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轶事-2015

  新的一年,歌谣届没有随着冬天的天气一起进入寒冬。反而是各种新团齐出,老人SOLO接踵而来。

  我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着《Esquire》杂志的1月刊号,看着杂志上一张张妮可的美丽照片,感叹以前人们眼中韩语不佳,又有着美丽笑眼的女孩确实是长大了,行为举止间更是有女人味。

  半裸的酥胸,苗条的腹肌,无一不彰显女性的诱人魅力。

  吊带袜和洞眼装的另类制服诱惑,这种惊人的魅惑力更加剧男性荷尔蒙的产生和释放。

  闻着空气中散发的食物香气,抬头看见妮可身穿杂志上这套皮衣装,正在开放式的厨房里忙碌着。

  「好香啊?妮可。」

  「快好了,等一下。」

  等待了几分钟,听到妮可一声「好了」的声音,我坐到餐桌前,看着妮可陆续从厨房端出几道香喷喷的菜肴,放到桌子上。

  「真香!好久没吃到你做的菜肴了。看来你的手艺是一点都没退步。」
  「好吃就好。我怕你很久没吃,吃不惯了。」妮可有些低沉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庆幸。

  「吃吧,这么好吃的饭菜有别浪费了。」捡起一筷子菜到妮可的碗里,鼓励着尽快吃下这菜肴。

  「嗯,我可是食神郑妮可。」

  妮可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桌子上的饭菜很快就被我们两个扫荡的干干净净。
  饭后,我搂着妮可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慢慢消化肚中多余的食物。

  「现在说吧,工作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行程有不喜欢的吗?」

  「Oppa,我是不是和歌谣界脱节了,这次的回归反响不是很好。」
  「怎么会?你这次的回归虽然反响一般,但是歌迷的反应还是不错的。迷你专辑的成本本来就不高,而且还是主要试水的作用。毕竟,你现在不在是KARA的成员,会产生定位的迷失,只要下次找好定位就好了。」

  「真的吗?可是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我回国后大半年,跑了那么多经济公司都没人敢和我签约。」

  「谁叫你们组合成员关系闹的那么僵,还有上次解约事件闹的有点大,弄的国内没人敢和你们签约。」

  妮可有点羞恼道,「Oppa!」

  「好好好,不说了,我知道圭利在这件事做的有点直,胜妍又被整怕了,荷拉做的有点不地道,但是娱乐圈就是这样。」

  「Oppa,你还说?」

  「好,不说了,但是你和智英不都找到了方向,你想唱歌,我把你放在孝利的公司,智英想演戏,但是韩国不行,我就把她放到日本,也算是各得其所。」
  「我知道了,谢谢,Oppa了。」

  妮可有些感动的主动揽上我的脖颈,粉红的薄唇印在我的嘴唇上。

  紧搂住妮可腰身的手变的用力起来,一手深入她的衣中摸着她平坦的小腹,另一手在皮衣打开的V字领,一把握住左边的椒乳揉搓半边乳峰。

  在我娴熟的手法下,妮可很快就发出一声声娇呤声,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呻呤声,我不由亢奋的手上又加了几分力。

  「Oppa……疼……你捏……疼我了」妮可的脸色微疼的求饶着。

  见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妮可娇羞的道,「Oppa,去卧室好吗?」

  我搂着妮可起身,边向卧室门走去,边互相抚摸着对方,口舌激烈纠缠着。
  当进入卧室后,我并没有走向大床的方向,还是走向一边的阳台。

  「Oppa,错了,方向错了。」

  「没错,今天我们换换口味。」

  阳台门被打开时,一阵凉风袭来,虽然已是冬天,但是由于阳台是半封闭式的,还不算太冷。

  「妮可,你现在真漂亮。」看着依偎在窗台处的妮可,娇羞的模样令人垂涎欲滴。

  妮可靠在窗台上,衣襟大开的丰胸,双手在上面揉搓着,媚眼横流,摆出各种性感诱人的样子。

  我翻转过妮可的身子,让她双手扶在阳台的栏杆上,解开她皮衣的衣带,褪到地上。

  看着妮可身穿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我赞叹道,「真性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妮可向后挺着翘臀,我双手抚上两瓣浑圆白皙的翘臀,不时轻拍上一两下,使的妮可轻哼不断。

  「来,给我舔舔。」

  妮可蹲下身来,熟练的解开我的皮带,连串的熟练的动作后,从内裤掏出来我已经的挺立的阴茎,舔了二下红红的龟头,便吞入口中。

  「对……就这样……再……深点……哦」

  妮可卖力的吞吐着我的阴茎,小手时不时在龟头打着转或者套弄着阴茎茎身,舌头由阴茎根部一路舔到龟头,小嘴吞入阴囊轻晃着。

  「哦……哦哦……噢……妮可……你……技术……又……上升了。」

  享受着妮可殷勤周到的服侍,阴茎在她的小手或嘴里不断涨大,小腹处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脑中一片混沌。

  「Oppa,爽吧?」

  「爽,你的小嘴真是会咬人。」

  听到我的赞誉,妮可的头在我的胯间埋的更深,有时会因吞含的过于深入而发生「哦哦」的作呕声和「唔呜」的吞吐声。

  感觉妮可脑袋晃动的速度有的变慢,我问道:「累了?」

  「嗯。」妮可点点头。

  「那就换我来。」

  拔出妮可口中的阴茎,阴茎上沾的到处都会口水,「看来,你吃的很开心,看看这口水多的?」

  「呗」妮可羞红着脸,啐了我一口。

  「呵呵,一会你就会舍不得他了。」

  我一手探入妮可的黑色蕾丝三角裤里,入手是已经有的湿滑的阴唇,显然刚才给我一番,妮可本人也是很享受。

  「这都还没怎么开始,就已经湿了。」

  「不……不是……哦」妮可的话语,在我的手指探入她的阴道,便中止了转而轻呤出声。

  妮可按住我伸入到黑色蕾丝三角裤的手,「不……不要……啊啊……呃。」
  我的手指在她的三角裤里活动着,灵巧非凡,轻捏着她的涨的通红阴蒂和阴唇,中指和食指并拢,快速的抽动着,水声吱吱作响。

  「喔……嗯嗯……不行……了……我……啊啊啊……轻……啊……慢……慢慢点。」

  我猛烈的抽动着双只,妮可的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抖动的双腿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要倒下似的,直到双手搂住我的脖颈上才找到重心。

  整个人都挂在我的身上,任我的手在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施为。

  抽动的水声越来越响,黑色蕾丝三角裤此时湿的仿佛是从水中捞出一样。
  妮可「啊」的一声高亢呻呤后,阴道里泄出的蜜液弄的我一只手上全是。
  等妮可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后,我再次转过她的身体,让她双手扶在阳台栏杆上,褪下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湿露露的阴部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着前戏充足的妮可处于情动中,我没有浪费时间,快速脱光身上的衣物,扶着怒耸的阴茎抵在她的阴唇上,用龟头摩擦了一下她的阴唇,一声「我来了」
  便一插而入。

  「啊……Oppa……慢……慢点……让我……调整……呃……一下。」
  缓慢的抽动着被妮可阴道包裹挤压的阴茎,等到妮可逐渐适应后,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Oppa……啊啊啊……嗯嗯……嗯哦……哦哦哦。」

  妮可扭动着腰肢,摆动着臀部,不断的迎合着我的鞭挞。

  我双手扶住她的腰身,向后不住挺动着翘臀,和我的胯部在半空中相撞,留下一道道飞溅的液体和一声声的皮肉相撞声。「啊……Oppa……用……用力……

  妮可……要……快……再快……呃……嗯嗯。」

  「妮可,你这样叫不怕人家听到?」

  妮可抬头看了看阳台外的高楼群,透过玻璃窗依稀能看到都市夜晚繁华的夜景,有些羞耻的低下头,改单手扶在阳台栏杆上,另一手握拳赛入口中,以防自己叫的太大声。

  隐忍下的妮可,更是激起了我的欲火。

  我用力的摆动着臀部,怒涨的阴茎快速进出她的阴道,妮可的阴唇随着我的抽插,不断翻出又翻进,带出一片片水花。

  敏感的身体反应,让妮可的呼吸急促,全身香汗淋漓,阴道内肉褶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让我快乐丰常。

  我附身弯腰,两手从她背后探到胸前,伸到她的胸罩内,一手一个的把玩着一对丰乳。

  妮可有感我的速度变慢,一只手伸到我的臀后按着推动着,翘臀又主动向后快速摆动着,「啪啪啪」臀胯相撞声比之初时更加响亮。

  这样,两人激烈盘横一阵,妮可起身和我紧紧相贴,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站着,妮可双手反搂住我的脖颈和腰后,胸前的胸罩因为站起来时,飘落在地上,挺拔的双峰暴露在空气中,一双大手覆盖其上,揉搓下不到变化着各种形状。

  「呃……呃呃……Oppa……噢噢……呃」妮可的呼吸变的越来急促。
  我站着挺动着阴茎不断在妮可臀缝间进出,强烈的快感累积下,终于在一声低吼中,我和妮可同时攀上的巅峰。

  高潮中二人,紧紧相拥着,不断的亲吻着对方,回味刚才的余韵。

  夜晚空寂的高空中,隐约也能听到刚才一对男女快乐下高亢回声。

  ………………………我是分割线……………………

  今天是徐贤的音乐剧《乱世佳人》的彩排日,在这少女时代多事之秋,我也要前往探视一下,已视稳定军心之举。

  来到剧场,剧团成员都在忙碌着,舞台上正在预演着其中一幕,徐贤那件低领的演出服,吸引了在场不少男性的目光,其中也包括我。

  舞台上的徐贤的光彩照人,上个世纪衣服的低胸设计让平常可爱动人的小忙内,看上去性感诱人,活脱脱从剧中走向人间的东方版斯嘉丽。

  时间在台上演员的精彩表演中流逝着,很快就临近中午。

  「您来了,李秀满理事?」剧团长趁着空闲,走到我的面前打招呼。

  「嗯,您好,我过来给徐贤xi探班,徐贤的表演如何?」

  「徐贤xi,很努力,丰常适合舞台剧表演。」

  我和剧团长寒暄时,舞台上的众人已散开,各自结伴去吃午饭。

  看着徐贤走向我和剧团长,「李秀满理事,徐贤xi过来了,就不打扰二位了。」

  「那好,我正好有些公事要和徐贤谈。」

  剧团长和我见完礼,就走开了。

  徐贤走到我身边,轻声说道,「Oppa,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给你探班,走陪我去见剧团各人。」

  徐贤搂着我的胳膊,带领着我介绍剧团众人,并一一送上礼物。

  一圈下来,我和徐贤回到她的独立化妆室,房间中空无一人。

  「这音乐剧喜欢吗?」

  「喜欢。」

  「那就好」

  「等会什么接着彩排?」

  「下午一点半。」

  徐贤坐在长櫈上,边卸妆边和聊着天,不时偷瞄着徐贤半裸露的胸脯。
  当徐贤侧身时,坐在一边我抓住她露出脚裸,轻轻挼搓着。

  「Oppa,不!」徐贤的小脚被我抓住,敏感的身体反应让她呻呤出声。
  我沿着徐贤的脚裸,慢慢的向上摸去,逐渐伸到裙里探索着迷人幽径。
  「呃」徐贤轻抿着双唇,双手反手撑在长櫈上,下身的瘙痒感和快感,让她的娇躯向上挺着。

  「不……啊啊……Oppa……人家……一会……还要……换衣服……排练。」
  「不是还有时间。你知不知道,徐贤……你穿这身衣服真漂亮极了,我都有点忍不住了。」

  我搂抱住徐贤的翘臀起身,让她能双脚缠绕在我的腰后,由于徐贤双手搂住我的脑袋,被埋在双峰间的我视线受阻,错误的走向了一旁衣架。

  在一堆衣架中不住纠缠中的我们,欲望下不断在对方的身上摸索着,徐贤在迷乱中抓住大型衣架中的横杆,双手撑在上面,我立马把徐贤向上一托,徐贤的一双大腿骑上我的肩膀上。

  徐贤就像一个小孩做在我的肩膀上,只不过人家小孩是正坐的话,她就是反坐,小腹和私处都面对着我的脸。

  我双手反手紧紧搂住她的大腿,很方便的舔吮着她的花园,甜蜜的汁液让我流连忘返。

  舔、吮、吸、咬、插、一系列的不住变化的舌头动作下,徐贤的呻呤声如泣如诉,脸上的表情也是喜乐苦悲样样都有。

  「OOO……Oppa……不要……不不要……舔了……我……要尿……呃……了」

  徐贤敏感的身体在我熟练的舌技上,攀上了高潮的巅峰,泄出的蜜液被我一一吞入口中。

  「不……不要……吸。」徐贤本就敏感的身体,加上泄身时被我吸吮,全身更是发软无力。

  徐贤的双臂渐渐从横杆上滑落,我接住落下的徐贤,回身坐到长櫈上。
  高潮后的徐贤主动向我索着吻,亲吻着我的脸暇和嘴唇,双手脱着我的衣物,在我全身被脱的只剩下一件敞开的白色衬衣时,白皙娇嫩的小手伸进我的衣内摸索着我的胸膛。

  徐贤随后跪在我的双腿之间,拉下背后的拉链将肩膀的衣服弄松后褪至胸下,双手捧着两团雪白粉嫩的椒乳夹住我的阴茎,慢慢的滑动着。

  「哦……徐……徐贤……夹的紧……点……对……舌头舔……下……哦哦」
  看着化身为徐嘉丽徐贤,双手捧着一对丰乳在为我乳交,低下头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我的马眼在刺激下不断分泌着液体。

  在液体的润滑下,徐贤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乳峰间可以看见一片片亮闪闪的水迹。

  「噢噢……好样的……徐贤……你现在……越来越……呃」

  十几分钟后,一波波快感冲击下我终于爆发了,将大量精液射在徐贤的雪乳之上。

  我喘着粗气,看着徐贤清理着自己丰乳上的精液,当最后一点精液被徐贤吞下后,我的阴茎又一次涨的硬挺起来。

  搂住徐贤娇躯的我将她放在长櫈上,撩起她裙子,直接就将阴茎插入她的体内。

  「啊……OOOO……Oppa……慢点……我……啊啊」徐贤的娇呼声很快就在我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下,变得一声声婉转动听的呻呤声。

  我压在徐贤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脑袋,不断吻着她的红唇,品尝她的口红时又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这化妆台前的方尺之间,响彻着急促的喘气声和「啪啪啪」的肉体相撞声。
  我粗长的阴茎在徐贤的阴道口快速的进出,每次都是进到只剩阴囊挂在阴户外,出到龟头夹在阴道口。

  徐贤的阴道紧紧的夹裹着我的阴茎,阴唇被肏的大开大合,四周不时涌出蜜液,下方也随着抽插,流出一道道蜜液到长櫈的皮垫上。

  我享受着和徐贤做爱的感觉,看着娇弱的徐贤在我的淫威下,像只小白兔一样被狠狠蹂躏。

  每当看见徐贤浮现出满足的笑容,双眼微闭,嘴角流咽的模样,我就更加暴虐的在徐贤的身上驰骋着。

  徐贤这小扁舟就像在暴风暴雨里行使一样,被巨浪抛上抛下,眼看就要倾覆,但是最后总能化险为夷。

  无论我在徐贤的身上是动作是如何猛烈,她总是能默默承受住,事后更是一副欢畅的表现,显然很是享受这些。

  「嗯嗯……欧巴……用力……再用力……点……徐贤……快……快……啊啊……嗯……哦哦」

  欢愉中徐贤的索求,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副催情剂。

  我搂住徐贤腰身坐起来,徐贤面向化妆台的镜子坐在我的怀里。她的双手分别握住化妆台的桌角,身上的舞台服早在起身时被我褪在地上,不断向下埋着的翘臀,我也双手掐着她的脖子用力向下埋着,剧烈的动作下双乳不断在空中晃动着,化妆台上的化妆品也在持续抖动中,有些已经平躺在桌上。

  性奋中的徐贤,呻呤声不断,而且越来越响,我都不怀疑会不会被屋外的经过的人听到。

  唱歌时负责低中音的徐贤现在完全超常发挥,高声呤叫的呻呤逐渐发展成「呃呃呃」的低吼声。

  从后看去,徐贤的卷曲长发散落在腰后,背脊上汗珠密布,全身散发出浓郁的女性体香,从前看去,一对B+ 的雪白丰乳在半空中摇晃,从化妆台镜子上的倒影能一窥全豹。

  「哗哗」化妆台响起连绵不断的响声,在我的冲击下,徐贤的双臂不住地抖动。

  「呃……欧巴……我……我不……行了。」

  徐贤的娇躯在一阵颤抖后,上半身瘫软在化妆台上,丰臀一挺一挺泄的我的小腹下全是蜜液。

  「水……真多啊……徐贤……现在……好好……接受……我的回……礼吧」
  我的阴茎顶在徐贤的子宫口,大量的精液飞溅入她的子宫深处。

  这时,门口转来一些响动,我在徐贤耳边低语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
  悄悄起身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啊」的一声惊叫后,一道身影跌入房中。
  惊吓中的徐贤慌乱中的寻找衣服遮体,我也看清楚跌入房中的身影,原来是同剧组的Bada。「很久不见了,Bada?」

  「李秀满社长!」Bada低着头坐在地上,回了我一声后就一言不发。
  看着Bada有些褶皱的衣裙,和她手指上的水渍,眼中尚未熄灭的欲火,显然一些事都不用明说。

  我一手扶着阴茎抵在我的脸前,「Bada,是不是让和老朋友,问声好?」
  找好衣服遮掩身体的徐贤,这才回过身来看,只见熟悉的Bada前辈将李秀满的阴茎含入口中,慢慢舔吮起阴茎各处,熟悉的架势,显示Bada对于李秀满的阴茎一点都不陌生。

  「哦……Bada……这么久……你……这……一点都……没退步」

  Bada「嗯」了一声,继续用心舔着阴茎。

  「上次,遇见柳真,可是让我好好回味了一番,下次要不你们一起。」
  ………………………………

  一小时后,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剧团,边走边回味刚才两种不同的感觉,年轻的少女和成熟的人妻。

  ………………………我是分割线……………………

  这周是Davichi新的打歌期开始,旁晚无事的我正在收看今天的音乐节目,电视里李海丽和姜敏京两人正在演唱第一主打《又哭了》。

  二人娴熟的歌唱实力和嗓音,又一次让舞台下的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双耳经历了一场美妙的享受。

  看着电视里二人的表演,我的思绪不自觉的漂到了遥远过去的时光尽头……
  八月的法国,我为了给姜敏京庆生,带着李海丽和姜敏京来到这个浪漫的国度旅游。

  白天,不是游历在巴黎的街头,就是在参观各个景点。

  今天,我和二人来到海边游玩,先是在海边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海边玩起来。

  我躺在岸边的,枕着柔软的毛垫,拿着手机拍摄着眼前的美景。

  李海丽身穿镂空的外衣,内里是三点式的泳衣,无限绽放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看着李海丽从海中走回来,我回头看向姜敏京这边,露眼的便是一道深深的事业线。

  白皙的脸庞,娇嫩的肌肤,丰满的椒乳,苗条的身材,近距离的观看下,十分惹人眼球。

  目不转睛的我,惹的姜敏京发出一串娇笑,「Oppa,好看吗?」说着还晃动了下胸前的丰乳。

  一个下午,我都陪着二人在海边玩着,不是在海水中畅游,就是在吃着海边的美食摊的小吃。

  夜晚,我们回到租住的海边度假屋,一边吃着烧烤,一边看着太阳慢慢落入海中。

  我坐在屋前的秋千上,左右搂着李海丽和姜敏京两人,一摇一摇的欣赏着海滩的夜景。

  姜敏京枕着我的肩膀,「Oppa,这几天真开心。」

  「我也是」李海丽也跟着回应。

  「只要你开心就好,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只能补偿这点。」

  姜敏京一指封在我唇上,「没关系,我知道的,进了这个圈子的第一天,我就想到了各种情况。」

  李海丽埋头在我的胸前,仿佛找到了依靠,「是啊,Oppa,我和敏京都不怨你。」

  姜敏京抬起头,想起往日的不快,「嗯,从MnetMedia下放到CCM那时,我们就知道,从总公司到子公司,能有什么好?」

  「组合不符合市场主流,之后发的都是迷你,要不是你,我和敏京连迷你专辑也发不了。」

  「是啊,海丽Eonni说的对,之后的事都是我们愿意的,何况你还帮了我父亲。」

  看着二人有些低落的神情,我抬起李海丽的下巴,把她搂进怀里,「别说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我们来法国可是来给敏京过生日旅游的,要高高兴兴的。你比她大,来,做个榜样。」

  海丽的脸庞在我的注视下,娇羞的泛着红晕,「Oppa,不要这样盯着人家。」

  「嘻嘻,海丽Eonni害羞了。」敏京调笑着说道。

  「呀……姜敏京,你」

  刚要发火的李海丽,被我按住后脑,低头狠狠的吻上她的红唇,随着舌头的深入,很快的就迷失在我的热吻中。

  李海丽情不自禁的搂上我的脖颈,主动又热情回应着我。

  几分钟后,我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她的嘴唇,有点劫后余生的李海丽,涨红着脸张着嘴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姜敏京用手指抵在嘴角下,卖萌道,「Oppa,人家也要亲亲?」

  「好好,你也要。」

  随即,又揽过姜敏京,疼吻起来,「哦」

  可是,没想到,刚开始姜敏京就主动把小舌头伸出来,迎合着我。

  一阵火热的接吻后,我和敏京分开,夜晚丝丝的凉意一点都没减低此时的热度。

  看上度假屋不远处的礁石群,我在二人的耳边低语了一阵,两人娇羞的点了点头,抬起头后敏京用手指刮了刮脸暇,「Oppa你真坏。」

  我从秋千上起身,一手揽着李海丽走向礁石群,姜敏京从屋里拿出一个小篮子跟在后面。

  来到礁石群,姜敏京从小篮子拿出一块毯子,铺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巨石上。
  「Oppa,铺好了。」

  「哦,来海丽,乖乖的躺上去。」

  李海丽仰躺到巨石上,我跟着爬到巨石上,看着被月光照耀的李海丽,熟女的诱惑被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亲吻着李海丽的嘴唇,一路向下吻去,李海丽轻轻呻呤着,直到她的小腹处,慢慢的褪下她的泳裤,看着那小片黑森林下粉嫩阴唇一张一合着。

  「Oppa,你在傻看什么?」李海丽看着我傻看着,知道我在盯着她的私处看着,女性的矜持让她有些羞恼。

  「哦!不看不看!我亲几下,总行吧?」

  「啊」

  我吻上李海丽的阴唇,亲吻了几下后,舌头又舔了几下她的外阴,李海丽很是敏感的开始分泌起蜜液。

  随着我一下又一下的舔弄,李海丽慢慢并拢起双腿,姜敏京此时也爬上礁石,趴在她的身侧,搂着李海丽的脑袋,二人湿吻起来。

  「哦……Oppa……舔的……再深点」李海丽的双腿逐渐夹紧我的脑袋,欲拒还迎的承受着我的口交。

  姜敏京的手伸进李海丽的镂空外衣里,摸索李海丽娇嫩的肌肤和双乳。
  「不……敏京……不……不要。」

  「Eonni……身材……真好……一点都看不出。」姜敏京一边在李海丽的身上摸索着,一边赞叹着被平时衣服隐藏的好身材。

  「啊……敏京的……也不差。」

  「你们就不要互相夸来夸去,这还不是我的功劳。」

  已经从李海丽身下起身的我,褪掉身上的泳裤,把李海丽双腿间的泳裤往边上一拉,露出那道无数Davichi粉丝向往的肉缝,挺着阴茎就插入进去,重重的轰击起来。

  李海丽要比姜敏京大几岁,初次见面时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后经历过我的开发,现在完全是熟透了苹果,优雅的熟女气质尽显。

  人都说女人四十如虎,对于已过三十岁的李海丽来说,我已经觉得她是一头嗷嗷待哺的小老虎了。

  我抱着李海丽的弯曲的双腿,重重轰击着她的阴道,时轻时重,但是次次插到底才退到阴道口,只有这样才能满足这类熟女的欲望。

  李海丽拿出平时高亮嗓音,呻呤着,嘶喊着,「Oppa……到……啊啊……底……了……穿……穿了。」

  「海丽啊,舒服吧……快乐吧?」

  我一边用言语调戏着沉迷在欲海中的李海丽,一边使劲肏着她的娇嫩湿滑的阴道,一边把手伸入她镂空的外衣抚摸揉捏双乳。

  「舒服……Oppa……用力……海丽……最……最喜欢……你……用力。」
  听着李海丽淫声浪语般的鼓励,我肏的更加卖力,一旁的姜敏京爬到李海丽头前,蹲在她的头前,臀部对着她的头,轻轻的扯开粉色泳裤的角,露出有点湿的阴唇。

  「Eonni,给我舔舔。」

  李海丽的舌头伸出来,对着姜敏京粉红色的阴唇舔吮着,舌头时不时伸入肉缝之中。

  「啊啊……Eonni……哦哦哦……嗯嗯嗯……Eonni……你好……舔……舔……嗯嗯」

  姜敏京纤细的腰身,在李海丽的舌头的舔动下,埋的越来越低,慢慢的直到贴在李海丽的脸上为止,紧贴着的同时在她的脸上撕磨着。「

  「Eonni……舔……再……再深点。」

  姜敏京的纤腰摆动越来越迅速,我的阴茎也在李海丽的阴道内肏动着更加快速,李海丽在上下夹攻和呼吸困难下,在快乐的巅峰上忽上忽下,过山车似经历了无数次高潮。

  快乐总是有时限的,很快姜敏京腰身一软,「哦」的一声泄出了大量的蜜液在李海丽的脸上,而自己则累的躺到一旁。

  我看李海丽满脸淫水,淫荡的模样,阴茎悸动了几下,精关一松,也在李海丽体内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有些累的我头枕着李海丽的胸部休息。

  休息了几分钟后,姜敏京爬下礁石,舔弄其我疲软的阴茎,一边清理上面的秽物,一边细心舔着阴茎和阴囊的各处。

  很快我就在姜敏京的口舌的摆弄下,又恢复了雄风,坚挺的阴茎不时弹动着,有时姜敏京的俏脸离的近了,还会拍打到她的脸上。

  姜敏京微笑着看我,无限诱惑道,「Oppa,人家想要?」

  当一个年轻女孩脸露微笑的看着你,那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姣好的身材,对你说需要你的安慰时,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谁能无动于衷。

  我从礁石上下来,揽过姜敏京的腰身,三下二下的脱掉了她的粉丝泳罩和泳裤,又顺手拍了一下她的翘臀。

  在她耳边低语一阵之后,姜敏京双手扶在礁石上,裸露着白皙娇嫩的肌肤,对我挺着她的翘臀。

  紧接着我就站在她的身后,扶住她的腰身,肏入她的体内,紧密的涨实感充实在我的心间。

  这感觉,无论是干过多少次,都是那么让人难忘。

  不愧是我心中的女团中并列的NO。1,这几年,从顶级女团少女时代到十八线女团,干过有名气没名气少说不下于二百位,要说综合分数最高的,就属少女时代内91年生的徐贤和Davichi内90年生的姜敏京,前者的葫芦身材加上这几年女神气质尽显,越发诱人:后者的甜美脸蛋加上傲人身材一点都不输于前者。

  「啊啊……呃……涨……哦……好……啊啊……赛……满了……哦哦哦」
  我紧贴姜敏京的脑袋,耳病厮磨间,「满意吧?」

  「满意……哦呃……每次我……都被塞的……满满的……啊啊啊」

  姜敏京紧窄的阴道又一次被我的阴茎塞的满满的,体内的空虚感被一种满足感所替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甜美的酒窝浮现在脸上。

  「哦……Oppa……动动」

  我慢慢地由慢而快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姜敏京的呼吸声也由初时「呵呵」轻呼声慢慢变成「哈哈哈」喘气声。

  「啊啊……又……大了……我……塞不……下。」

  在姜敏京体内不断活动的阴茎,在她体内肉壁各种刺激下,充血下越来越大。
  「嗷嗷……哦……我……要……噢噢噢……嗷嗷嗷。」

  虽然怒涨中的阴茎体积越来越大,姜敏京的阴道也被阴茎撑大了极点,双眼有渐渐翻白的趋势,但是在极致的快感和高涨的欲火下,还是一点点承受住了这一切。

  当我的阴茎在姜敏京紧窄的阴道内,进一步的扩张停止时,姜敏京也劫后余生的呼出一口轻气,随即体内被异常巨大的充实感包围。

  「Oppa……慢点动……慢点……大……啊啊」

  姜敏京此时有些难以承受体内进一步涨大后阴茎的抽插,仅仅是缓慢的抽插,带来的快感和疼痛也是相同大。

  看着有些不堪鞭挞的姜敏京,我俯身和她接着吻,以分散她的注意力来降低她的疼痛感。

  渐渐的姜敏京适应了体内被巨物慢慢的进出,我也开始加快了动作,姜敏京甜美的嗓音哼出一首首音阶不断上升的高亢呻呤。

  夜晚的沙滩上,四下无人,在这被海浪包围的礁石群里,我和姜敏京纵情欢愉,姜敏京的高亢呻呤纵是越发响亮,但是在海浪声覆盖下,一点也无法传播到远处,「啊啊啊……噢噢啊……好……粗……呃呃……快……嗯啊……我……要」
  姜敏京欢快的向后挺动着自己的翘臀,长时间的响亮呻呤不断,李海丽在礁石上看的又是一阵火气,挪到礁石边,「敏京,来给Eonni,舔舔。」
  姜敏京伸出舌头舔吮吸咬起李海丽的阴唇,而李海丽则伸手在揉捏着自己外露的肿胀阴蒂。

  眼前的淫靡画面,更一步刺激了我的欲火,一顿猛烈的抽插后,姜敏京的一双长腿也被肏的发软。

  「哦」的一声吼声,我腰身一挺紧紧贴在姜敏京的翘臀上,阴茎抵在她的阴道内,大股大股的滚烫炙热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她的体内深处。

  突遭袭击的姜敏京「啊啊」的一声,花心被射的乱颤,娇躯也不住抖动,达到了欲望的巅峰,紧致的阴道内也开始排出大量蜜液。

  李海丽也在姜敏京的舌技之下,同时达到高潮,回报了姜敏京满脸的蜜液。
  三人在礁石上搂作一团,彼此享受着高潮后余韵。

  「Oppa,你好厉害啊,刚才射了好多」姜敏京用手指抠着自己的阴道,笔划着。

  「哦,让我看看。」李海丽一个翻身到姜敏京的脚边,二人头对脚,脚对头。
  「别抠,海丽Eonni。」

  「那我吸干净。」

  「不……别……别吸……啊我……又要来了。」

  另一场淫欲的长戏开幕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