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7首发于:风月大陆
2009/03/14重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6360字

***********************************  老文了,本文原作为日本原创动画《地狱少女》(共三部)。

  原作的世界观中,在午夜登陆地狱通信输入怨恨的人的名字,与地狱少女达成契约,付出“死后自己也下地狱”的代价,就能送怨恨的人即刻下地狱。
  尽管如此,原作中的“怨恨”除了矛盾冲突和阴谋造成的之外,其他不少都是生活、家庭、同学、朋友之间小摩擦小误会得不到沟通而引起的怨恨,有一定的警世和教育作用,而一些警官办事不力而被怨恨、媒体造谣而被受访人怨恨的例子也是对社会各界的讽刺。

  另外,文中阎魔爱面对男主百般骚扰也不为所动也是源自原作中的无表情无反应的设定。而菊理、骨女、一目连、入轮道等人都是阎魔爱的同伴。

  顺带一提,作者坏哥哥其实就是《我和我妹妹雯雯》的作者20Xela,由于各
种原因换了笔名重新开始,《被我养在房间的小萝莉》就是他所写。

(以上转者注)
***********************************
  看完《地狱少女》1和2全套之后有感,随地吐痰也有可能被拉去坐船(认真),
因此忍不住写了这篇来恶搞一下。

***********************************
  我是一名作家,自由业作家,专门挖掘社会出腐败的一面写成书,揭露给社会大众。

  政客贪污、企业的肮脏敛财、权势者的滥用,这些社会丑事已经被我挖出无数件,相关人士或是潜逃、或是被捕坐牢、或是自杀了事,因此自然有不少人怨恨我,甚至恐吓我,威胁要我死。

  我从不在乎这些恐吓,都只是一笑置之,直到某天,我意外收到一封未曾收过的恐吓信:『我将连络地狱通信,将你打入地狱!!』

  地狱通信?什么是地狱通信?

  我开始查数据,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地狱通信,就是一个人如果对某人心怀强烈怨恨,只要午夜12点登入地狱网站,输入对方姓名,地狱少女小爱就会出现,然后将对方打入地狱,不过,委托人死后也必须跟着坠入地狱,说不上是很好用,加上这总是有点天方夜谭的感觉,因此我就没有太在意。

  没想到,我一个认识好几年的老朋友,本来我们一直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定期出来聚餐、维系友情,以友情相待彼此,原本我以为这段友情会永远持续下去,没想到……

  那个周六晚上的聚餐,他同样叫了一盘大鸡腿,服务生送上桌,过几分钟,我看他好像都没有要拿起来吃的打算,就干脆拿起来开始啃。

  我的朋友忽然瞪着我:「你果然……又这样对待我!」

  我被他这样喊的有点吓到:「……什么?」

  他生气的说:「我的鸡腿!你又给我拿去吃!」

  「啊……?鸡腿?」我看看鸡腿,「我看你好像都不拿,就……先拿起来吃了。」

  好像是这句话刺激到他,他竟然从外套里忽然拿出一个脖子上系着红丝线的草人,满脸怨恨看着我,并且伸手抽开那条红丝线:「我要你也尝尝……我的怨恨!」

  忽然,餐厅内一阵强风伴随漫天风砂吹过,将被解开的草人吹走,世界就这样瞬间改变。

  「你的怨恨,我收到了……」

  这个世界瞬间变色,就像是戴着糖蜜色的滤镜看着,万事万物都被浓浓的黏住,连时间也冻结住,餐厅内其他人也都消失了,只有我和他,与眼前忽然出现的一名少女,穿着黑底并有无数花朵图案的和服少女,出现在我眼前。

  我承认,跑过这么多社会新闻的现在,这是我最讶异的一刻,因为我知道眼前出现的是什么:「地……地狱少女……」

  有那么几秒,我希望自己看错,或者忽然醒来发现自己在做梦,但很显然这是清醒的世界。

  虽然已经超越理智所能理解的范围,我还是着急的问:「等等!我为什么要下地狱?我做了什么?」

  小爱爱只是毫无表情看着我,没有回答。

  站在面前,我的好朋友满脸怨恨与泪水看着我,手上还紧握着那根细红线:「都是你……都是你的错!」

  看着他,我不敢相信,我最信赖的朋友竟然要把我送入地狱!

  「为什么?我们不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吗?为什么要将我流放到地狱?」
  他一直擦着眼泪和鼻水,痛苦地啜泣,跟我说:「你……为什么?……为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吧?!

  他哽咽好久好久,终于继续说:「为什么……都认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吃鸡腿,却还每次跟我吃饭时,都会故意把我的鸡腿吃掉,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我忍不住再举起左手中还拿着的物品看着:「鸡腿?为了鸡腿?!」

  「对!你手上那根超大鸡腿,你知道我已经被你抢去吃几根吗?!到今天为止,已经第一百根了!我再也受不了你的自私和贪婪!」

  我只能:「……」

  他再次对我咆哮:「我要你也尝尝我的怨恨!」

  「等等!别闹了!为了鸡腿要我下地狱?!」

  眼前,我的朋友消失了,地上忽然出现一个大眼睛瞪着我:「哎呀,看来一点反省的自觉和意思都没有……」然后,眼瞳转去看着小爱,「……小姐?」
  一直面无表情又毫无表情看着我的小爱爱,终于慢慢举起右手,和服衣袖上的花样也像是飞了出来:「你想……死一次吗?」

  「等等!为了鸡腿就要我下地狱?!我陪他一百根鸡腿好不好?!等等!等等!」

  不过,我还是被飞出来的花朵给包围,然后送进一团黑暗中,失去意识……
  「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恢复意识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艘小舟内。
  我立刻想到自己的处境,赶紧坐起来,见到这个难以形容的世界。

  船头坐着菊理小魔王,她一直微笑看我,小爱爱则是同样穿着和服站在船尾摇桨,让小舟泛在这平静无浪的阴暗奈河,周围都是点着烛火的方型灯笼在漂,远方有一个巨大黄泉鸟居立着,那里面应该就是地狱。

  我赶紧看着小爱:「骗人吧!我真的要下地狱了?!」

  小爱专心摇船,没有理我。

  我紧张了起来:「喂!妳说话啊!」

  小爱同样专心摇船,没有理我。

  我只得赶紧爬到小爱的面前,抱着她,恳求:「小爱爱,求求妳,放我回去吧!」

  菊理小魔王坐在小舟的前头,嘴里说着跟我有关的话,却又以饶富趣味的表情看着被我紧抱着的小爱爱:「好可怜喔,明明……明明……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被人家这样对待……」

  一直只是平静摇着船桨的小爱爱,意外对这句话起了反应,她的手慢慢停下动作,只是看着眼前远方巨大的黄泉鸟居,想着过往发生的事,这艘小舟也不再前进。

  菊理小魔王看着小爱爱,又说了一句:「好可怜!……真的好可怜喔……小爱,妳就陪陪他吧……嘻嘻嘻……」然后就像是捉弄够小爱,从舟上站起来,忽然向外面一跳,很神奇的消失在空中。

  我依然紧抱着小爱爱,将我的脸尽情在她温暖的胸前磨蹭撒娇:「啊……小爱爱~~~放过我吧~~~让我回去啊~~~」

  小爱爱依然动也不动,只是站着。

  我继续对她撒娇:「我会买一千根鸡腿还他,一万根也行,也不会再吃他的鸡腿,放我回去吧。」

  小爱爱依然动也不动的只是站着。

  我抬头看着她,不过小爱爱还是动也不动,好像已经完全失了神,沉迷在回忆中。

  我再尝试求她:「可爱迷人的小爱爱,放我回去啦,好不好?我求妳。」
  小爱爱依然动也不动的只是站着。

  我看着她:「……」

  小爱不知道看着几百年前的远方:「……」

  我生气起来:「妳看不起人啊?!我都这样求妳,还半点反应都没有!」
  小爱依然没有理我:「……」

  气死俺!气死俺了!这小丫头瞧不起人到这程度!

  我忍不住双手抓着她,开始前、后摇动她:「喂!妳瞧不起人啊?!放我回去,听到没?!」

  她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他妈的,这样看妳还有没有反应?!」

  我干脆将双手向前伸,隔着和服开始抓小爱爱的胸部。

  平常女孩子被男人这样抓,再怎么说都会惨叫着开始闪避,不过小,爱爱竟然还是不动如山,一点都不在乎,继续沉思在她自己的回忆中,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畜生!嫌我禄山之爪技术不好吗?!我真的生气了!!

  「妳这冰冷的女人!就让我看看妳能多冰冷吧!」

  于是我的双手解开和服上的绳结,然后开始解腰上的布匹,小爱爱竟然还是没有半点反应,只是看着远方。

  没多久,我顺利的让腰上布匹脱落,她身上的和服也自然向左、右敞开,能见到里面还穿着的洁白浴衣。

  我再看着小爱爱,她还是没有动作。

  「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拉着她纤细的手,以强硬的态度让她半坐半躺的靠在舟内,然后脱开她的和服,伸手解她浴衣的腰带。

  终于,小爱爱有点反应了,她躺靠在小舟旁,看着我:「你做什么?」
  「妳终于醒了。既然都要下地狱,那就先一起体会人生的快乐吧!」

  「人生的快乐?」

  「对!就是人生的快乐!」

  啪拉一声,我将浴衣也左、右拉开,终于见到小爱爱洁白的肌肤、双乳,与充满神秘的三角地带。

  小爱爱只是看着我,也没有露出羞耻的反应,好像怎样都无所谓。

  我也没有理她,双手开始抓揉她胸前像网球的双乳,刚好一手可以抓一颗。
  「妈的,竟然只有B罩杯,不过小归小,形状还真不错!」

  小爱爱依然只是看着我,没有反应。

  我开始五指掐着乳球,像要把球抓起来般的拉扯,小爱爱同样冰冷看着我。
  玩弄乳球没多久我就放开,然后张嘴开始含着微凸的樱红乳头,又吸又咬。
  小爱爱低头看着我,终于主动说了句:「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没什么意义!……只是反正都要下地狱,妳也不会放我回去,就让我爽一下吧!」

  她不懂的问:「爽一下?」

  我没有回她,而是玩够小乳球后,拉开自己的裤腰带,解下拉链,就耸着阴茎,双膝跪在她前面,拉开小爱爱的双腿,架到我的左、右大腿上靠着。

  小爱依然只是看着我,然后低头看着我的阴茎,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我左手搭着小爱的腰骨,右手握着阴茎,然后龟头抵在她柔软的小蜜口。
  就算是这种时候了,小爱还是同样只是看着,像是给我绿灯一样。

  于是我使力的耸动屁股向前顶,开始将龟头顶进她的小蜜口。

  刚开始还无法进去,不过我更用点力气顶,龟头就像是终于排出一条道路,挤进一个狭小紧绷的空间。

  终于,就在我的龟头插入阴道之后,小爱原本冰冷的表情也消失了,忍不住皱着眉头,小哼着:「啊……!」毕竟再怎么说,插入都跟摸乳是两种完全不同等级的感受。

  我感受龟头被阴道口紧紧夹着的快感,看着她:「喔?……妳也会有这种表情?」

  小爱这时的表情终于比较像个女人:「啊……痛……会痛……」

  「忍耐点,我的怨恨还没消去。」

  我继续将阴茎向前顶,让自己的分身一点点的埋进地狱少女温热的阴道,小爱也看着我,一直皱着眉头,架在我大腿上的双腿肌肉也紧绷了起来。

  终于,我的阴茎很快就全都插进小爱阴道内,与她合为一体。

  地狱美丽的彼岸花,再无法开第二遍了……

  小爱忍着下体的痛,看着我:「你到底对我做什么?」

  「没有做什么啊,就是干妳。」

  她不解的问:「干我?」

  「对,就是像这样……」然后,我开始又慢慢的将阴茎抽出,引出她的一阵痛声,又将阴茎重新插进去。

  小爱终于受不了,举起双手,推着我的身体:「啊!……住手……住手……痛……快离开……」

  「想的美!竟然只为了鸡腿的事就要把我带到地狱,现在换我好好报仇!」
  我开始作出插抽动作,尽情干着小爱爱,小舟也跟着左、右摇晃,平静的奈河出现阵阵水波。

  不止如此,原本周围向黄泉彼岸漂去的方型灯笼也慢慢围了过来,灯笼的火也烧的更旺,好像观众很兴奋的在看好戏。

  「妈的!……这群色鬼,让你们看到我跟小爱的现场激战,算你们死的正是时候!」

  小爱依然双手推着我:「住手……住手……好痛……」

  「喔……?妳该不会是第一次,没有跟男人做过吧?」

  她忍着痛:「跟男人做过?」

  「竟然真的是处女?那我可要好好灌满妳才不会失礼!」

  小爱忍着痛又问:「灌满?」

  我的回答就是做出更激烈的抽插动作,小爱也忍不住的大喊着:「痛!痛!好痛!住手!」甚至眼泪都冒了出来。

  观战的其中一个灯笼可能是越看越激动,火焰竟然大到让自己的外纸烧了起来,直接就在奈河上燃烧殆尽,只剩木座盘带着一团火飘着。

  我看着,忍不住心想:喂,你也太夸张了吧?这样有没有办法成佛啊?
  小爱皱着眉,瞪着我,好像想用什么法术把我推开,但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出,讶异的叫着:「菊理!妳为什么把我的力量夺去?!为什么?!」

  阴暗的黄泉天空只有菊理小魔王调皮的笑声:「嘻嘻嘻……」

  我是不知道她们之间有什么事啦,不过,我有得爽就好了。

  发现自己处境的小爱终于露出恐惧的表情,一边推我、一边张口大喊:「入轮道!一目连!骨女!快救我!快救我!」

  被她这样喊,我紧张了起来,赶紧抬头到处看,怕真的会有什么东西冲过来护驾……

  过了一会,什么变化都没有,于是我松了一口气:「妈的,竟敢讨救兵!看我干翻妳!」

  于是我又将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然后狠狠的又顶了进去。

  小爱忍不住痛,又哀嚎了一声,响遍黄泉:「啊!!!!」

  于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我就开始猛干她,一直干她,发泄自己的怒气,也听着小爱爱的哀痛声,心情越来越激昂。

  「要射了!小爱!我要射进去了!」

  小爱应该不懂什么是要射了,一定是她的少女本能让自己知道绝不会是什么好事:「住手!不要!不可以!」

  「要射了!要射了!我要让妳受孕!要射到妳受孕为止!」

  她一定是听到我说要让她受孕才了解发生什么事、我到底正在对她作什么,于是更惊恐地大叫着:「不要啊——!!!」

  不过,我的精液还是开始一发发灌进小爱爱的阴道,彻底玷污她……

  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地干着无力反抗的小爱,一次又一次地将精液灌满她的阴道,不过说也奇怪,干了好几次我竟然一点都不会感觉疲累,射完精液后的阴茎也马上就能再勃起……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地狱威能吧?

  小爱刚开始还会使劲推我,或是哭叫着,但后来她也放弃了,只是无言看着黄泉的天空,流着眼泪,承受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插入体内,然后射精在里面……
  这时,天空再次传来菊理小魔王调皮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对谁说,不过,可能我们俩都有吧:「好可怜喔,明明……明明……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被人家这样对待……」

  也不知道经过多久,正常体位结束后换后背体位,后背体位结束后又换正常体位,我都这样用尽性交花样,把小爱干到自己都觉得没有意思,小舟内到处是精液的痕迹,甚至阴茎插在她阴道中故意动都不动的看着黄泉发呆,这时,终于听到安静的黄泉天上有奇怪声音。

  我抬头看去,是一辆有着轮子在燃烧的牛车在天上飞。

  小爱也看到了,她忍不住露出终于等到救兵来临的喜悦表情,然后又哭了起来:「入轮道!」

  牛车内坐着一男、一女,他们全都讶异地看着这里:「小姐?!」

  那个火轮更是愤怒地看着我叫:「你对我们家小姐做什么?!」

  「我已经干了小爱几百次,我要你们也尝尝我的怨恨!」

  骨女似乎受到相当的惊讶:「什么?小姐?!」

  小爱只得哭着,无法回答,证实我的话。

  「我的怨恨,早已随着精液喷进你们家小姐体内无数次了!」

  他们看着躺在小舟内哭泣的小爱,衣服完全敞开,阴部也缓慢流着乳白的液体,像个被玷污到极限的无助人偶……

  骨女不敢置信地痛苦埋怨起来:「如果不是菊理那死丫头故意找我们麻烦,不让我们走,小姐就不会……就不会……」

  一目连和入轮道则是对我愤怒地喊着:「你这小畜牲!!竟然这样污辱我家小姐!!」

  然后,他们全都对我冲了过来……

  我只能愤怒地喊着:「大家一起堕入怨恨的地狱吧!!!!!!!」

           ************

  数月过后……

  午夜12点。

  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坐在计算机前,将怨恨的姓名输入地狱通信。

  妇人的背后忽然有一个少女对她说:「妳呼唤我吗?」

  妇人吓了一跳,赶紧转身,见到穿着水手服的地狱少女。

  她很讶异:「……地狱少女……」

  小爱本来想开口,但像是感觉肚子忽然不舒服而稍微弯下腰,手摸着肚子,露出难过的表情。

  妇人看她这样,想都没想的就忍不住关心问了句:「妳还好吧?」

  这时她才看到小爱爱将自己的手放在明显隆起的肚子上,有点忧郁地说:「没事,只是宝宝胎动。」

  这名妇人无言看着,心中一定想着:地狱少女也会怀孕胎动?地狱通信到底可不可靠啊?

  总之,不论妇人是否愿意诅咒他人进入地狱,至少无法否认,地狱通信真是个充满奇妙、又无法解释的神奇东西啊……

  南无……

           ************

  再数年过去……

  地狱的黄昏原野,一个孩子亲密握着妈妈的手。

  「妈妈,爸爸在哪里呢?」

  「……他被一目连他们打了一顿后丢进地狱了。」

  「原来如此。」

  「……」

  「……」

  ……

  ……

  ……

  彼岸花,不会再开第二次了……(默)

                【完】

[ 本帖最后由 feichangdar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