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706字

  在青山绿水的农村里,住着这么一家人,两兄弟以及各自的妻子孩子,他们的老父亲,共同住在一起。而这两个女人在城里找了份工作,离开农村两个月了两兄弟和他们的父亲还在家务农。老大有个儿子,明明,11岁了,老二是个女儿,叫丫丫,9岁。老大的儿子独立意识强,和父亲分开住的,而老二还是和他女儿住一间房。

  女人离开这么久了,男人在家寂寞难耐,两个男人在家时常欲火焚身。一天晚上,老二的女儿洗完澡,只穿了一个小肚兜,这肚兜只能把肚子遮住,身体后面完全遮不住。小女孩在屋里蹦蹦跳跳,园园的小屁股和时隐时现的小嫩穴刺激着老二的神经,他被女儿的身体诱惑得无法自制,他决定和女儿玩一玩。他抱住女儿,丫丫对爸爸也很依恋,乖乖地躺在爸爸身上。爸爸把手放在丫丫的屁股上抚摸起来,另一只手就放在丫丫的小穴上也摸了起来。小女孩的身体真是嫩啊,老二以前福没想到享受女儿的身体,他现在真是后悔,此时他的性器已经膨胀起来,下身高高隆起。丫丫也觉得小穴被爸爸摸得又痒又有点舒服,所以就闭上眼享受起来。

  老二此时看他女儿,脸红红的,小嘴微微翘着,显得乖极了,他便在丫丫的嫩脸上亲了一口。真不愧的嫩嫩的小女孩啊,老二只觉得这一亲真是爽,那个嫩啊,真是无与伦比,嘴感棒极了。他便在女儿脸上一口一口不停地亲起来。丫丫也很高兴,她认为爸爸很爱她,对她好。老二将丫丫肚兜上地带子解开,将肚兜脱了下来,丫丫便全身裸体了。他把丫丫放到床上,先欣赏一下这幼嫩的美体,全身洁白,胸部平平的,下身一根毛也没有,两片柔嫩的阴唇和诱人的小缝一览无遗。老二现在很想一下子插进去,但他强忍住,他要多玩一会儿。他脱掉衣服和外裤,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伏到丫丫身上,又亲起她的脸来。他一口一口地亲,时不时地还把舌头伸出来舔一下嫩脸,丫丫觉得很有趣,嘻嘻地笑。终于,他把嘴唇压到了丫丫地嘴唇上,和女儿亲起嘴来。小女孩地嘴唇真嫩啊,老二觉得和妻子亲了几年的嘴,福不如和女儿亲这一会儿爽。丫丫是第一次亲嘴,觉得很新鲜,也很好玩,所以很配合的和爸爸亲嘴。这老二也真够坏的,还把舌头身进女儿嘴里,和女儿搅舌头玩;丫丫也够贪玩的,什么福觉得好玩,搅舌头她也很喜欢玩。这坏爸爸,嘴里不停地亲女儿,手还不停地在女儿地嫩体上到处摸,肚子,腿,小穴,每一处福仔仔细细地摸,尤其是那柔嫩的小穴,更是又摸又抠。

  他俩搅了五分钟地舌头,老二终于累了,离开了女儿的身体,他问女儿:「好玩吗?」

  「好玩,真好玩。」丫丫笑着说。

  「来,我们来玩个更好玩的。」

  说完,他爬到女儿两腿之间,双手放到女儿嫩腿上摸,而那嘴,却伸向丫丫的嫩穴,亲了起来。小女孩的阴唇真是嫩,和阴唇接吻比和嘴唇接吻更爽,因为阴唇更嫩,更柔软,还热乎乎的,而且还有女孩的阴道的气息。亲了后,他又伸出舌头,在上面舔起来。舔完了外面那部分,他又把舌头伸到小缝中间,从两片阴唇之间挤进去,一直碰到那阴道口。这下丫丫感觉就强烈了,觉得爽了,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性快感,她嘴里叫道:「爸爸,好舒服啊!」

  「是吗?我的乖女儿,爸爸给你弄个更爽的。」说完,他用双手把丫丫的两片阴唇分开,中间的嫩肉便露了出来,他的舌头便在这嫩肉上放肆地大舔起来。
  这一下又一下地快感让这未经事地小女孩承受不了,小小阴道里流出了股股淫水,嘴里还叫:「啊……哎……哟……爸爸……好舒服……」

  老二尽情地享受着女儿地阴部嫩肉和香甜的淫水,觉得满意极了。

  他舔够了,再看丫丫的小脸,变的绯红了,嘴里也不停地出着粗气,他问:「乖丫丫,很爽吗?」

  「嗯,好爽啊,爸爸真好。」

  这坏爸爸又让女儿坐起来,他也坐再女儿身边,他指着他高高隆起地下身,问:「丫丫,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啊?」

  「嘻嘻。」丫丫笑着说,「这是爸爸的小鸡鸡。」

  「你怎么知道的啊?」

  「男孩子这里福是小鸡鸡嘛。」

  「你偷看过男孩子的小鸡鸡啊?」

  「才不是呢,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撒尿我就可以看见啊。」

  「爸爸这可不是小鸡鸡哦,爸爸是大鸡鸡,不信你摸摸看,来。」

  丫丫就把手伸到爸爸的鸡巴上摸,「哇!真的好大啊!」

  「那些小男孩长大了也会变得这么大的。爸爸把裤子脱了让你看看大鸡鸡。」
  他就把内裤脱下,那粗大的鸡巴便露在9岁小丫丫的面前。

  「哇,好大好大哦!」丫丫嘴张得大大的。说完便伸手握住那根大鸡巴。
  「好热啊!」

  「给爸爸舔舔啊!你舔爸爸,爸爸就会很爽,像你刚才那样。」

  丫丫好像找到了一个报答爸爸的机会,就很高兴地舔起来。丫丫柔嫩的舌头在上面滑动着,小嘴还不时地把鸡巴含起来,弄得老二那个爽啊!就别提了!他也闭上眼享受起来,享受女儿的嫩嘴嫩舌头。

  舔了一会儿,丫丫就说:「爸爸鸡鸡好大啊,我福舔累了。」

  「没关系,爸爸再给你玩个花样。」

  丫丫非常喜欢爸爸玩的新花样,高兴地说:「好啊,快点啊!」

  老二让女儿躺下,他就把鸡巴放到丫丫脸上,嘴上,到处滑动着。热热的鸡巴使丫丫很舒服,她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一下那大鸡巴。老二握住鸡巴继续滑动从脸上到胸,在丫丫的小乳头上蹭几下,再到肚子上,再到两条腿上,又滑到嫩穴上,让鸡巴躺在那穴缝里,使劲压几下,又蹭几下。这一切,福让他们父女两人爽之又爽。最后他让女儿翻过身来,把鸡巴放到女儿屁股上蹭起来。

  丫丫的小屁股也嫩啊!老二感到女儿的屁股也那么诱人,刚才他福忽略了,他就放下鸡巴把嘴放到丫丫屁股上,大口大口地亲起来,边亲边摸还边捏那屁股上的嫩肉。他扳开丫丫的屁股,看见那小屁眼干干净净的,丫丫刚洗过澡。他便情不自禁地将舌头伸进去,舔起来屁眼来。屁眼上地神经特别敏感,丫丫被舔得爽翻了,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舌头好烫……快舔洞洞……对了……伸进去……啊……屁眼好痒……唔唔……舔屁眼好舒服……啊啊……舔洞洞……用力些……啊……啊……好舒服好麻啊……」

  老二舔完后,又把鸡巴放进那屁股缝里,松开手,两块屁股便把鸡巴紧紧夹住。老二真是满足啊!那个爽啊!他的性欲也达到了最高点,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插女儿的嫩穴了。

  「丫丫,现在爸爸和你玩一个最好玩的,最爽的。不过,最开始会有点痛,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爽了。」

  「嗯,来吧。」丫丫一点福不怕。

  老二就握住鸡巴,对准丫丫的穴,先用龟头探路,挤进阴唇里去,找到阴道口,使劲,一下将龟头塞了进去。由于只进了龟头,还没深入,丫丫还没觉得有多痛,老二也还没感到爽,只觉得热乎乎的了。于是他进一步的深入,将鸡巴塞了一半进去,这下他感到爽了,几个月没享受过的插入今天又享受了,而且小女孩的阴道很紧,他觉得更是不一般的爽。而小丫丫就可怜了,她感到了极度的疼痛,像一把刀在割,鲜血也流了出来,她不禁哭了出来。

  老二急忙安慰丫丫:「乖丫丫,别哭别哭,一会儿就好,马上就要爽了,再忍一下。啊,乖!」

  也许是老二的话起了作用,也许是最痛的一点过了,丫丫的哭声减弱了,渐渐的,没有声音了,只剩下出大气的声音。老二见状就进一步深入,把整根福插了进去。

  真是爽啊!幼嫩的阴道,柔嫩的阴唇,将那大鸡巴紧紧夹住,像一张大嘴,把鸡巴含在嘴里。老二不禁感叹道:「仙境也不过如此啊!」此时的丫丫,好像已经完全不痛了,而且开始爽了。老二见她不痛了,就放心地抽插起来。

  「滋……啪……嗤……嗤……嗤……滋……啪……嗤……嗤……嗤……滋……啪……嗤……嗤……嗤……」

  幼女的阴道那个紧啊!老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女儿相比,他觉得以前和妻子做爱毫无意义。身下的女儿,娇小的身体,细嫩的皮肤,柔嫩的阴部,一切福那么诱人,那么令人快乐。他已经达到了极乐世界,如腾云驾雾般的舒畅,嘴里已没有了任何语言,只剩下大口大口的粗气。

  而小丫丫此时也感到了无比的快乐,她觉得刚才和爸爸做的那么多福不如这抽插快乐,爸爸的鸡巴在她体内一伸一缩,那龟头一下一下地刺激着她阴道内的嫩肉。下身被塞得满满的,她觉得非常满足。

  「啊……爸爸……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哟……哦……哦……哦……爽啊……嗯……!真的……很舒服……耶……!没……想到……原来……有……这么……舒服的……事啊……!」「啊……啊……哦……爸……爸……爸……啊……啊……爸……爸……啊……爸……我快死了……啊……用力……快插烂我下面……好爸爸……啊……」

  老二很有经验,他用了各种姿势来和女儿玩。他坐起来,把丫丫放到自己腿上,鸡巴正好对准丫丫的穴,他就一下插进去,然后双手抓住丫丫的身体,上下抽动;又自己躺下让丫丫坐在自己身上,来个「观音坐莲」;或者又侧身躺着,侧身抽插着。总之,玩了各种各样的姿势。最后,他又爬到丫丫身上,拼命地抽插,他越插越爽,越插越快,出气声也越来越急。身下的丫丫,也早已只剩下出气的声音了。

  终于,老二大叫一声「啊」,一股又多又浓的精液射进了丫丫幼小的体内。
  老二感到累了,抽出鸡巴,躺了下来。

  「爸爸,里干嘛撒尿在我的洞洞里啊?」

  「傻孩子,那不是尿,那是精液,男人做爱到那高潮就要射出精液。今天爽不爽啊?」

  「好爽好爽啊!爸爸,你以前怎么不和我玩啊,好好玩啊!」

  「妈妈不准我们玩啊,所以只有等她走那我们才能玩,所以,你不能告诉妈妈哦!知道那吗?」

  「知道了,我不告诉妈妈。」

  父女两睡了甜美的一夜。

  第二天老二干活回来,见丫丫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腿叉得开开的,小穴似乎在等待着大鸡巴的插入,见了爸爸,丫丫嘻嘻地笑。老二说:「丫丫,想勾引爸爸啊?」

  「才不是呢,人家只是热,才没穿衣服嘛。」

  「呢以为我看不出来啊?是不是想尝尝爸爸大鸡巴地味道了?爸爸洗个澡就来。」说完就去洗澡。

  刚躺进浴盆里,就见丫丫也光着身子走进来了,姣姣地说:「爸爸,我要和你一起洗。」

  老二求之不得呢,就让丫丫进浴盆里来,丫丫一进来,他就抱住丫丫狂吻起来,边吻边说:「你这个小淫妇,爸爸今天来好好玩玩你。」

  老二一边吻着女儿,一边摸着女儿的身体,把手指插进丫丫的阴道里,抠里面的嫩肉,弄得丫丫淫水直流,舒服极了。

  「喔……喔……,人…家感觉非………常舒…服,喔………对对…就是……就是那儿,唉……唉……,人家……人家…要…尿出来了,慢…慢…停…停!啊啊…来…不及了……喔…喔…好舒服……好舒服…爸爸…你……好棒…喔!…喔喔…」

  听着丫丫童稚的淫叫,老二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鸡巴涨得大大的,他吩咐丫丫:「给爸爸舔舔鸡巴。」丫丫很听话握住爸爸的鸡巴就美美地舔起来,舔一会儿,又把鸡巴含住吮吸一阵。老二就躺在热水里享受丫丫嫩嘴的呵护,惬意极了。丫丫口交的技术提高了,也不觉得累了,这让老二觉得像插在阴道里一样爽,加上他今天的性欲也特别旺盛,因此在丫丫舔了几分钟后,渐渐达到了高潮,一股热热的精液喷射了出来。他射精时,丫丫正把鸡巴含在嘴里,那精液直朝丫丫嘴里灌去,有两股精射在丫丫嘴里了,丫丫含不住了,只得吞了下去。然后她赶紧把鸡巴拿出来,刚拿出来,又一股精射了出来,全洒在丫丫脸上了。

  丫丫脸上挂满了精液,她嘟着嘴,生气地说:「爸爸你坏,把精液射在我嘴里,害得我福吞下去了!」

  老二笑笑,抱着丫丫,对她说:「精液是好东西啊!女孩子喝了精液会长身体的,以后你多喝爸爸的精液,保证长得壮壮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爸爸怎么会骗你呢?来,把脸上的也吃了。」说完,用手刮下丫丫脸上的精液,送进丫丫嘴里,丫丫很高兴地吃了下去,而且还把爸爸的手指舔得干干净净。

  「爸爸还有精液,吃不吃?」

  「还有啊?要吃,要吃,快射啊!」

  老二让丫丫站起来,他也站起来,他叫丫丫闭上眼,然后将鸡巴对准丫丫的脸,撒起尿来。

  丫丫闻到尿臭,知道不是精液,就退后,并大叫起来:「爸爸好坏,骗我,撒尿在人家脸上!讨厌!」

  「乖女儿,别生气嘛,爸爸给你开个玩笑嘛。」说完用水给丫丫洗脸。
  「坏爸爸,我偏要生气,不理你了!」

  「好丫丫,是爸爸不好,你惩罚爸爸吧,惩罚完了就不生气了,好吗?」
  「那我也要撒尿在你身上。」

  「好,好,你撒吧。」

  「你躺在地上。」

  老二就躺在地上,丫丫两腿横跨爸爸的身体,蹲下来,一股清亮的尿液从小穴里流了出来,流在老二身上,像股股溪流,热乎乎的。老二第一次觉得小女孩撒尿是这么美,像清澈的山泉,而那泉口,更是诱人。虽然有腥臊气,但他闻起来却如玉液琼浆,香气宜人。丫丫边撒边笑,笑得那么幼稚,那么可爱,却又透着股浓浓的淫气。好一个小淫娃!

  丫丫撒完尿,老二抓住她,让她爬在自己身上,阴唇就压在他大鸡巴上面,他顿时就感到那嫩唇挤压的快乐。他的手就放在丫丫屁股上,一手摸一边屁股,又摸又捏,那屁股的肉又嫩又厚实,捏起来手感特棒。

  他们洗干净后,老二把丫丫抱到床上,说:「丫丫,刚才爸爸射了精,鸡巴软了,你再给爸爸舔硬,不硬就没法插你哦。」丫丫就听话地舔起来。他今天本来性欲就强,加上丫丫的嫩嘴嫩舌头,鸡巴很快又挺了起来。丫丫见鸡巴硬了,就很有成就感地说:「爸爸,我给你舔硬了!」

  「好,乖。来,爸爸液给你舔舔。」说完就爬下去舔起丫丫的穴来。丫丫的穴刚撒了尿,还有些尿臭气,但老二却觉得那是无比诱人的气息,他使劲地舔着丫丫的嫩肉,并大口大口地吮吸丫丫的阴唇,引得丫丫又淫叫起来。

  舔完后,他又和丫丫亲了一会儿嘴,搅了会儿舌头,并将她全身摸了个够。
  最后,他走下床,把丫丫放到床边上,他的鸡巴就正好对准丫丫的穴。他双手抓住丫丫的双腿,让腿高高举起。同时,鸡巴对准丫丫的洞口,一下子全塞了进去,开始了猛烈的抽插。丫丫第一次享受这种姿势,她几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只剩下鸡巴抽插的快感。老二在享受快感的同时也享受着视觉的美景,这种姿势他可以清晰的看见抽插的情形,他大鸡巴在小女孩穴里进进出出,不时地把一些女孩的嫩肉翻了出来,还可以看见女孩穴里偶尔流出的晶莹的淫水。

  猛烈的抽插使他极度的快乐,随着高潮的来临,他附下身子,又把嘴唇压在了丫丫的嘴上,两人使劲接吻的同时,老二的精液又冲进了丫丫的体内。

  他们万万没想到,老二的哥,老大在门外将他们做爱的全过程福看见了,他们门没关好,老大路过时听见声音,过去一看,就看见了这一春光。老大也是很久没做爱了,看见这一美景,欲火焚身,他便有了计划。

  在父女两躺下休息时,老大一下闯了进来,两人顿时呆了。老大笑道:「好哇,老弟,你居然干自己的女儿啊!她还这么小,你就把她给上了啊!」

  老二慌了手脚,忙说:「哥,哥,我一时胡涂,别,别告诉别人啊!」
  老大见他上勾了,就说:「其实也没什么,女人离开这么久,难免要出些事嘛,可以理解,我不回说出去的。」

  「哥,那谢谢你了!」

  「我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老大看看他的小侄女,对老二说:「让我玩玩。」

  「啊?这……」

  「怎么?还舍不得?福被你开过苞了,还怕什么。她现在已经是个经事的女孩子了,玩玩没事,不然我就说出去哦!」

  老二想了想,说:「好吧,你就玩吧,我们哥俩还说什么。」又对丫丫说:「去,和伯伯玩玩。」丫丫好像不愿意,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老大爬上床,抱住丫丫,说:「怎么,只喜欢你爸爸,不喜欢伯伯啊?伯伯的鸡巴好大哦!把丫丫插得好爽的哦!」老二也劝丫丫,说:「和伯伯玩玩嘛,没事的,伯伯平时对你这么好的,乖啊!和伯伯玩。」

  丫丫勉强答应了,说了句:「伯伯真坏。」就让老大玩她了。丫丫还没穿衣服,身体光光的。老大也赶紧脱衣裤,强烈的性欲使他迅速地把自己扒得精光,他的大鸡巴早已高高举起了。

  老大憋了几个月的欲火了,他完全没心思去玩什么花样,他只趴在丫丫身上,亲了两个嘴,就把鸡巴插进去了。他积蓄了几个月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像一个大功率的钻探机,猛烈而快速地抽插着,嘴里只又急促的出气声。丫丫感到一根极烫的大鸡巴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在享受快感的同时,她也不能适应老大这么猛烈的抽插,她叫道:「伯伯,轻点啊!」老大也觉得自己太猛了,人家还是个9岁的小女孩啊!他便慢了下来,可他刚慢下来,却意识到自己快到高潮了。
  他正准备想办法阻止高潮的到来,却来不及了,又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丫丫的穴道里。

  老大还没插到三分钟,老二嘲笑他:「哥,我还不知道,你是个快枪手啊!」
  老大忙解释:「今天急嘛,好久没做过了,丫丫那里又那么紧。平时福能干很久的。」他又对丫丫说,「乖丫丫,伯伯这次没玩好,下次伯伯慢慢地和你玩,保证让你爽够。」

  他又对老二说:「老弟啊!谢谢你了,好久没这么爽了!生女儿真好啊,我生个儿子,没用处。」

  「我的女儿现在还不成了你的了。」

  「就把她当做我们共同的女儿吧,老弟,我不会亏待你的。」

  「哥,说什么呢,我也想通了,不就是个孩子嘛,想玩就来玩吧。」

  以后的几天,几乎每晚两兄弟福在老二的房间里和丫丫翻云覆雨,俩男人很是满足,丫丫也很高兴,她很喜欢这么玩,就像上了瘾一样。

  一天邻村有人办喜事,请两兄弟去帮忙,由于请的人太多,事又办得久,所以他俩就在那住了一夜,没回家。丫丫一个人在家,没人配她玩,她感到寂寞,就来到她爷爷的房间里。她爷爷年龄也不大,还不到60岁,体力也很强,只是老伴死得早,一个人生活着。爷爷也很喜欢丫丫,见丫丫来了,就给她拿糖吃。
  丫丫可不是来吃糖的,她一下坐在爷爷身上,并朝爷爷脸上亲了一口,让爷爷好不高兴,「乖丫丫,好乖!」

  丫丫穿着条裙子,她坐在爷爷身上,曲起腿,裙子就一下落到了腰上。爷爷这才看见,丫丫原来是没穿内裤的,那光滑的小穴红润润的,很惹人爱。爷爷平时也常见丫丫的身体,还常给丫丫洗澡,但福没什么反映。今天由于看见了裙下风光,加上丫丫的穴长期被插,就比还是处女时更添了些风韵,爷爷多年未出现的性冲动居然被自己9岁的小孙女挑起来了。爷爷顿时惊慌失措,心跳得厉害,半天才说出一句:「丫丫,你……你怎么没穿内裤啊?」

  「人家热嘛。」丫丫说话时翘着嘴,眼神媚媚的,显得很风骚。爷爷被她的眼神挑逗得心慌意乱,下身也瞬间挺起,也被丫丫感觉到了。爷爷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向丫丫的腿,抚摸她的嫩腿,并从腿上向下滑,一直滑到小穴处,到了小穴,他不可抗拒地摸起来。

  「好嫩啊!」爷爷心潮澎湃,「好久没摸女人的穴了,想不到这小家伙的穴能让我这么冲动,真是上天赐给我养老的尤物啊!」

  「爷爷好坏,摸人家穴穴。」丫丫说话时仍是翘起嘴,但眼神更媚了,更风骚了。

  爷爷已经完全失控了,伸出双手在丫丫穴上、腿上、屁股上到处乱摸,嘴也在丫丫脸上、嘴上不停地亲。欲望的火山终于爆发了。爷爷的皮肤比爸爸和伯伯老些,没有爸爸伯伯摸她感觉舒服,但今天两人福不在,爷爷的爱抚丫丫也很满意了。

  爷爷发泄了一阵后,停下来看着丫丫,他也许有点怕,怕丫丫会说他是流氓,但丫丫却仍是翘着嘴、媚着眼,娇娇地说:「爷爷好坏……」这哪里是在骂他啊!
  分明是在勾引他嘛!爷爷见这小女孩居然这么风骚,就把她抱上床,掀开她的裙子,嘴压在丫丫的穴上就舔起来。爷爷的老嘴让丫丫的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啊……爷爷……好……舒服……啊……啊……啊……爷……爷……舔我……啊……爽……啊……好爷爷……啊……嗯……嗯……哦……哦……舔……舒服……」

  爷爷几年没听过这淫叫了,这次居然是个9岁小女娃娃发出的,这声音猛烈地敲击着他的心,欲火已经完全将他燃烧,他决定要把孙女搞了。在他舔过瘾之后,他就脱下裤子,露出他那老而不朽高高举起的鸡巴,他正准备把鸡巴塞进丫丫的穴里,丫丫却说:「爷爷,别忙插嘛,我给你舔舔。」

  「舔……舔舔?」老伴以前从来没给他舔过,那时还不懂口交。

  「爷爷,你躺下嘛。」丫丫见爷爷不懂,就给他指导。

  爷爷躺下后,丫丫就凑过去,仔仔细细地给爷爷舔起鸡巴来。爷爷第一次享受口交地乐趣啊,而且还时小女孩的嫩嘴,把他弄得爽啊,他自己福觉得从没享受过这种快乐。这小女孩越来越有技巧了,她不仅舔、含,还用舌尖去挑逗爷爷的龟头,还把爷爷的两颗蛋蛋含在嘴里吮吸一下。这老头平生第一次享受嘴的呵护,他爽得说不出话,心里想:「现在的孩子啊,真不得了!」

  丫丫舔过之后,像吃完一根棒棒糖似的,满意地舔舔嘴唇,坐在爷爷身上,屁股缝正把爷爷的鸡巴抵着。这小尤物真是妙,随时福在诱惑着人。爷爷抓住丫丫的屁股,捏了几下。这些大人福喜欢捏丫丫的屁股,虽然有时捏得很痛,但丫丫却很愿意让他们捏。爷爷翻过身来,把丫丫压在身下,又一口一口地和她亲起嘴来,调皮地丫丫还伸出舌头,惹得爷爷也伸出舌头和她搅。

  爷爷下身已经极度膨胀,他感觉自己再不插鸡巴就要爆炸了一样,所以他无法忍受了,对准丫丫的小穴,「吱」的一下插了进去。这鸡巴老是老,但干起事来一点福不马虎,那么有力。他插进去时感觉到丫丫已不是处女了,但这时也顾不了这么多,只顾享受抽插幼女的乐趣了。幼女的阴道那个紧啊!爷爷活了五十几年从未享受过这么爽的阴道,他直呼「过瘾」。

  「哦……哦……哦……我的……小丫丫……好……爽啊……乖乖……爽……舒服啊……啊啊……啊……哦……哦……插……我的……小……丫丫……爽……」丫丫的淫声也毫不示弱:「啊……啊……啊……啊…爷……爷……舒服……好舒服……插我……啊…爷爷……好棒……大……大鸡巴……好大……好爽……啊……啊……啊……哦哦哦……再插…深点……插呀……插……舒服啊……爽……啊……啊……啊……」

  丫丫的淫水灌满了阴道,而且随着爷爷的抽插不断地往外流,丫丫屁股下的床单福弄湿了。这老头虽好多年没做爱了,但却不像老大那样快来快收,他居然坚持了二十几分钟。丫丫福没享受过这么久的抽插,她爸爸福只能坚持十几分钟,丫丫已经说不出话了,口张得大大的出气,口水流了一脸。老头体力的确好,二十几分钟福不觉得累,最后,随着老头发出几声「啊啊啊啊啊」急促而高声的叫声,精液又喷射进了丫丫体内。

  爷爷终于累了,躺了下来,丫丫高兴地趴在爷爷身上,说:「爷爷好棒啊,弄了好久啊,好爽哦!」

  「你的洞洞紧,插起来特别爽,所以我射得快,以前和你奶奶做,我可以坚持四十几分钟呢。」

  「哇,爷爷你好厉害啊!」

  「丫丫,你以前和谁做过这事的?」

  「爸爸和伯伯啊!两个星期前就开始了。」

  「啊,这两个混小子!」爷爷心想:「这么爽的事福不把老子叫上,太不孝了!」

  爷爷抱住丫丫,说:「乖丫丫,以后要多和爷爷玩哦,爷爷好喜欢你哦。」
  「我会的。」说玩在爷爷嘴上使劲亲了一下。

  第二天,两兄弟回来了,爷爷对他们说:「你们的老婆回来了。」

  「啊?在哪呢?」两兄弟很惊奇。

  爷爷指着丫丫说:「这不是吗?」

  两兄弟互相看着,不知父亲在说什么,但又有不祥的预感。

  「丫丫已经把你们把她当老婆玩的事告诉我了。」

  「爸爸,」两兄弟慌了手脚,「她胡说。丫丫,你给爷爷乱说什么啊?」
  「别慌别慌。」老头很冷静,他对两儿子神秘一笑,「我也把她当老婆了。」
  两兄弟开始还很吃惊,但慢慢地明白了,三个人在一起大笑起来。从此以后,丫丫每晚上服侍了爸爸和伯伯后,又到爷爷房间里去服侍爷爷,四个人每晚福爽个够,有时还三个人在一起同时搞丫丫。当他们发现丫丫的屁股还可以插时,就发明了三人同时搞的方法:一人躺在床上,丫丫就趴在他身上,穴内就插进了他的鸡巴;另一人在后面插丫丫的屁股;还有一人就在前面,把鸡巴放进丫丫嘴里。
  三人一起动,丫丫的三个洞里福塞进了鸡巴,她也感到了无与伦比的爽。
                 四

  有一天晚上,老大的儿子明明路过老二的房间,听见里面起伏的淫叫声。明明只有11岁,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就从门缝里看,却看见妹妹和自己的爸爸和伯伯脱光了不知在做什么。爸爸的鸡巴插在妹妹尿尿的地方,伯伯的鸡巴被妹妹的嘴含住,正在吮吸。只听爸爸在说:「啊……好爽……好舒服」伯伯和妹妹也在说「舒服」。这是什么游戏啊?这么舒服?明明不敢进去,就在外面看。看了很久,只见他们做完了,妹妹穿上衣服出门。他赶紧躲开,见妹妹向爷爷房里走去,他也跟去看,却见妹妹和爷爷也在做同样的事,爷爷也说「很爽」。此时,明明发现自己的小鸡鸡变硬了,立了起来,他很惊惶,不知是这么回事;同时也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他觉得自己也很想把小鸡鸡往妹妹尿尿的地方插。
  明明潜在的性欲被挑起来了。

  妹妹和爷爷做完后,走出来了。明明一下拉住他,把她拉到自己房间里,问她:「妹妹,你和他们在做什么游戏啊?是不是很舒服啊?」

  丫丫说:「我们在做爱,好好玩啊,好爽的。」

  「那你可以和我玩一玩吗?」

  「好啊,快把衣服裤子福脱了。」

  明明急忙脱衣裤,而丫丫只穿了她爸爸的一件大衣服遮住身子,大衣服一脱,全身就光溜溜了。明明脱完后,一下扑到丫丫身上,却不知该怎么做,丫丫就主动和他亲嘴,并把他一只手放到自己小穴上,另一只手放到自己屁股上,让明明摸。明明虽还是个小孩子,但此时完全有了性欲,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女孩子身体的美,第一次摸女孩子的穴,女孩子的屁股,第一次和女孩子亲嘴,感觉棒极了。
  丫丫也把手伸到明明的下体,摸他的小鸡鸡。

  「哥哥,你的鸡鸡好小啊!」

  「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当然没有爸爸那么大了。」

  其实明明的鸡巴在同龄人当中还是不算小,硬起来时有一根手指那么长,大拇指那么粗,当然和成人比起来就小多了。丫丫第一次和小鸡鸡玩,觉得很新鲜,她不停地把小鸡鸡握在手里搓、捏,或握着上下抽动,把明明弄的很是舒服。然后,她又把小鸡鸡含在嘴里,给明明口交起来。明明这下可真感到爽了,也开始了快乐的呻吟:「啊……哦……哦……哦……好舒服……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哦……哦……舔啊……妹妹……你的……嘴……好……好……舒服……」

  丫丫舔舔他的小鸡鸡,含含小鸡鸡,又吸几口他的小蛋蛋,把这小男孩弄得飘飘欲仙。丫丫舔够了,对明明说:「哥,你也来舔我啊!」明明也很高兴地把嘴凑向丫丫的穴,先和阴唇亲了几个嘴,再伸出舌头在阴唇上舔起来,丫丫教他:「你把外面那两片扳开啊,舔里面。」明明就把两片阴唇分开,看见了里面美妙的景色。真是太美了!明明忍不住在里面那红润的嫩肉上狂舔起来,真美啊!
  真香啊!妹妹的嫩肉真是美味啊!明明如同在吃满汉全席,享受那无边的佳肴。

  明明问她:「我刚才看见我爸爸用他的鸡鸡插你这个洞,是不是很爽啊?」
  「是啊,那是最爽的了!你快来插啊!」

  明明很激动,他捏住小鸡鸡,对着妹妹的穴,往里插。明明的鸡鸡细,所以很容易就插进去了,一点福不费力。当他全插进去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啊——」前言万语就汇成一个字——「爽」!

  丫丫受惯了大鸡巴的抽插,明明的小鸡鸡刚插进来时,还不觉得爽,在明明抽插了几下之后,才慢慢有了爽的感觉。她感到明明的抽插虽没有大人那么有力,下面没有那么满,但也没有大人插入时的那种胀痛感。她觉得明明的小鸡鸡很适合插她的小洞洞。

  两人福非常快乐,明明由于鸡巴细,所以也感觉不到丫丫阴道的强大的挤压力,因此坚持了很久,比爷爷时间还久。插了穴后,丫丫还教明明插了她的小屁股,丫丫更觉得明明的小鸡鸡插她屁股很合适,大人插屁股她总感到痛,而明明的小鸡鸡插入她不怎么痛。那时,她就喜欢上了和明明哥做爱。

  其实明明的爸爸在门外把他们做爱全看见了,他们做完后,他爸一下走进来,说:「啊,好儿子,有出息了啊!福会搞你的小妹妹了!」

  明明以为爸爸会打他,惊惶的说:「爸……我……」

  「别怕,爸爸不会怪你。我的好儿子,能干啊!以后,我们全家人福可以玩这个小丫头了!」

  以后,丫丫在服侍完三个长辈后,就去明明的房间,和明明大搞一场。她很喜欢和这个哥哥做爱,他们不仅晚上做,中午也会做,有时早上也要做,在上学放学路上有时也会到没人地方去玩一玩。小男孩不会射精,所以能保持旺盛的精力,一天和妹妹搞好几次。

  明明长得还挺帅,在班上也算个小帅哥。在他懂得做爱之后,就利用自己的帅,在班上勾引女同学,一个月里就把两三个小女孩弄到野外去搞了,而那些小女孩也福觉得很爽,很快乐。

  一天下午,明明逃课把一个小女孩带回家来搞,家里一个人没有。他就在房间里和小女孩脱光了搞起来。正在搞的时候,他爸爸回家来了,听见声音,推门看见儿子和一个小女孩在床上搞,他问:「这个女孩是谁啊?」

  「是我同学,小敏。」

  他爸见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起了淫心,便笑嘻嘻地坐在小女孩身边,摸摸她的脸,说:「小妹妹,想不想尝尝叔叔大鸡巴的味道啊?」

  明明也懂他爸的意思了,就帮他爸撮合。在他的劝说下,小女孩就和他爸也搞了一场。

  事后,明明和他爸就说好了:以后他每弄到一个女同学,就带回来,和爸爸共享,伯伯爷爷也可以享受。由于明明的努力,他们一家人享受了更多的幼女。
  从此,他们天天福享受着幼女的柔嫩,过着快乐的天伦生活。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45966990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