去,我知道因為天生雞巴太小,我根本無法讓女人達到高潮,所以我打算用從色情電影裡學到的但是一直不敢在日本妓女身上試的為女人口交來讓徐姨達到高潮。

  自從告別處男以來,我還是第一次想征服一個女人。

  我把徐姨的雙腿分開不由得一愣,我發現徐姨的陰戶好特別,跟我玩過的那些日本女人的陰戶完全不一樣,徐姨陰戶的兩片陰唇肥厚體滿,大小相同,粉嫩如花,秘徑口不寬不窄,隨著收縮,不斷的帶出陰道里面的蜜汁,有如蛤蚌在不停張合吐沫一般。

  這時我腦子裡突然閃過以前明樹給我講解過的女人名器中的一種——蛤蚌陰戶!沒想到徐姨居然還是名器蛤蚌,哈哈,我運氣真好,居然也能玩上名器了。
  我一口含住蛤蚌名器,把那兩片肥碩的陰唇含在嘴裡不停地吸吮,在徐姨的玉徑口反覆用舌頭刮擦裡面的粉紅嫩肉,然後不斷的用舌尖刺激徐姨的陰蒂,就這樣我不斷的來回反覆,沒一會功夫徐姨就讓我搞得嬌喘連連,嬌軀亂扭。
  難道我真有這方面的天賦?!

  「啊……小……小鬆鬆……你怎麼這麼厲害……不行了,徐姨要飛了……啊……」

  只見徐姨大聲地叫了一聲,整個身體都變得粉紅如桃,弓了起來,兩隻手死死抓住自己的乳房,呼吸也變得特別急促,到最後居然顫抖了起來,沒想到徐姨的身體這麼敏感。

  哈哈,我把徐姨弄高潮了,看著徐姨那慵懶無力的樣子我特別有成就感。
  我把徐姨的大腿架在肩膀上準備直搗巢穴,其實因為媽媽那豐滿的大屁股的原因,我一直想和女人玩個後入式,品嚐一下撞擊肥臀,欣賞臀浪的感覺,只可惜我的雞巴天生短小,如果玩後入式,也就只能在洞口來回打磨了,根本不能直入其中,所以我只能採取正體式或者讓女人坐蓮才能充分的讓我得小雞巴進入女人的陰道。

  「徐姨,我插進去了……」

  我故意用雞巴在徐姨的洞口處不停地上下摩擦來刺激徐姨。

  剛剛高潮一次的徐姨平緩了一下呼吸,但是在下體的刺激下只能用迷醉的眼睛瞄了我一眼,鼻子裡輕輕地哼了一聲。

  一聽得令,我立馬扶著雞巴順著肉縫兒往下一送,毫無阻力的就滑入了陰道,我立刻就感覺徐姨的膣道皺褶馬上就把我的雞巴緊緊裹了起來,而且還不停地緊縮,讓我有一種要被吸進去的錯覺,那種溫熱緊裹,不停蠕動的觸感讓我差點當場就射了。

  我趕緊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想要射精的感覺,我可不想到最後臨門一腳的時候丟臉。

  我扶著徐姨的細腰開始慢慢的抽動起來,雖然因為雞巴太小,我無法作出大力抽插的動作,因為動作稍微有點大就會讓雞巴滑出來,所以我只能高頻率的小幅度進行抽動。

  「快……快……再快點……啊……啊……人家又要到了……快……快……啊……啊……」

  看著嬌豔的徐姨在我身下嬌聲細喘,讓我格外的有一種征服感,可是徐姨的膣肉蠕動太厲害了,我感覺徐姨陰道里的褶皺猶如疊疊層浪一般擠壓著我的雞巴。
  天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蛤蚌名器?!簡直讓人欲仙欲死!

  我再也忍受不住要爆炸的感覺了,我用力抓著徐姨的豐乳,抽動更加快速用力,肉體撞擊的啪啪響不停地在健身室裡迴蕩。

  隨著徐姨的呻吟聲,我終於忍不住要射了。

  「再……再堅持一下……徐姨還沒……沒……」

  不知道徐姨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就在我射精的那一霎那突然把身體往後一撤,我的雞巴一下子就滑了出來,噗噗噗的抖了幾下,就在徐姨的陰毛上射了一小攤。

  唉……雞巴小連射精都無力……悲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過於興奮的原因,射完精後,我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癱軟在徐姨的身上,整個頭都埋在了徐姨的豐乳裡,疲憊不已,大口的喘得粗氣。

  儘管最後沒有在徐姨體內享受射精的快感,不過我還是很高興,我居然堅持了十多分鐘才射,已經打破了我的前世界紀錄,而且還用口交讓徐姨高潮了一次,我感到很滿意,唯一的遺憾就是最後沒有讓徐姨達到第二次高潮。

  「對不起小鬆鬆,徐姨不能讓你射進去,你……明白的……」

  徐姨溫柔的摸著我的頭,輕輕地為我擦去臉上的汗。

  「我明白,徐姨是怕懷了我得小寶寶吧?嘿嘿……」

  徐姨嗔怪的白了我一眼,春色如桃的眼神讓我忍不住地顫抖了一下,要不是雞巴疲軟,我真想立馬提槍再插徐姨一頓。

  徐姨羞澀把頭轉了過去,嘴裡細如蚊聲的說了一句:「只要你不射進去,徐姨什麼都依你……」

  什麼都依我?這麼說的話還有下次嘍?!

  我還以為今天只是一個幸運日呢,哈哈。

  「好了小鬆鬆,起來吧,看你滿身大汗的,我們去洗個澡吧,要不然等你媽媽回來發現那我可要倒霉了,搞不好我會被你媽媽直接趕出去。」

  「那我可捨不得徐姨你走,徐姨你簡直是天生的媚體,什麼男人都會被你降服的。」

  「不一……哦,好了,我們快洗澡吧,在你媽媽回來之前我們可要把這些都收拾好。」

  我和徐姨又洗了個鴛鴦浴,我不停的挑逗徐姨,搞的徐姨又開始發騷了,只可惜我已經無力續戰,只能沾沾手頭便宜。

  就這樣在打打鬧鬧中,隨著浴室水聲的結束家裡又恢復了平靜。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4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