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5877字

  「啊…不行啦……他等一下就要回来了……喔……被他看到便不好了!……呀……不要舔那里啦…那里……好污浊啊!好痒呀!不……不呀……!」在这个不足四十呎的房间里,转来一男一女急速的呻吟声。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跪在沙发前,双眼紧闭神经显得痛苦难堪不安,就像正忍受着什么似的,她一手扶着沙发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不断的想推开那个已欲火高涨而粘着她下身不放的青年。

  「……丽……丽嫂…不用…不用怕喔!……小杰他……他不会……那么早……回来的……我们爽一爽吧!很…很过瘾呀!哗!没摸过这么白,这么滑的啊!」
  「呀!……不…明仔!咪咁啦!……不好喔!我…我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看喔!放开我啦!喔!」

  「丽嫂……我正好喜欢像你那样成熟的女人啊!来吧!都咁大个人啰!怕什么丑呀!我会好好的服侍你啊!唔!又大又白,真的忍死人呀!」

  丽嫂是一个单亲母亲,丈夫在几年前因心脏病突然去世,只遗下当时只有几岁的儿子阿杰和小许金钱,当然这小许的金钱是不能足够两口子的生活,是以他们只好租住在一个残旧而细小的单位。而丽嫂只好在家里找些手作来做。今年小杰已十五岁了,每天上午上学,下午一时便回来。阿明十八岁是运输工人,他每天都需到丽嫂家处交收手作。因此阿明便和她两母子熟念起来。

  丽嫂是一个成熟的三十多岁女人,虽然已过花样年华,但样貌还有几分姿悉,一头长发至肩膀,更添女人味,而她更拥有一个成熟而丰满的诱人身段。雪白的皮肤,丰盛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再加上圆浑的臀部,都突显了她的成熟韵味。你可想象她穿上窄身背心走路时,胸前那对雪白的奶子一晃一晃的情境,就像两棵成熟的果实快要掉下来了,你说这样的尤物只要是雄性的动物都有着一种冲动,一种想立克与她干过痛快的冲动。她需守寡多年,但没有做出对不起杰仔爸爸的事情来,在另人眼中她绝对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妇人。但由今天起丽嫂会切底的改变,就连她也想不到今天发生的事会把自己从寂寞中解放出来,切切底底的解放出来。

  这天,小杰上学去,丽嫂如常独自在家里做手作,阿明也如常到丽嫂处交收,但今天他与丽嫂竟做出…………

  这一天下午十二时许阿明如常到丽嫂家去交收手作。他一入到屋时便看到丽嫂一身诱人的打扮,她今天穿的是黄色背心,白色的窄身短裙,黑色的丝袜把她双腿衬的毫无瑕疵,踏着一双白色系带式高跟鞋,把她修长的脚趾,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来。她的双肩扭转时,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雪白双峰从她的松胯的上衣隐约可见,一个轻轻的耸肩,双乳又抖动一下,看得阿明的心也想跳出来。当丽嫂转身弯下腰整理交给阿明的货物时,阿明从后看着丽嫂那圆大的美股对着他面前翘起,那双美股只有那窄身短裙遮掩着,随着丽嫂的动作而扭动,看得阿明目定口呆,心里只想掀起丽嫂的短裙拉下内裤一?插入。但他胆子还小,还是从后继续欣赏丽嫂裸裸多恣的体态。

  当完成交收工作,阿明没有实时离开,丽嫂热情地请他坐下喝汽水。她搬过椅子,让阿明坐下,而自己则坐在阿明正前方的沙发上与他聊天,但阿明并没留意丽嫂的说话,双眼只紧钉着丽嫂交迭的两腿。窄身短裙更是缩上,大腿此时更是显露无遗,看官阿明根本更没心情喝汽水,丽嫂跟他说话也听不入耳,眼睛只一直盯着丽嫂性感的身躯,只盼她换腿时可看见她裙底春光。丽嫂当然没有留意阿明那淫秽的目光。不竟她只当阿明是弟弟,没想到一个十八岁的青年会对她那三十多岁的妇人有淫念的冲动,因此她对阿明没有任何界心。

  但,她错了。

  皇天不复苦心人,她终于换腿了,姿势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缓慢而又成熟,使他有充裕的时间可以看清她两腿之间。那黑色丝袜包裹着白色内裤,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诱惑。跟着她双腿平排而坐没有留意阿明正在窥看她,双腿还微微张开,使阿明心跳更是加快,突然阿明一不小心张手上的汽水罐弄返,以至地上全是汽水,阿明立刻起来连声道歉,而丽嫂报以微笑才拿毛巾连忙弯腰俯身抹干地板的汽水。此时她那双雪白而深深的乳沟从松胯背心胸口出现,双腿更是张得更开,体态是那么诱人。深深的乳沟可正明丽嫂拥有的是一对豪乳一对大大的豪乳。
  阿明此时正好从高空俯视丽嫂的胸口,更可看到窄窄的黑色吊带胸围跟本不能张丽嫂的乳房完全掩盖,由于丽嫂所穿的胸围是那么紧迫的,使她胸前的一双大肉更是呼之欲出,除着她抹地时的动作,她胸前的肉球便跟着晃动。看得阿明的一双眼睛像要掉下来似的。此刻他已接近崩溃了,但他心里不断争扎和自摘,丽嫂对他那么好我不能做出对她不敬的事,但另一方面他心里想,丽嫂是一名寡妇,是需要男人来慰藉,今日便由他来干她一个痛快吧!

  我这样做只是帮她解脱生理所需吧了。在阿明心内已找到侵犯丽嫂的借口。就在此时丽嫂抹完地板站起来,由于阿明偷看丽嫂时是站得那么近,以至当丽嫂站起来时使她的丰胸与阿明的胸膛撞过正着。阿明就像全身触电一样,此时他以按耐不住了,双手一伸。便向丽嫂的胸部抓去。他强拥着丽嫂。把她推拥到梳花上……

  突如其来的侵犯,使得丽嫂不知所措,只懂不停地挣扎着,然而她的背心上衣已被卷上心口,黑色的吊带胸围吊带也被扯下至手臂,成熟妇人特有丰满的乳房彻底暴露出来。她不竟已近中年,使得斗大的乳房已有点松弛而下坠,但被胸围成托着还是高耸的、乳头更程黑啡、体香四溢。胸前那对成熟的乳房被未脱下的胸围挤压得无处容身,这样更使得她那对美丽的豪乳不停地动弹,须然已是三十多岁的妇人了,但她那双诱人的肉球还是充满了弹性,斗大的乳头须已有点灰黑但还是那么幼嫩,一眼便看她已为人母了。丽嫂的身体反抗摆动时,胸前的香乳也随着弹跳起来,晃来晃去,看得阿明更是欲火上升,此时阿明一手从后面穿过她的腋下,用力的握住丽嫂的一边乳房。

  阿明的手掌根本无法完全覆盖她的豪乳,雪白而光滑细致的乳房从阿明的指间凸出,嫩大的乳头被阿明的手指挤压得像快要弹出来的提子似的。阿明的手指还不时玩弄挤压丽嫂那已变硬的乳头,至使丽嫂痛苦难堪。至于她的白色窄身短裙早已经被掀至腰部,黑色丝袜也被褪到了成熟而白晢的大腿上,阿明另一手并没有空出来,将丽嫂的内裤向上拉紧使内裤接入丽嫂的股罅间,变得像T- Back内裤一样,雪白而圆大的臀部,看得阿明不停在丽嫂的双股抚摸,还用舌尖来剌激丽嫂的下阴,而丽嫂此时像水蛇般的细腰则是不安的蠕动着,企图摆脱阿明的舌头攻击。他的舌尖不断在她两股间的罅隙舔来舔去。令得她死去活来。
  丽嫂久未被男人碰过的身体,此刻被阿明肆意蹂躏,使她全身像被电击一样,很想推开阿明,但心里感到有一种从未赏过的快感涌上心头。

  「不要呀……不要这样……明仔……我已生过孩子……身体不好看……快放开我啦!……呀……好痒呀……不要这样呀……求求你……!」「丽,丽嫂,你的屁股好靓,又大,又白,又圆,又滑,你放心啦!我会令你快活过神仙啊!」面对着丽嫂诱人的股间,阿明看得头荤眼花,他的脑袋也被冲熏了。

  「不要口不对心了,你老公死了多年,你也很久没给男人踫过啊,那么你也不会在我面前穿得那么性感来勾引我啊!你也是有需要的女人啊!何必还扮矜持啊!来吧!今天便给我这个猛男同你这个贱妇干过痛快吧!哈!哈!」

  「不要呀……不要这样…我不是勾引你……放开我啦!…求求你……呀……给儿子看到便不好了,呀……好痒呀……不要这样呀……求求你……呀…!」
  「哈!给他看到也好,使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原来是那么淫荡,任何一个男人也可抚摸你的一双大奶啊!哈!哈!哈!他回来看见我两在做爱,他或也忍不注来加入战团,他也是人啊!看到一个身材那么丰满的女人在他面前赤裸着,他会不动心吗?对了来个母子乱伦两皇一后也很剌激呀!你说对不对呀?你喜欢被儿子干还是给我干呀!哈!哈!哈!还是给我干个舒舒服服吧!你说好不好,哈!哈!哈!」

  「你这畜兽,快放手啊!呀!不要……不要呀!」

  阿明就像疯了一样,说出一些淫秽的说话来激起丽嫂的性欲。的确丽嫂已不知不觉间兴奋起来了。

  丽嫂这时后悔在阿明面前穿得那么小,她从来没想到明仔是这样的人。会对她说出那么淫秽的说话来。但在她心中又生出莫明的兴奋出来,儿子看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做爱,和自己的儿子做爱这些话使她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自她丈夫去世后,压抑了多年的性欲由燃而生,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来很久没这样兴奋了。
  她不竟也是女人,也是一个需要慰藉的女人啊。

  阿明的肉棒早已经是肿涨不堪,他的两眼也怖满了血丝,不断的用手按住丽嫂肥嫩白皙的臀肉,然后用舌头舔着丽嫂那早已湿粘不堪的神秘森林。

  虽然是隔着黑色缕空的蕾丝小内裤,但是阿明的舌头仍然能感受到丽嫂浓密的阴毛下,那充血的阴阜不断的流出咸腥而暖暖的的淫液,但是对他来说,这淫水却似琼浆玉液一般甘美,而那淫荡的液体也被他边舔边吸的喝了下去。

  「……阿明……我好热……好难受……喔……嗯……不行……」丽嫂呻吟着她想着阿明刚才的说话,小杰回来看见我与阿明那荒谬淫秽的行为那怎么好。
  阿明知道丽嫂此时也已经是欲火难耐了,但他却还是不想把自己的大鸡巴喂给那贱妇享受。于是他用手把那湿透的蕾丝内裤拨到一边,用牙齿轻咬丽嫂的阴唇,再用舌头伸进灼热粘稠的阴道中,企图找寻阴核的敏感点,同时也用力的吸吮,他要使丽嫂难受到极点。

  「呀!明…明仔,你…你在做什么呀!呀!…我好痕………好辛苦呀!喔!」
  阿明只管用舌头挤入她的屁眼后,玩弄着丽嫂的最敏感的地方,丽嫂感到一阵刺痒从直肠壁上传遍全身,浑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阴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爱液从阴门流了来……

  丽嫂高高地撅着屁股,就像一只母狗般,让阿明也让自己享受着快乐。肛门里的刺激一阵阵的传来。

  而丽嫂则已经陷入崩溃的状态,生理上很久未赏得到慰藉的她一把扯下已被脱掉一半的胸围,将手按在胸部,不断的搓揉自己乳房,她不但将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明仔面前,还做出淫秽而挑逗的动作来刺激明仔。看得阿明口水直流,突然阿明双手张丽嫂用力一扳一推,丽嫂背向梳花直倒下去,阿明直扑上前,张丽嫂的内裤扯向大腿沟,双手捉着丽嫂的双腿,抬至高高并分得开开,以致丽嫂只得用上身支撑身体,此刻丽嫂最神秘最迷人的地方显现在阿明的眼前,看得他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不…明仔。不要看啊!……我已生过孩子……那里没什么好看啊……不要……很污浊的……不要……求求你……!」丽羞耻地哀求阿明。

  但阿明并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他双手张丽嫂因兴奋而奋涨的两片阴唇擘开,女性最神秘最感耻辱的秘洞完全不设防地一览无为显现阿明的眼前,红红的肉洞还是那么鲜红,漆漆的分泌物如泉水般不断涌出来,他立刻低头伸出舌头向丽嫂的仙人洞进攻,只见他的舌头不断在洞口上下吸吮,这使丽嫂不停地呻吟,令她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死去活来。她的双手还不由自主地搓揉自己的双乳,口里喃喃地呻吟着仿佛她已默许明仔对她口交的做法,她也享受着明仔的舌头为她带来一浪接一浪的快慰,之前的羞辱也抛诸脑后,她心里只想到明仔他的舌头功夫真行。
  每一吸一啜都能独及丽嫂的痒处。想不到年纪轻轻的他会有那丰富的性经验,内心也其待着明仔进一步的攻势。她的阴道内也不断分泌一些潻液来,这使得阿明的口水、潻液和已湿乱的阴毛浑作一团,还发出因吸啜而发出的吱吱声响。
  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人在不停的晃动,灯光映在墙上的两个影子也忽明忽暗的闪动着。整个房间充满了诡异淫蘼的气息……而房里却春意盎然,水乳交融。他俩沉迷于男女身体的慰藉之中,身外的事物彷佛都已毫不重要,什么道德、伦理、廉耻统统抛诸脑后,天地间只剩下赤裸裸的性爱。

  然而这一切已被杰仔全看在眼内,由一开始他已窥看到一切,他看到母亲被阿明强拥着时心感到害怕,他未曾想到阿明会对他母亲侵犯起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阿明上下其手地蹂躏着,而什么都不能做。他想冲入房推开阿明,但看到母亲裸露的身体和反抗而无助的诱人体态时,内心里突然兴奋起来,因此他只是站在门外窥看着。

  「不!不能,不能这样!我们这样已经太过分。千万千万不能插进去!你要是想发泄,我给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我的嘴给你吸出来。好吗?」

  阿明仍然不依不饶地纠缠:这时,阿明把舌头由丽嫂的阴道内伸出来,但并没有离开丽嫂的身躯,只是头部向上继续移动直到丽嫂的双乳才停下,阿明一手抓紧丽嫂一边乳房,使得斗大的乳头更加突出,就像一颗熟透的提子等待别人来采摘品尝,阿明一口便咬下,张整颗乳头含在嘴里吸吮,像婴儿般吸吮母亲的奶乳般。阿明的另一只手并没有空闲出来,已伸向丽嫂的下体再把食指和中指插入丽嫂的阴道,丽嫂阴部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双腿分开任由阿明的手指在她的下阴搜挖,自己也用手揉捏自己的另一边乳房。男痴女荡这情景极尽香艳淫秽。
  两根手指塞满了丽嫂的阴道,一起任意抠摸,丽嫂只觉得阴户内涨痛难忍,浑身无力,一动也不能动,右手仍然机械地揉搓着斗大的乳房。

  「啊!好孩子!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很久未赏到啊!丽嫂是你的啊!明仔!啊!呀!」丽嫂喃喃地道突然,丽嫂呼吸越来越急促,阿明两根手指在阴道内猛然向耻骨处一抠,这是女性阴内最敏感的地方。

  「来了!来了!……」一股电流从阴道直上子宫,丽嫂多年未赏到的高潮来了。她全身抽搐痉脔地大喊:「啊!泄了!泄了!……」

  「啊……啊……动啊!不!不要……不要碰这里?我会受不了…受不了……我求求你!快停呀!快停呀!呀……呀……呀!」阿明不但没有停下反之动作还加快,双指在丽嫂阴道内不停地抓抠,这使丽嫂全身一阵痉挛,双腿猛的并拢,把阿明的手指被紧紧箍在她阴道内,感觉到阴道内壁连续十多下有节奏的收缩。丽嫂此时已达到人生的性高潮了。阴道内的分泌更是不断涌出,使阿明整只手掌都沾满黏液,梳花也湿了一大片。

  「是不是好爽呀!丽嫂!」阿明得意地说「来吧!不要忍啊!男人忍得多会伤身的,现在轮到丽嫂帮你了,明仔我用口帮你吸吧!」丽嫂满足地说阿明躺下梳花丽嫂转身过来蹲着面对阿明的下体,她拉起裙子,抬起屁股,就像母狗般蹲跪着,将内裤和丝袜全部脱下,将它丢在地上。她将两腿张开,将她的湿淋淋的阴部暴露在阿明面前。这便仍成九六式了。

  丽嫂做了一个深呼吸,她的手伸向阿明的下体,拉下他牛仔裤上的拉炼,将手伸了进去。丽嫂张大了眼睛吃了一惊,他的家伙真是巨大呀!她将他的阳具拉出来,丽嫂忍不住凝视着它,阿明的阳具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几乎有一只脚掌长,几乎像自己的手腕一样粗。

  她开始靠近那根早已硬透而布满血管的阳具。她可以感受到根肉棒惊人的重量。血脉贲张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动。丽嫂开始,将他的巨棒吞入口中品尝。
  她嘴中含着粗大的阳具仍然忍不住发出了呻吟,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阿明此时将舌头深入丽嫂的屄中,尝着她流出的淫液。同时,他的双手也伸向丽嫂的双乳,搓柔起来。丽嫂心中的一部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要是小杰回来,被他看到那怎么办呢!但另一部份却十分的兴奋。性欲高涨的她已不理会那么多了。只想到明仔带给她久未感到的快感。

  小杰看着,对母亲这么努力的用嘴去取悦阿明感到很可怕。他无法了解妈妈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的事来。在他心目中母亲是那么贤淑,但眼前的母亲却是放荡淫荡的。他只知道妈妈让阿明将他的东西放进她的嘴里……不……不只是如此,母亲不是「让」它放进去,她是主动的在吸吮,好像十分美味似的。

  他发现自己忍不住在看着妈妈丰满的胸部。他心里产生了罪恶感,但他从没有看过这么大、这么美的乳房。瞬间,他没想到那是他妈妈,而是一个美丽的波霸。他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只有在四级片中才看到的情景现在都在眼前出现,是那么真实,那么香艳淫秽,何况女主角竟是自己的母亲。这使他的下体开始勃起,他虽然不是对性全然不知,但却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而且竟然是他的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他的面前口交。

  他的心里虽然感到十分的害怕,身体却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热起来。这一切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强烈的刺激了。看着看着也不由自主眼睁睁地看着母亲那对像海绵般荡漾的豪乳手淫起来了。他心里还幻想自己是阿明,双手不停搓揉母亲丰满的双乳,窥看母亲的阴穴,母亲欣然地为他口交。这一切一切都在小杰脑海里浮现出来。

  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将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咙,就像她为已死去的丈丈作过那样。她的喉咙上下套弄着,当肉棒全根深入时,她用喉咙的根部压它的龟头,当肉棒退出时,她用舌头舔着它的马眼。一手还不时抚弄着明仔的阴囊。

  「啊……啊……啊!」阿明说:「好爽!好爽啊!你那贱妇真利害!你真是会吹男人的鸡巴啊!」

  丽嫂的嘴离开阿明的阳具时,口水从龟头上还牵了一条丝。她不发一语的立刻拥抱着阿明。

  她要需要享受着新一轮的刺激,轻轻地发出满意的呻吟!此时的她已被从肉体深处所涌出来的官能火焰支配着。突然,她一声「哎约」身子往前一冲,只觉得身子中骚痒已久的部位被阿明硬硬的阳具从后狠狠的冲击填满。早已湿透的阴道内每一吋空间已被荡热的阴茎充实,阿明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内来回抽动。
  「啊……啊……明仔……明仔呀!……」顿时,阵阵的爽快从下身传来,她还挺动着下体来迎合着阿明的阳具。丽嫂真正的开始享受和阿明的做爱了。他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

  「用力……明仔……用力干我。」丽嫂对着阿明淫叫着。

  「啊……啊……喔……快些……快些……快些插入来……啊!」

  丽嫂兴奋的抬头看着阿明的鸡巴在自己的淫屄中进进出出,禁忌的快感,让她无法自拔。

  「大力一点!插入些呀!入些呀!好舒服呀!明仔你好劲呀!干得我好舒呀!
  快些!再快些!明仔丽嫂是你的!丽嫂锡晒你!啊!啊!啊!「扭动熟透裸体的丽嫂似乎在高潮的边缘了!阿明每一下的冲击,都为丽嫂带来无限快感。
  他两已失控般,一个是血气方刚十来岁的青年,一个正值狼虎之年极需慰藉的寡妇。两人赤裸裸的躯体不断接触,不停地摩擦,没有一刻是分间的,丽嫂双腿分得开开,并命地迎合阿明每一下为她带来的快感,阿明腰部更是机械般狠狠地前后抽动,享受着阴茎与阴道因摩擦的冲击,每一下的抽插都发出潺潺声响,就像有电流吸着他两的身躯一样,就像两只没有理性的野兽一样,不理会有没有人会看到或听到他们的淫声浪语。只疯狂地做爱。

  阴核及阴道又痛又刺激的阵阵快感,使她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像一只发疯的母兽狂乱的吼叫:「泄……泄……明仔我不得啦!我受不了!受不了!」
  上下左右不住乱晃的两只丰乳,仿似在哀求明仔不要停下来,继续满足那淫贱妇人,继续给她给插过痛快。

  丽嫂知道这是紧要关头,她直起上身,合起自己的双腿,两脚并的拢拢的,将阿明坚硬的年轻阴茎紧紧地夹住。使得阿明也达到高潮了。

  丽嫂的双腿猛然拢住阿明的下身,两臂紧紧搂他的背部,指甲掐入皮肉,全身痉挛着发出一阵悲鸣。阿明大吼一声,一股热流喷射到丽嫂阴道深处,两人同时达到性高潮。

  「啊……天啊……」阿明呻吟道:「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射进来……明仔……射进来…好孩子!」丽嫂淫叫道:「把你的精液全都射进来呀。」

  小杰在门外看着两人在激烈做爱,自己也达到难以忍受的地步,裤内已湿了一大片了。

  阿明紧绷的屁股瞬间抽搐起来,向上在丽嫂体内喷洒热热的精液!丽嫂感到一股暖流涌上自己的体内。「啊!……」的一声尖叫,丽嫂达到了她有生以来所享受到的一个最大的高潮!

  射完了精,阿明软软的伏在她白皙的身上,由于刚才的刺激太大,两人都大声地喘息。

  射精后的阿明瘫软下来,翻到一旁,软缩的阴茎粘满了丽嫂内分泌的粘液。
  而丽嫂的下体像是一个重灾区秽物、阴毛乱成一团,她的双腿仍然分开像还没有满足似的,是的多年没有与男人做爱的她,脑海里只希望有男人来继续干她,不管是什么人。她躺了下来,双眼紧闭着刚才的剌激,用自己的手指插入下体自慰着。

  一会阿明突然赶快地穿上衣服。小杰立即走入厕所避开和换掉裤子,不久便听到开门及关门声,这时小杰才走出厅外。

  他推开虚掩的门,只见母亲躺了下来,双腿张开,还用手指插入自己的下体自慰着。嘴巴微微张开嘴唇旁还有白白的痕迹。由于经历了刚才那样的事情,衣服似乎已经是多余的东西了。裸露着成熟的身体。一会母亲像若无其事地穿上衣服,小杰也扮作刚刚回来的样子。

  自此,阿明每天便趁着丽嫂早上独自在家的时候便上来与她交欢,而丽嫂也欣然每天等候明仔来与她性交,不竟她也需要男人来慰藉的。有时阿明什至会带来他的好友阿山来与他一起分享丽嫂这个性奴,而丽嫂并不介意同时为两人服务性交,还很享受同时被两人轮着干所带来的刺激,阿明不停在她的痒穴猛烈地抽插,她的嘴含着阿山的阴茎也不断在套弄,这样淫乱的三文治情景,更能为饥渴的她带来更新的刺激更大的慰藉更难以想象的高潮。然而,她的儿子小杰,每天下课后便赶快回家,窥看母亲与阿明和阿山的荒诞行为。每当夜里时份,母亲与阿明和阿山的做爱的情景便一幕一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难以入睡,需幻想与母亲做爱来手淫才能入睡。

  直到一天,小杰在门外偷窥母亲与阿明再次交欢,看着母亲全身已被脱光,衣服、内裤全掉在地上,只净两条吊带都被扯至手臂的胸围,阿明躺在床上,双手?着母亲雪白的臀部,而母亲双腿跨过阿明的头部蹲跪着,身体成四十五度角向后倾斜,双手向后支撑着身体,这使她的下阴完全暴露在阿明的面前,但见母亲下身不停前后摆动,使她的下体与阿明的嘴面不断地摸擦着,阿明双手也紧握丽嫂的双股不停地配合母亲的动作而摆动。还听到发出潺潺的吸吮声,丽嫂还扭动着蛇一般的纤腰,一双豪乳不停地向天一下一下旦跳着,她的一手不时举起抚弄自己的一双豪乳,口里还发出叫人血脉沸腾的呻吟声。

  除着呻吟声加快,母亲的动作也除之加促,长发披面的她,全身被汗水沾湿,双乳像两颗水球般不能控制地上下乱跳着,此刻的母亲就像一只野马般飞驰。单是看着母亲那魔鬼般的动作,已看得小杰张口结舌,他为了想看清楚一些,便张门推大一点,但因推门的力度大了一点,使门向内大开,丽嫂和阿明突然一呆,小杰也呆注了。

  但此时丽嫂并没有停下来只是急呼:「杰仔,快……快……出去。快出去不要看呀!喔!喔!喔!」

  但小杰不但没有走开,还呆呆地看着母亲诱人的身躯在他面前淫秽地摆动着。
  丽嫂一方面惊愕儿子在看着她那淫荡的行为,但另一方面她很享受阿明为她口交所带来的快感,她只觉一阵阵的快慰从阿明的舌尖一直传上身体每一部份,就像电流走遍全身,使她动作来得更加激烈,呻吟声更急速更大声,在这时候她只顾满足自己生理的需要,顾不了小杰是否正看着她了。也顾不了什么尊严了。
  她无法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因阿明双手也紧紧抓着她的臀部,因此她只有在儿子面前继续加快扭动自己的身躯为求快快得到高潮。

  「不,不要走开,杰仔看看明哥今日怎样丢够你的淫贱母亲啊!哈!哈!哈!」
  阿明看到杰仔更是兴奋莫明地说「喔!喔!不得啦!不得啦!要泄!泄啦!」
  丽嫂说着一股阴精从她的阴道内射出,正正射着阿明的面上。就这样,丽嫂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得到高潮。但她感到很侮辱很羞耻。自己竟当着儿子面前泄出高潮来,给儿子看到自己的淫相她感到极难为。正当她想快快站起来拾回衣服时。
  阿明立即转过丽嫂身后,紧捉住丽嫂的一双小腿,使丽嫂的臀部朝向小杰,然后阿明双手用力一分,使丽嫂的下身形成一个大皆M字形,她的下体立即表露无遗地程现小杰的眼前。望着母亲圆润白嫩的屁股,零乱的阴毛,还有两腿中间的罅隙还流出刚才的阴精,使他不禁感到目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下阴,而且是那么接近,对方还是自己的母亲。

  「那么快便想走,你刚才不是很过瘾吗!我刚才搅得你那么兴奋,现在都应该轮到你给我爽爽啊!」

  「你痴线吗?不要!不要当着我儿子的面前搅啊!改天吧!改天我给你搅,好吗?」丽嫂哀求着说「哈!怕什么,杰仔都那么大个仔了。给他看看你是那么淫荡都好啊!来吧!杰仔!看过没有?过来看看你母亲的淫穴啊!哈!哈!好正的!哈!哈!看看我搅得你母亲几爽呀!」阿明得意地说着淫秽的说话,这使得小杰更是兴奋。「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他是我的儿子,不可这样的!不要当着杰仔的面前搅啊!求求你啊!」丽嫂一边哀求着,一边反抗,她一手拼命地推开阿明抓着她小腿的手,一手掩着她自觉羞耻的地方。但她愈是反抗,阿明愈是兴奋,他张丽嫂的双腿擘得更开更大。这样的情景,小杰也按捺不住走入房内,走近母亲处。

  「母亲,对不起,你那里实在太美了,我真的很想看看啊!」

  「听到没有,你的乖仔也很想看啊!就给他看过够吧!哈!哈!来来来!嗅嗅你母亲的西是什么味道啊!哈!哈!」

  面对明仔的侮辱,此时丽嫂内心难受极了,但另一方面又有莫明的兴奋涌上心头。而阿明更用双臂压着丽嫂的双腿,以至他能空出双手来做其它的事情,他双手伸向丽嫂的阴唇用手指一擘,两边的阴唇张得开开,红红的肉洞看在丽嫂儿子的眼里。小杰愈走愈近,头部更伸到丽嫂下阴子呎之间,看得极为入神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小杰!不要!不要看啊!」丽嫂哭求着「他喜欢看便给他看过够吧!」
  「嘿!小杰看够没有,说给你听吧!我常常搅你母亲啊!她果真是一个淫妇啊!每天都要我来慰藉她,没有男人她不行呀!她无论什么花式她也懂得做啊!
  还有她最喜欢让我去舔她的阴户,今天不如由小杰你来为帮她舔吧?丽嫂你说好不好!哈!哈!「阿明不知兼耻地说。

  「你这畜兽不要再说了,快放开我啊!求求你!」丽嫂继续哭求着。但她跟本无力扳抗。

  「哈!丽嫂你已前不是这样的啊!不是来者不拒的啊!你看你的儿子看得那么入神!嘿……杰仔,到这来。舔你$ 淫屄。你不懂,我来教你啊!」

  丽嫂听到这句话后,全身就像独电一般。心里想着:杰仔不要,不要这样做,我是你的母亲啊。我们这样是在乱伦啊!但另一面在想:杰仔已那么大了,被他干会是什么感觉?乱伦的知味又是怎样的,与自己的儿子做爱会不会更刺激,来吧!杰仔,母亲是你的。丽嫂一方面内心在挣扎着,但一方面其待着儿子的行动。
  小杰在母亲雪白的双腿之间目不转睛地浏览,他已忍受不了,在他面前的已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一个女人,一个赤裸裸的女人,在等待他的慰藉,欲念已冲分了他的脑袋了。他慢慢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妈妈的小屄。「嗯……啊……」慢慢丽嫂也发出了呻吟声,她并不是装的。儿子的舌头在她的阴蒂和她的屄中来回舔着。令她痕痒不堪死去活来。

  (他真行……)丽嫂忍不住这么想,小杰一定早就做过这种事了。

  阿明看到那两母子的情景自己也忍不住了。他拉出自己的阳具,移动到丽嫂的身旁。丽嫂自动的开始为明仔口交。她舔着、含着。现在她十五岁的儿子正在舔着她的下体。她嘴中含着粗大的阳具仍然忍不住发出了呻吟,下体传来阵阵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她想也未曾想过会与儿子发生这种事情来,这样更为她带来新一轮的刺激。这荒唐的情况使阿明爆出了笑声。小杰将舌头慢慢深入母亲的屄中,尝着她开始流出的淫液。同时,他主动的将手伸向妈妈的双乳,开始搓柔起来。小杰心中的一部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另一部份却十分的兴奋。
  (喔……小杰,你在做什么?)

  丽嫂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这时她自己用双手将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让自己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

  「啊……啊……」  强烈的刺激很快的让丽嫂越来越火热。她听到明仔的笑声,丽嫂惊讶的发现自己反而更兴奋。

  一想到这,丽嫂感到好像一股强烈的电流传过身体。她将双腿放下,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动,响应着杰仔的舌头。她低头看着杰仔,看着儿子的脸上沾满着自己的淫液。虽然她停止为明仔口交,但明仔并不介意,他看着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画面,兴奋的自己手淫起来。

  接着丽嫂已没有反抗的意思了,他们三人换了姿势,丽嫂坐起身子,双腿依然分得开开,阿明与杰仔一人坐着丽嫂一边一手揽着她,另一手抚摸丽嫂的下体。
  而他两的头部便伸到丽嫂胸部,面对着那对令人疾息的巨乳。阿明首先伸出舌头在丽嫂的乳尖舔来舔去,像品尝美味的雪糕一样。丽嫂此时只紧闭双眼享受着乳头被戏弄所带来的刺激。杰仔面对那么大的豪乳,更是一口便含在嘴里吸吮,使得丽嫂啡黑的乳头因兴奋而变硬。他们一人一边就像两个婴儿吸吮母乳一样。
  当然此情景极尽淫秽啊!

  「呀!好舒服呀!呀!你们真行呀!呀!」丽嫂忘我地呻吟着。使阿明和杰仔停下来抬头看看她的淫相。

  「小杰,你看,你的母亲正兴奋紧呀!现在应到她吹我们的鸡巴了吧!你想不想她也吹你的鸡巴了吧!」

  「她不是很淫荡吗?你为什么不让她也吹吹你的鸡巴呢?」

  阿明从后面将双手穿过丽嫂的腋下,用力的握住她的双乳。阿明的大手根本无法完全覆盖她的乳房,雪白而光滑细致的乳房从阿明的指间凸出。

  「看你妈妈的奶子还真是大吧!一手都榨不哂,小杰想不想再玩玩你母亲的大奶啊!过来饮你母亲的大奶奶啊!哈!哈!」阿明继续说着下流的说话。
  丽嫂此时已任由明仔与儿子淫欲她,只闭上眼睛享受着他们对自己身体玩弄。
  杰仔吞了吞口水,马上有了动作。

  「对……就是这样。舔舔看……吸吸看……就像你在是婴儿那样。」

  小杰将一边的乳房用嘴含着,用手玩着另一边的乳头。一想到阿明和阿山都曾吸过母亲的乳房,他的动作便更激烈。

  丽嫂无助的呻吟着。她真的喜欢这样,让儿子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看着已长大的儿子像孩时吸乳,当然现在的情况实是香艳淫秽。

  过了一会,小杰离开妈妈的胸部。他将裤子的拉炼拉开。  「对,这就对了。让你妈妈吸你的鸡巴」

  小杰将鸡巴拉出来,向妈妈嘴里挺去。「吹我的鸡巴……」被欲望淹没的小杰轻轻的对妈妈说着。

  「嗯……嗯……」

  丽嫂顺着杰仔的动作,张开口将儿子的阳具吞下。小杰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
  这一切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强烈的刺激了。

  握着儿子渐渐粗大的阳具,她感到急切地盼望这个健壮的儿子能充分满足自己的欲望。

  乱伦的快感完全将她的理智吞没了。她心中现在想的只有性和渴望儿子的精液了。她知道这是乱伦、是不对的。但她爱上和儿子亲热的快感了。而且,她抬头看着儿子火热的眼睛,她知道儿子也想干她。

  此时阿明停下手淫,张丽嫂的身体一推,使她跪下,就像母狗般蹲下来,这样她的屁股便朝向明仔,明仔握着硬透的阴茎,对着丽嫂的阴道一插,便张丽嫂的阴道填满,一阵痛楚使她抖动,但她的口不舍得离开儿子的阴茎,继续用口来套弄儿子的阴茎,然而明仔双手按着丽嫂的腰部,他下身便前后来回抽动。一前一后便仍成人肉三文治,杰仔眼见母亲斗大的乳房像吊钟坠下,随着明哥每一下的抽送,乳房便摆动乱晃,他便贪婪地伸手抚摸,还有明哥的阴茎在母亲下阴出出入入,再加上母亲的套弄,使他不能忍受了,不到一分钟,他便要射了。
  「啊……天啊……」小杰呻吟道:「我要射了…我要射在妈妈的嘴里了。」
  丽嫂听后不但没有停下的意思,相反还加快套弄的速度来吸噬,就像要吸尽儿子所射出来的精液。

  「啊……啊……天啊!」杰仔终于将又浓又热的精液射入了他母亲的嘴中。
  这时阿明也停下来,看着那两母子的奇景。

  丽嫂来不及全部吞下,从嘴角流了出来。她仍然用力的吸着,好像要把儿子的精液吸干一样。杰仔奋起余勇在母亲口里又干了几下,把剩下的精液全射入妈妈的嘴中。丽嫂才将儿子萎缩的鸡巴吐出。

  「你们要来干我了吗?谁要来跟我干啊!」

  丽嫂的下体仍然没有满足,她现在只希望有人能来干她,不管是什么人。她躺了下来,张开双腿,一手用手指自己先插入下体自慰着,一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向着明仔和儿子挑逗着。

  「你们现在要干我了吗?明仔你不是很想干我吗?来吧!就在我的儿子面前干我啊!很刺激的呀!来啊!还等什么啊!明仔丽嫂锡哂你呀!」儿子的精液还从嘴角流下,丽嫂不顾兼耻地又要求了一次。这时候明仔也忍受不了丽嫂对他的挑逗开始回应她的说话了,他扑向丽嫂,张她已跌至腰间的胸围也扯掉。瞬促地把阴茎插进丽嫂的阴道内。

  「你要我干你吗!我便在你的儿子面前干你干过够吧!」

  小杰的妈妈躺着,两个大奶子随着床铺的晃动,像海浪似的摇晃,黑色的大奶头坚挺的指向天花板除着晃动的节奏不停地跳动就像快要跳出来似的,她擦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紧紧的抓住,趴在她分得开开的腿内,正在动屁股的阿明双手还不时抚弄她那对大奶和用力捏扣快要跳出来的乳头,她的眼睛闭着,就像期待每一下抽送所带来的无限快慰,不再理会杰仔在不在旁看着,只想有男人来满足她的身体。

  每一次阿明的屁股猛然压向丽嫂腿内时,丽嫂的觜里就发出「嗯……呀……」的呻吟声,伏在她身上的阿明则正上下伏地挺身,而每一动就让床「伊─呀」作响。阿明似是要狠狠地干她一场不给丽嫂有叩息的机会。杰仔的妈妈开始上下左右急遽用力的扭动,嘴巴张的大大的,喉咙发出「嗯……呀……嗯……」的呻吟声,双手用力抓紧阿比的屁股「泄给我吧!」「快泄给我吧!快呀!」她呻吟着说「用力插我的淫屄!明仔!我的好孩子。你好劲呀!大力些!大力些呀!不要停!插深?呀!她的手还引导阿明大力她那对豪乳!我快给你插死啦!!大力吧!我的乖仔呀!时阿明已进入疯狂,口里还说:好!你想我插爆你个西吗?想我爆你对波吗?我今天便干你干过死去活来吧!呀!明仔你好劲呀!我快要死啦!我干得你舒服畅快吗?你真的很正呀!对波摇下摇下对乳头跳下跳下,真的很过瘾,要不要我张?精液射入你口内,还是鼻窿或耳仔窿呀?呀!你真坏呀!我要你射落我块面道,等我慢慢?!」

  看着明哥的阴茎夹在母亲股沟间内一下一下的插进去的兴奋面容,双手任意地在母亲的双乳上抚弄,杰仔心里虽然极有点难受,但也很想继续看着明哥对母亲肆意揉搓。

  在一旁的杰仔已看得欲火难耐了,也扑上母亲身上伸出舌头在母亲不停地上下摇摆的黑色大奶头上吸吮,双手更在母亲赤裸的身体上乱摸,心想明哥干完后,自己也要干干母亲啊!只见丽嫂被两人强压着、扭着,身体每一吋地方也被他们用口用手肆意揉搓。但她只觉无比兴奋,祈望两人能尽情淫欲自己不要停下来。
  阿明和丽嫂两人,用力的扭转翻腾,用力的抽动他们的屁股,直到双方皆达到高潮。

  「好爽啊!杰仔来轮到你干你的母亲了!哈!哈!」

  「来!杰仔!我的乖仔!轮到你来干你的母亲吧!好舒服的!不用怕!像明仔那样做便行啊!」头发零乱的丽嫂,语带挑逗地对杰仔说。瞃目间极尽淫秽。
  身体更摆出诱人的姿态。这使得杰仔不再理会她是不是自己的母亲,是一个荡妇,一个需要男人来满足的淫妇,心里只想着痛痛快快地与眼前的女人干一场。
  突然,她一声「哎约」身子往前一冲,只觉得早以被干得溃不成军的下体又再次被狠狠的冲击填满。她的儿子的阴茎已经插入自己的阴道内并且开始在阴道内慢慢来回抽动。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扭动着身子来配合儿子的动作,这无疑是鼓励了杰仔与她的荒诞行为。

  杰仔只觉一阵阵的火热的感觉从阴茎转上来,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张阳具插入女人的阴道内。想不到母亲的阴道是那么窄,那么火热。心里想原来丢西是那么的过瘾啊!想着想着,动作愈是加快,看着母亲的裸体不停地扭动不断地大声呻吟。使得杰仔更是兴奋落力,频率比明仔还要快得多了。

  顿时,阵阵的爽快再次从下身传来。丽嫂眼里只觉天回旋地转,她不由得前后摆动身子,配合着儿子的攻击,大声地呻吟出来。「喔!喔!好舒服呀!大力点!大力点呀!」

  杰仔见妈妈有那么兴奋的反应,尽情享受的样子也大受鼓舞。他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

  杰仔忍不住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把自己又粗又长的肉棒深深地插进妈妈火热的淫洞里,让性器官的摩擦带给自己和母亲更大的快感。

  「哦……哦,太好了!乖仔,太美了,就这样用力地干妈妈!」丽嫂不住地呻吟,自己则像淫荡的妓女似的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儿子有力的冲击。而阿明则一边看着母子相奸一边向着丽嫂的面前手淫着。

  杰仔的每一次冲击的力度都异乎寻常的大,下身力度灌注,猛烈的撞击带动丽嫂的身体往前冲,震得床子「砰砰」直响,似乎马上就要倒塌了一样,但两人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只知道身体内的欲望需要发泄,只有肉体剧烈的摩擦才能带给他们身心的满足。

  杰仔忘情地狠狠猛干着妈妈的淫穴,一下、一下,每一下都是那么地用力深入。两人已经完全沉迷于肉体交欢所到来的快感中的母子俩继续做激烈的活塞运动。

  「哦,好棒!」儿子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丝毫没有使她感到有什么不快,反而放浪地大声呻吟起来。

  他压在母亲的身上,但是下面的动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下身依然有力地挺动着,拼命地把肉棒往自己的母亲的深处挤。此时,在一边手淫着的阿明也忍受不注了,突然张再次奋涨的阳具塞进正好张大口呻吟的丽嫂口里,阿明并且做着与杰仔同一样的动作,拼命地把肉棒往杰仔的妈妈深喉处塞进去,把丽嫂的口腔填得满满的。但是阿明那巨大肠具突然的插入,使得丽嫂无法适应,喉间发出吱吱声,双手不停地挣扎乱抓,双腿也乱跨,企图摆脱他们两人,双眼也变得通红,就像快要疾息似的。

  阿明不但没有停下的意思,相反他用力捉着丽嫂双手,下身更用力地张阳具挺进丽嫂的深喉处。而杰仔看着母亲痛苦的神情,反觉愈是兴奋,他学着阿明,双手捉着母亲的双腿,下身继续用力地干。看到母亲愈是痛苦挣扎,他愈是兴奋,只因他觉得现在就像与阿明一起强暴着母亲一样。为他带来无比的快感。他两人已蹈入疯狂状态,只想到满足自己的兽欲。无助的丽嫂跟本无力反抗,只由得任人余弄。

  「哦……妈妈,对不起,我停不下来……我……我真的停……停不下来……哦……干……干你……我干死你,妈妈。」杰仔愈是看着母亲痛苦的神情,下身愈是加用力地猛插母亲的肉洞,追求那一阵紧接一阵的快感。

  随着动作的越来越快,突然,他感到彷佛地狱之门打开了一样,一股巨流突然夺框而出,在妈妈的体内猛然爆发,炽热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妈妈抽搐的紧紧收缩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丽嫂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嘴里只能发出嘴唇与阿明的阳具因摩擦而发出的唔唔声。下体紧紧地贴住儿子,身子随着儿子一发一发有力的喷射而剧烈地震动,她的阴户紧紧地吸住儿子的不断喷发欲望火焰的肉棒,在一阵颤抖中自己也痉挛着达到了高潮。

  「哦……插死你!妈妈……哦……妈妈,我射出来好多……妈妈,儿子都射给你了。」杰仔一边叫着,一边用力地挺动下身,把妈妈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阿明此时也要射了,就在丽嫂的口里,直射丽嫂的喉间,射到喉间的深处。
  彷佛射了一个小时一样,杰仔和阿明持续喷射了好长时间,才逐渐安静下来,躺到一旁。他母亲双眼红红,嘴巴微微张开,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嘴唇旁还有白白的痕迹,双腿还是分得开开,下阴被干得一片红肿,两片阴唇微微张开,可看到阴道内不断地收缩放松,这显然是因高潮不断地延续。由于与儿子干得太激烈,使得有很多阴毛脱落,床上到处都是,还有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而阿明须已射完,但他还是走到杰仔母亲的裸体上贪婪地抚摸,然而丽嫂已因兴奋过度而蹈入昏迷了。

  当丽嫂苏醒过来,阿明再次扑向杰仔的母亲继续与丽嫂做爱,丽嫂也欣然地接受。完事便由她儿子补上,如事这两人轮着来与丽嫂交欢有七次之多,一次一次的性交,一次一次的射精,为丽嫂带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天色也变黑了,他们三人足足湖浑了七八小时。使得丽嫂死去活来,最后他们三人全身湿湿黏黏的瘫痪地紧紧搂在一起。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459669901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