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968字

***********************************  此篇文章内容八成是事实,两成是笔者幻想创作!

  现实生活中,乱伦和威胁是刑事罪行,请网友务必分清幻想世界和现实之分歧。好了,应该是说故事的时间了,文章名字是窗,故事自然和窗有关连,一扇蔽开了的浴室窗户带出了这个真实乱伦故事。
***********************************
                (一)

  陈子文是一个中学四年级学生,他生于一个小康之家,父亲陈彬四十八岁,是一个地盘管工,亦是家中经济唯一支柱,母亲蔡娟四十三岁,属于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每天生活千篇一律,朝早住菜市场购买菜肴预备晚餐之用,下午料理家务,傍晚在厨房中为晚膳忙碌,晚上吃完饭,洗过碗碟后,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便沐浴睡觉。

  陈子文还有一个妹妹,年龄少他三岁,正在学校唸中一课程,她的名字叫雯雯。由于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妮子,思想性格还非常的单纯,平时除了温习功课外,就最爱看漫画书和游泳。可能由于自少活泼好动,雯雯身体发育比平常女孩来得早熟,两年前胸脯已高高隆起,丰满成熟程度更胜许多成年女性,或者雯雯的身材或多或小受遗传因子影响,事实上母亲蔡娟亦拥有一双丰腴大乳,只是岁月催人,蔡娟的双乳现在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软软挂在她的胸前,不复当年之美。

  雯雯除了拥有一双丰腴乳房外,她的样貌亦属娟好,汤碗的脸蛋不时流露出少女的稚气。平时,雯雯最爱和哥哥子文玩耍,两人经常拿着枕头互想追打,在追逐过程中,不时大声嘻笑,母亲蔡娟性格温纯,从不阻止孩子的游戏,但只要一到晚上,父亲陈彬回家后,子文和雯雯便会噤若寒蝉。因为陈彬是一个严肃的父亲,从少管教甚严,只要两人犯了一点小错,父亲的脸色便会变得铁青,令人不寒而慄。

  随着青春期的来临,陈子文便非常烦恼,他像一般年青人一样,开始对女性的胴体感觉兴趣,当在街上看见一些衣着较为性感的女孩时,身体便会有一团火在体内焚烧,令他感觉非常难受。每次当子文有这种欲火燃烧感觉时,他都会躲在房中,从裤子中掏出早已兴奋膨胀的阳具出来,用手上下快促地套弄,直到阳具低不住磨擦的兴奋喷出精液为止,射精时的快感和泄精后那种畅快疲累滋味,令子文疯狂沉迷于自渎的行为中。

  由于父亲管教甚严,子文从不敢购买色情杂志和A片回家欣赏,幸好子文身边的损友还不少,其中尤以肥明更甚,肥明可算是一个小小色情狂,家中收藏了许多没马赛克的性交影片。子文经常在肥明家中观赏,每次看完回家后,子文便会急不及待关上房门,劳烦自己的手掌来释放欲念。

  不知是否看得淫荡影片太多,子文想看真实女性胴体的欲望越来越浓烈,但是苦于他「其貌不扬」,身边还没有亲密异性朋友出现,要实践这个愿望便只能落在和她最好感情的妹妹身上。

  看着雯雯从一个瘦小的黄毛丫头,逐渐发育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小馒头似的乳房脱胎成大包包,子文便有一个冲动想一看妹妹饱满的乳房卢山,尤其每当妹妹穿上校服时,这种欲念就更加炽烈,雯雯的校服是浅蓝色的连身旗袍,饱满的身躯在贴身的校包裹下,玲珑浮突,呼之欲出。

  雯雯和子文仍然乐此不疲的玩着互相用枕头追打的游戏,但子文已不热衷打不打着雯雯,他只是藉着追打中寻找机会触摸雯雯的身体,当手臂有意无意中触碰到妹妹的胸脯时,虽然隔着乳罩和衣服,但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已令子文乐上半天,如果不是妈妈在家,子文真想伸进妹妹衣服内摸个痛快。

  纯洁天真的雯雯当然不知道子文占她便宜的意图,只是每次当子文揩碰到她双乳时,女性的本能让她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哥哥,不玩了,你欺负人。」雯雯粉脸通红嚷。

  「没有喔,你要打我,我站在这里让你用枕头任打吧!」

  「啍,打死你……」雯雯嘟起小咀用力的挥动枕头拍打子文。

  「痛喔……妹妹,饶命,哥哥投降唷……」子文假装可怜兮兮求饶。

  看见哥哥被自己打得求饶的样子,雯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来,浑忘了刚才被触碰胸部那种不安的感觉。

  「不要玩了,等会儿爸爸回来见了准要骂你们,雯雯,来帮妈妈摘了这一堆荷兰豆的根子,今晚有你们最喜爱吃的荷兰豆炒牛肉。」蔡娟手拿着一包荷兰豆从厨房出来道。

  「好哇!我最喜欢吃荷兰豆,妈妈你真好。」雯雯开心嚷。

  自从中午触碰了妹妹丰腴的乳房后,那种快美感觉令子文恋恋不舍,初次接触女孩子禁地那种刺激,令子文晚上自渎了三次,平时每当泄精后,子文总会沉沉睡去,但今天晚上情况特别不同。虽然前后已泄精三次,但身体却毫无倦意,欲念仍然充斥着身体每一细胞,对妹妹身体的好奇欲望燃烧至沸点。

  子文知道雯雯有一个习惯,就是平常人都会在晚上沐浴,但雯雯最爱在早上起床后沐浴,由于雯雯喜欢空气流通,所以浴室的窗户只是半闭,浴室隔壁是厨房,只要他坐在厨房的窗台上,将身子钻出窗外,便会从半闭的窗子缝隙空间,完全看见浴室的情况。

  偷窥这个念头其实很早前已在子文脑海浮现过,但因为当中涉及一些潜在危险,所以子文一直没胆尝试,首先早上父亲虽然已离家上班,但妈妈还留在家,只要妈妈进入厨房,便会发现他的兽行,后果非常严重。还有,虽然他居住的大厦对面没有建筑物,但距离二百米处还是有两幢大楼,虽然相距很远,但还是有被大楼居民看见的风险。

  但只要他甘冒这一个险,他便可以尽览浴室内的情况,妹妹在浴室沐浴时必然一丝不挂,期待已久的妹妹胴体,将会让他一览无遗。那双令他着迷的乳房究竟是何等丰满?乳晕和乳头的形状是何等模样?颜色是不是粉红色?还有双腿之间的三角地带是什么风光,萋萋芳草?寸草不生?还是乱草丛生?还有裂缝下的小屄!

  欲念和理智不停在子文脑中交缠着……

                (二)

  经过了一整夜的思想斗争,欲念战胜了理智,当晨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床前,子文的心跳不期然加快起来。

  他将房门悄悄推开了一线,透过缝隙望出厅外监视。如平日一样,父亲是第一个起床的人,他漱洗过后,便拿起公事包离家外出。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子文的心更加咚咚咚的跳个不停,确定父亲离开后,他连忙走至浴室,将紧闭的铝窗打开了一半,然后返回自己的睡房,忐忑的等待雯雯起床。

  「妈妈千万不要起床唷!」子文心里暗暗祈祷。

  等待的时间总是像龟爬行般慢,子文盼了许久才看见带着惺忪睡眼的妹妹从睡房出来。待见雯雯进入浴室后,子文迅速走出厅外,他先住父母的睡房门前,将耳朵紧贴在房门凝听。

  「真好,妈妈还在睡觉!」没听见任何声音,子文心内大喜,他心情紧张地跑进厨房,蹑手蹑脚坐上窗台上,浓浓的犯罪兴奋感觉令子文忘掉恐惧,他深呼吸了一下后,便将半个身躯越出厨房窗外,偷窥隔邻浴室情况,由于浴室窗户半闭,子文完全看得见浴室内的一切。

  雯雯正在将牙膏醮在牙刷上,准备漱口,子文看见正本戏还未上映,连忙将身体缩回窗内,神经质地向后望着厨房门口,心恐妈妈突然出现。

  良久没有任何动静,子文心焦地再次将半个身体越出窗外,他看见妹妹已经漱口完毕,正在戴上透明碎花浴帽在头上,子文喉部不自觉颤动起来,频频吞咽唾液。当戴上浴帽后,雯雯双手握着米黄色小丸子图案睡袍下襬,迅速地将睡袍向上掀起,当连身睡袍脱离雯雯身躯后,子文的心脏像失控般剧烈跳动着,他贪婪的目光凝固在妹妹半裸的身体上,只见雯雯一双丰满乳房被白色乳罩承托着,一道深深乳沟诱惑迷人,随着雯雯解开背后的乳罩扣子,一对饱满富弹力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两粒浅粉红色的乳头傲立在乳房中央。

  雯雯并没察觉正被自己的哥哥偷窥出浴,他如往常般将浅蓝色内衭脱掉,一丝不挂地拿起花洒沐浴,凉快的水柱喷在身体的感觉非常恣意,雯雯精神抖擞,残馀的睡意洗却一空,这是雯雯喜欢早上浴沐的最大原因。

  看见了~~终于看见了~~妹妹的裸体真漂亮,真迷人,子文目不转晴地瞪着妹妹裸露的身躯。天!十三岁的小女孩怎会长有一双如此成熟的乳房,子文看过不少日本A片,许多知名女优的乳房亦没有妹妹的丰满,记忆中麻生早苗双乳的型状大小和妹妹差不多,但妹妹还是傲立迎风,比起早苗的微软欲坠,真有天壤之别。

  当看见雯雯两腿之间饱满的处女地时,子文恨不得从短衭内搊出早已充血膨涨的阳具出来,痛快地打手枪发泄熊熊欲火。雯雯的阴阜非常饱满多肉,早熟的妹妹下体已长出一小撮的阴毛,柔顺地铺在阴户之上,当看见花洒的水顺着妹妹阴毛流落地下时,子文的心脏差点儿负荷不了。

  欲火正熊熊的在子文体内焚烧,他忘形地享受着偷窥妹妹身体的兴奋,已浑忘了可能被人发现罪行的危险!子文完全不知道,在距离他家远处的大楼某单位内,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拿着一个四十五倍的望远镜看着他……

                (三)

  刘铭是一个好色男人,他的职业是人民入境事处职员,负责检查从内地回港旅客行李,因工作利便,每当他下班时,便会顺道往内地寻欢作乐,深圳许多发廊和夜总会他都是熟客,但上得山多终遇虎,有一次他在发廊内和一个四川妹子亲热时,恰巧碰上公安检查,结果给逮捕,除了被判罚一万块钱人民币外,还被判处监禁七天。

  在派出所坐牢出来后,刘铭的生活便产生了巨大的转变,和他相依十多载的妻子,不能忍受他在外拈花惹草的事实,毅然和他离婚,由于他寻欢被捕,严重违反了公务员之行为守则,结果被人民入境事务处革职。

  面对感情和事业的重大挫败,四十三岁的刘铭险些儿崩溃下来,他变卖了早年和妻子联名购买的房屋,独自一人租住了一间套房生活。

  这间套房面积很少,摆下了一张单人床后已没剩馀多少活动空间,但刘铭喜欢这间房子有窗,至少将窗户打开,还可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失去了工作,刘铭只靠卖屋钱维持生活,他已经不能像以前般风花雪月,流连销金窝,但好色贪淫性格还在,他只好偶尔住售卖旧书摊档,购买一些过期色情杂志观赏泄欲。

  一个炎热的夏夜,气温实在太酷热了,刘铭虽然将窗户全打开,但还是给热得进不了睡乡,他行到窗前透凉,双眼无聊地望出窗外,竟然给他看到了在远处沐浴中的蔡娟。

  由于居住大厦对面没有任何建筑物,蔡娟和雯雯一样从没想过会给人偷窥,为了空气流通,她们沐浴时都喜欢将浴室窗户轻微蔽开。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刘铭只能看到一个赤裸的躯体在浴室活动,至于样貌、身材,是男抑或是女,刘铭根本不能看得真,他双眼睁得大大,好想分辨究竟是男还是女。

  「是女的喔!」刘铭凝神注视了许久,终于给他凭蔡娟的长发确定性别,一团欲火随即从丹田涌往大脑,裤裆内的鸡巴迅即充血翘起,偷窥的感官刺激让他获得久违了的性兴奋。

  虽然根本没法瞧得清清楚楚,但刘铭的大脑已自行构想了一幕幕裸女出浴的图像出来,他伸手进短裤内,自行用手上下套弄兴奋勃起的阳具,受到大脑的性幻想和自渎的召集,精子纷纷住输精管中报到。

  「呀……」随着刘铭从喉咙拼出的一声呻吟,数以亿计的精子混和了稠浓的液体,从输精管内激射而出……

  自从晚上嚐到了偷窥的兴奋,第二天刘铭便购买了一个四十五倍的望远镜回家,他拿起望远镜朝昨晚的浴室望去,「哇~呀~」透过望远镜,浴室的情况竟然如在眼前,影像清清楚楚,刘铭心内大喜,今后不愁没节目,晚晚有良家妇女脱衣给他看,真是他妈的爽!爽!爽!

  未到晚上八点,刘铭将房内电灯关上,急不及待拿起望远镜偷窥。

  浴室内空无一人,这家人原来正在客厅吃晚饭,两男两女,看来是夫妻和一对儿女,男户主身型廋削,皮肤黝黑,一脸严肃,女户主长发披肩,身段适中,虽是中年女性,脸容犹带俏丽,刘铭看见她,不期然想起已和她离婚的家宜,同是家庭主妇,但家宜自三十岁后,身躯便开始臃肿发福,令他对妻子的身体失去了兴趣,才有北上寻欢行动,如果妻子能像这中年女子身段保养得如斯美好,可能他便不会经此一劫了。

  当看见户主小女儿的样貌时,刘铭的心跳不期然地加快起来,这美眉一脸稚气,两只大眼晴水汪汪像会说话似的,而两母女的胸脯都是高高鼓起的,诱惑迷人。

  「老子真有艳福,两母女都拥有一对大奶奶,尤其是女儿就更加青春俏丽,看来昨天瞧见的是她娘亲,这小女娃短短直发,不会是她,嘿嘿,但等一会她还不是自动脱衣给老子看,这么小年纪的女孩裸体还是第一次瞧,还有她娘亲,昨晚未能瞧得清清楚楚,今晚可要好好看个够。」

  刘铭耐心等待,但这家人吃过晚饭后,便坐在沙发看电视,大约十点多,男户主才往浴室沐浴,虽然他都是没闭上浴室窗户,但刘铭可没丝毫兴趣偷窥他出浴。

  直到晚上十一时,女户主离开沙发,手拿一团衣服走进浴室,刘铭的心开始紧张起来,咚咚狂跳,虽然在风月场所打滚了这么久,见尽几多年青貌美女孩裸体,但这主妇的身体并不是用金钱可以让她脱衣裳,她的裸体应该只有他丈夫才可以看,现在他那可以偷窥得见,心理上就有侵占了别人妻子的自豪感觉。
  「脱吧,快脱给老子看,让老子瞧你这双大奶子的形状。」刘铭脱掉裤子,左手握着荡热的阳具套弄,右手拿着望远镜偷窥人妻沐浴。

  蔡娟自然不知道正被人偷窥,她经过一轮宽衣解带后,便成了赤条条,透过望远镜,刘铭可以清楚看见蔡娟的裸体,只见蔡娟两团肉球已敌不过地心吸力,略呈软垂,乳晕较一般女性圆大,下体的耻毛浓密地铺满阴户。

  一览无遗人妻赤裸身体那种兴奋刺激,令刘铭乐不可支,自渎的手套弄速度更加频密,蔡娟还没有沐浴完毕,刘铭已忍不住泄了精出来。

  虽然发泄了欲火,但刘铭还是目不转睛偷窥这家人的情况,他心里极渴望看见雯雯的裸体,但任他守候至午夜两点,依然见不着雯雯沐浴,他只有带着失望的心情进梦。

  当然刘铭后来亦发现了雯雯喜欢早上沐浴的习惯,自此以后,刘铭身体的色情闹钟便会定时弄醒他,他便会风雨不改站在窗前看「早场美眉沐浴秀」。
  雯雯青春丰满的身体是多么诱惑动人,刘铭偷窥次数越多,想品嚐这小天鹅的欲望就更强烈。

  今天竟让他瞧见哥哥偷窥妹妹沐浴罪行,一个邪恶想法在刘铭脑海浮现……
                (四)

  看见哥哥偷窥妹妹沐浴的罪行后,一个淫邪的思想不停在刘铭脑海涌现……
  假如他以此威胁这两兄妹,说不定可以奸淫这活泼可爱的小女娃,想到可以两手搓揉雪白丰腴乳房,阳具插入未经人道的嫩穴,刘铭只感到躯体发热,下体有一股要做爱的冲动。

  刘铭匆忙披上外衣,离家外出。小女孩沐浴完毕,便要往学校上学,他要赶在她回学校前,恐吓她就范!

  刘铭一口气跑至小女孩居住的大厦门前,清晨的空气特别清凉,偶有几阵寒风轻拂,凉风将刘铭体内熊熊欲火吹熄了一半,适才被欲念支配的脑袋,亦渐渐清醒起来,他开始想到后果……

  「偷窥只是她哥哥干的,我又无凭无证,妹妹未必会给我要胁成功,假如她反咬我一口,老子那时岂不是白鳝上沙滩……」回想起在深圳被监禁的苦日子,刘铭仍心有馀悸,恐惧将欲火完全浇熄,他决定打退堂鼓。

  刘铭正拟离去之际,雯雯适在此时掮着书包从家中下来,望见小女孩婀娜多姿的身段,两团丰腴乳球在校服旗袍包裹下,格外诱惑,他真有豁出去赌他一手的冲动,要胁成功便美人在抱,大欲得偿,反之,可能啷噹入狱,苦不堪言!
  刘铭心底快速思量了一会,只觉胜算不高,于是,他只得悻悻然目送浅蓝色的背影逐渐消失。

  自从偷窥得见妹妹赤裸裸的身体后,子文便迷失了方向,堕入了情欲孽网而不自知,他每天乐此不疲享受偷窥之乐,每次偷窥完后,他便会即时返回房中,以手自渎发泄欲念。

  虽然对妹妹的肉体越来越恋栈,但子文却不敢造次,只要一想起父亲陈彬严肃的脸容,色胆都变得细小起来。

  不苟言笑,管教严厉的父亲,子文和雯雯一直非常敬畏。

  今天全家进晚餐时,平时很少说话的陈彬特然对子文说:「子文,我正接洽一宗庞大工程,明天要往东莞开会,可能要一个星期才回家,你是男孩子,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照顾妈妈和妹妹,不要偷懒,知道吗?」

  「爸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妹妹和妈妈。」子文唯唯诺诺应道。

  子文和雯雯相对一笑,两人的眼神都彷佛在笑说:「好哇,放大假了!」
  由于父亲乘朝早十一时开车的直通巴士往东莞,所以早上还留在家,子文今天没有偷窥雯雯沐浴,习惯了每天看完妹妹赤裸丰满肉体才上学的他,有一点若有所失的感觉。

  下午放学后,子文第一时间回家,他原想趁今天父亲不在家,和雯雯痛快玩一次互相用枕头追打游戏,借机会触碰妹妹的乳房。

  谁知家中空无一人,平日早他一小时放学的妹妹还未回家,妈妈可能留连街外购物未返。

  子文略感失望,他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右手伸进裤子内捋着半硬的阳具,脑海则在回忆妹妹肉体,当想到妹妹饱满的阴阜模样,他就幻想雯雯裂缝下的屄口,虽然已偷窥了妹妹沐浴十数次,但这个女性最神秘迷人的地方,始终未能一览肉洞。

  正当子文抵受不住快意要射精时,电话玲声在客厅响起。

  「唏,找谁?」子文跑出客厅,拿起话筒道。

  「我找陈雯雯的家人,我是美丽化妆品公司的经理,陈雯雯刚才在我们店铺偷窃了三支唇膏,现在被我们当场擒获,我想找他的父母来我们公司商讨情况,不然我们便会将他交给警察查办,你是陈雯雯的什么人?」话筒另一端传来一把中年女性声音。

  「我是她的哥哥,爸妈都不在家,我可不可以来你们的店铺商谈?」子文大吃一惊,平时俏皮可爱的雯雯怎会偷窃唇膏?!

  「好吧,但你记着要带钱来。」

  子文搁下电话筒,连忙换上衣服,拿起辛苦储了年多的千多元,赶住美丽化妆品公司营救妹妹。

  不知几经辛苦求情和赔偿了一千元,美丽化妆品公司才愿意不将雯雯送官究治。

  陪伴着哭成泪人的雯雯回家,一路上,雯雯不断哭泣,脸孔因惊惶而显得苍白。

  幸好蔡娟还没回家,否则看见雯雯哭哭啼啼的样子,定必追问原因,子文将雯雯带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取出纸巾,为妹妹轻拭泪眼。

  「哥哥,对不起……,那些唇膏不是我偷的,是玛莉和小娟俏俏放进我的书包,鸣……她们邀约我逛公司,我见爸爸去了东莞,便应允她们,谁知她们利用我,当化妆品公司职员要搜查我的书包时,她们竟然丢下我逃跑去了,我恨死她们……哇哇……」

  「雯雯,不要哭,没事了。」子文大着胆子将泪涟涟的妹妹紧拥在怀内,一个温暖柔软的胴体拥在怀中的感觉非常甜蜜,淡淡的幽香从雯雯身上传来,刺激起子文身上的欲念,他隔着校服轻扫雯雯的背部。

  正在伤心的雯雯,并没对哥哥的亲密拥抱有所戒心,但当子文颤抖的手尝试解开她背后的拉链时,雯雯少女本能从子文怀内挣脱开来。

  「哥……你……」雯雯粉脸绯红道。

  「来,给哥哥抱抱。」子文感觉丹田有一道欲火升起,迅速蔓延全身,他急不及待想将雯雯重新拥在怀中,但雯雯惊惶地闪避,子文始终抱不着她。

  「啍!待爸爸回来,我将你偷唇膏的事情说给他知。」子文老羞成恼,恐吓道。

  「哥哥,不要说给爸妈知道,爸爸知道会打死我的……」雯雯可怜兮兮道。
  「只要雯雯听话,哥哥不会将今天发生的事说给爸妈听。」子文再次将雯雯拥在怀内,妹妹没反抗任由哥哥将她拥在怀抱,子文心内大喜,他知道雯雯已屈服他的威吓中,他再无顾虑,放恣的手开始解开妹妹旗袍背后的拉链,当拉链脱至腰部尽头,子文的手已伸进校服内,越过白色内衣,隔着胸罩触摸妹妹丰腴的乳房。

  「摸到了,我终于摸到女姓乳房,妹妹的乳房真滑腻,真大,真结实,乳头很大颗。」子文的手插进乳杯,直接触摸整个乳房,子文感觉从没嚐过的兴奋刺激,他的心呯呯然狂跳。

  雯雯无助的任由哥哥双手玩弄着自己丰腴胸脯,阵阵麻痒酥软感觉从双乳传来,尤其哥哥用两根手指夹着乳头搓玩,雯雯感觉自己的乳头竟然硬崩崩膨涨翘起来。

  一阵钥匙撞击门锁声惊醒了雯雯,她将子文推开,慌乱地将拉链重新拉好。
  「妈妈回来了……你应允了我不将今天的事情说给她知道!」雯雯像犯了大错的孩子,惶恐道。

  「你放心,我不会说给爸妈知道,今晚妈妈睡了,你来我房……」

  「不理睬你……」雯雯两颊通红,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中。

               (五、完)

  饭桌上,雯雯默默地将饭扒进口,脸色略带一丝苍白,蔡娟的注意力被电视的肥皂剧吸引着,没有察觉女儿异样的神态。

  喜悦的情绪充斥着子文身内每一个细胞,他的眼神不时停在默默无语的妹妹身上,雯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一绺乌黑短发温纯地散落在脖子上,两只懂说话的大眼晴,偶尔流露出楚楚眼神,令平素活泼可爱的妹妹,今天加添了一丝我见犹怜的动人神韵。

  感受到子文灼热眼神的巡礼,雯雯不安情绪不期然加深起来,她只感到心儿咚咚地跳个不停,中午被哥哥伸手进衣服内搓揉胸脯的感觉犹在,那种麻麻痒痒滋味是她从没感受过的,虽是七分惊惶,却有三分欢愉味道。

  十三岁的雯雯几曾经历过男女情事,今天哥哥对她的行为,已令她感觉非常羞涩,但哥哥似乎并不满足,反而得寸进尺,更要求自己今晚进他的房间,若果不顺从哥哥意愿,他将今天化妆品公司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爸爸一定大发雷霆,一想到父亲发恶的样子,雯雯身子不自禁寒慄起来,但答允了哥哥要求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混乱的思绪冲击着雯雯小小脑袋,她真后悔今天应允了坏同学的邀约,如果不是给她们出卖,她就不会陷入这进退两难地步。

  吃完饭,洗过碗碟,雯雯独个儿走进自己房间,她躺在睡床上反覆思量,最后还是平时子文和她比较亲近,她心想哥哥不会太过份吧,还是答应哥哥的要求来得容易。

  「不知哥哥他会做什么?他会不会将我的衣服全脱去喔?真羞人……」雯雯开始惴测稍后将会发生的情况,小小心灵除了不安感觉外,竟隐隐有一丝好奇欲试意愿,出于少女天生爱美心态,雯雯从衣柜取出睡袍,内裤,便往浴室沐浴。
  「雯雯,你不是早上才洗澡吗?」正在沙发看电视的蔡娟好奇问。

  「今天有体育堂,出了一身大汗,所以要洗澡才睡得好。」雯雯支吾地回应母亲后,便急步跑进浴室内。

  蔡娟并未生疑,她将注意力重新返回电视机上。

  子文看见妹妹晚上去沐浴,心内大喜,妹妹的行径正好表示她答应了他的要求,只要再过两三个小时,一直梦寐以求的心愿便可达成,怎不教他雀跃不已。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子文焦虑地盼望深夜来临,只要母亲睡熟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恣意享受妹妹完美无瑕的肉体,他可以尽情抚摸妹妹身体每一处地方,还可以近距离观赏雯雯的肉体,想到可以将妹妹双腿分开,掰开两片紧闭阴唇的情况,子文的屌失控地翘起来。

  好不容易,终于盼到蔡娟进入睡房睡觉,子文的心开始紧张起来,他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妹妹,只见雯雯低垂头子,脸带红晕,两手无意识的揉搓着睡袍花边,籍此舒缓忐忑不安情绪。

  「妹妹,我们进房唷。」子文来到雯雯身边,喜悦道。

  雯雯白了哥哥一眼,半推半就的给子文带到房中,当两人坐在床沿上时,子文已急不及待拥抱着妹妹的纤腰,右手迅速地伸向妹妹丰腴的胸脯,满满地握着左边乳房狎玩,啊!妹妹竟然没有戴上乳罩,子文隔着薄纱睡袍,恣意搓揉浑圆富弹力的妹妹乳球。

  乳房给哥哥忘形的抓扭,狎玩,阵阵骚痒麻美感觉令雯雯浑身无力,任人摆布。

  「雯雯,你睡在床上。」子文轻轻将软弱无力的妹妹推倒在睡床上,雯雯用两只手掌掩着眼晴,娇羞道:「哥哥,关灯!」

  「不用关上灯,没人看得见的。」子文为了能够彻底地看清楚妹妹迷人的身体,所以拒绝关上电灯。

  躺在床上的雯雯,尤如女神般美丽,青春娇嫩的肌肤在灯光映照下,显得特别白澈,令子文爱不释手,他将妹妹的轻纱睡袍掀至脖子,随着睡袍掀起,雯雯顿成半裸,一双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子文从没有如此近距离观赏妹妹的乳房,平时偷窥都是偷偷摸摸,几曾有如此机会看得一清二楚,妹妹的乳房傲立浑圆,两颗浅粉红色的乳头很大颗,就像樱桃般娇艳。

  在浅蓝色绵质内裤保护下,雯雯的三角地带饱满贲起,就如一个小肉阜,诱惑迷人,子文已急不及待要看妹妹的处女屄,他手颤颤地将雯雯三角裤往下腿。
  「不要……」感觉哥哥要脱去自己仅有蔽体的内裤,雯雯娇羞地低嚷抗议,当感觉内裤被哥哥蛮力扯离身体时,雯雯的皮肤不禁哆嗦起来,啊!多羞人,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给异性任意观赏,而这个男子还是自己的胞兄,雯雯感觉自己的脸非常荡热。

  已无瑕理会赤霞满面的雯雯,子文正忙于抚摸和观看妹妹贲起的下体,只见雯雯将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耻阜表面长了一小撮阴毛,柔顺的铺在肉户上,子文贪婪地抚摸妹妹的处女地,女孩子的屄触手柔软温暖,他顺着阴毛向下探,终于给他摸到妹妹肉缝,子文知道裂缝下便是女孩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为雯雯双腿紧闭,他未能一探桃源。

  「不要耶……哥……」子文已欲火焚身,他不理会妹妹的反抗,双手强行用力掰开妹妹因紧张而硬崩崩的双腿。

  当看见妹妹最神秘的处女洞时,子文已经失去理智,熊熊的欲火令他欲念薰心。

  雯雯除了耻阜有一小撮阴毛外,桃源洞附近却无一根毛儿,只见阴蒂下便是一条深深的隙缝,两片阴唇紧紧的结合着,子文用两只手指分开两片桃肉,妹妹的小屄便暴露了出来,内里有一个很子的孔,子文再将小孔张开,小屄内嫣红的阴肉便让子文一览无遗。

  子文用手轻触妹妹的阴洞,只觉温暖潮湿,丝丝蜜露从屄内泌出,雯雯给子文手指爱抚阴部,感觉如遭雷殛,浑身酥麻,已不知身处何地,待感觉身体被人重压时才清醒起来,已不知哥哥何时将身上衣物悉数脱去,全身赤裸地压在她身上,而两腿已顶开了她双腿,一条坚硬而灼热的柱状物体正在她阴缝中揩擦。
  「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雯雯本能感觉危险,她双眸泌出泪珠哀求道。

  子文的龟头此时已抵着雯雯的阴道口,虽然耳边听见妹妹的哀求,但浓浓的欲念已控制了理智,他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干穴」,就算是亲妹妹的穴那要操。

  顺着蜜露的滋润,子文的龟头已钻进了一小半进屄内,他只感到阳具进入了潮湿温暖的地带,阳具每进一小步,便感觉挤开了妹妹阴壁的屄肉。

  「哇……痛……唔……」雯雯已痛得大哭起来,子文怕她哭声惊醒妈妈,连忙用唇片印在妹妹的樱唇上,而臀部更发力向下沉,乘着冲力阳具冲破雯雯的处女膜,整根插进雯雯的小屄内。

  进入妹妹身体后,子文恣意的享受被温暖狭隘的阴肉重重包围大屌的痛快感觉,过了一会,他开始一出一入抽插起来,畅快的操着妹妹的屄。

  被长约五寸的阳具插入,雯雯娇嫩的穴口被撑开,两片柔弱的阴唇紧紧贴着子上的阴茎,随着子文的抽插,丝丝处女血从屄内微微泌出,沿着大腿向下淌。
  雯雯只感觉下体像被一把利刀切割般痛,她抿着嘴,默默忍受阴户被操的痛楚。

  第一次操屄,还是操自己妹妹的屄,子文很快便达到高潮,稠浓的精液如泉般喷进妹妹子宫内。

  在距离很远的某单位内,有一个男子得意的淫笑着……

***********************************  《窗》的故事似乎还未完结,但因为真实的部份已完结,所以真实乱伦故事今次是最后的一篇了,以后的延续只是作者本人的幻想创作,与真实无关。
  很多谢各位对本故事的回应和意见,但因为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所以一切的意见也许在《窗》之续篇出现。

  真实中这对兄妹大约在九至十个月前开始乱伦,就如小说中一样,哥哥越窗偷窥,在偷窥未够一个月两人便搞上了。

  妹妹今年唸中二,至于两兄妹的将来,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45966990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