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折:公关经理的自白)

  最近生活中出现了一些波折,有点祸不单行的味道。先是一向文雅的丈夫突然野蛮起来,粗暴的强迫我与他口交。最后把那脏东西全射在我嘴里,这都不算,他还揪着我的头发让我把那些脏东西全都吞下肚,婚前我们有过约定,由于我有点洁癖,他绝不强行与我口交,这下倒好,他一反常态的强迫我,事后又推搪说自己可能中邪了,鬼上身了,这样荒唐的理由亏他想得出来。

  他那样粗暴,会阴处都被撕裂了,还要忍着痛来公司上班,谁让我是公关部经理呢。哎不管起身还是走路,下身都会撕裂般的疼痛,都五点半了,员工们全部迫不及待的回家,他们永远不肯多做一分钟,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提升的机会,我还不想回去,先把手边的事情都办完,然后随意找个咖啡厅坐坐再说,我不想给杨观死乞白赖向我认错的机会,至少这几天内我不会原谅他给我造成的伤害,尽管他婚后一直表现很好,但不能成为原谅他的理由。晚点就回家,回家就睡觉,我默默的告诉自己。我整理了一下办公桌的文件,锁好办公室的门,准备去一下洗手间,再到蓝梦咖啡厅坐一坐。

  进了洗手间,刚要坐到马桶上去,下身传来一阵疼痛,都怪该死的杨观,我心中暗骂,却突然发现洗手间的门栓没插上,便要起身去插,洗手间的门却「支呀」一声被推开,吓得我赶紧提起裙子站了起来,门外露出一张男人的脸,一个极度猥琐的男人,一张极为丑陋的脸,是公司的清洁工刘猛,这个靠自己舅舅而走后门进来的猥琐男人,这个一向低眉顺眼的杂役此刻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露出一脸坏笑,这表情我仿佛在哪里见过。

  我心中万分厌恶,这个可恶的家伙,我端起公关部经理的架子,呵斥他道:「没看见有人么,出去!」没想到这个一向胆小脾气小的恐龙却不退反进,挤进了空间狭窄的隔间,并顺手关上了门栓,我被他的大胆举措弄的措手不及,只能机械的说道:「你……你出去,快出去!」这个家伙却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叠彩色照片送到我手里,并阴森森的说:「叶经理,好好看看吧!」

  我接过来一看,又羞又气,天啊,居然是我如厕时的照片,有我大小便时的,也有在更衣间换内衣的照片,更过分的是还有恶意放大我的阴部特写的照片。在这些照片里我的私处一览无余。这一定是他利用清洁卫生之际在各个隐蔽处安装针孔摄像机偷拍下来的。

  我被气的浑身发抖,颤抖着指着刘猛:「卑鄙小人!」「叶经理,你就骂吧,尽情的骂,我忍你很久了,你这个故作清高的臭婆娘。」我算是听出来了,看来他平素里就对我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呢。刘猛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把我向马桶前又逼近了一步。他毕竟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我有些慌张,问道:「你想干什么?」

  他不回答我,只是色眯眯的看着我,打量我的全身上下,我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忽然想起裙子扣没有系上,连忙腾出手来暗暗的系上扣子。「干什么?叶经理你的奶子又大,屁股又翘,连下面都与众不同,格外性感,我只想与我们公司的第一美人儿好好玩一玩……」他恬不知耻的凑向我,我被他嘴里喷出的一股浓重的烟草味呛得难受,大声打断他的梦呓:「你做梦,休想!」「嘿嘿,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我想你的这些美丽写真将会在全公司上下人手一份,而你的裸照和阴部大特写也将在网上广泛流传……」

  我被他的话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后果不堪设想。「无耻下流!」
  我只好发泄着自己的愤怒。「下不下流,要叶经理自己试试才知道啊!」他突然毫无顾忌的扑向我,一双脏手捧住我的下巴,「啧啧,好漂亮的脸蛋!」我的双手按在抽水马桶上,竭力闪躲男人的侵袭。「怎么?真的不合作么?」刘猛突然停住手上的动作,脸色阴沉的问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猥琐丑陋的中年男人,心中百般无奈,但是一想到这些照片公开后的后果我就心寒,再加上公司员工全部下班,我被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逼在洗手间里,即使我不答应,他也一样会强奸我,倒不如顺了他一回,和他做个交易。于是我狠下一条说:「我要是合作,你能保证把那些照片统统销毁,包括电子照片也全部删除么?」「这个没问题,」他一脸淫笑的看着我,双手早就不老实的解开我上衣的扣子。「你要是不守信用,我饶不了你!」

  我无奈的闭上双眼,任由他轻薄非礼。他一边解开我的上衣纽扣,一边伸手进入我的裙内摸索。很快他就解开了我的上衣,顺手扔在了地板上,另一只手隔着内裤抚摸我的阴部,他似乎对我的下身更感兴趣,不停地抚摸我的外阴之余,还用手指攻击我的阴核,天啊,被这样一个贱男人肆意猥亵,我简直不想活了。
  他的手解我的胸扣时遇到了麻烦,他就干脆停止动作,指着我的胸罩命令:「自己解开它!」在一个男人面前解开胸罩,光着上身使我万分难堪,我迟迟不肯动手,他便恶作剧般的用手指隔着内裤塞入我的阴道,急速的搅动着,无奈之下,我一咬牙解开了胸罩,他一把扯了过去扔掉,双手抱住了我的腰,像疯狗一样用嘴巴啃我的乳房。

  我一直很注意保养我的乳房,并为她们的丰满秀美而自豪,我的丈夫杨观更是觉得我身体最美的地方就是乳房,然而我现在却宁愿她们扁平丑陋,可恶的清洁工有着和我丈夫一样的嗜好,吸吮我的乳头,天啊,我的乳房偏偏就是我身体极为敏感的地带,而我能感到片刻时间她们都涨大了几分,在他该死的舌头拨弄之下,一股又麻又痒的感觉通过乳头传向四周,我只能咬着牙不让自己沉醉在这种感觉里,要让自己清醒,清醒的仇恨这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家伙……

  「啊……」我痛得尖叫出声,该死的清洁工在我的乳房上突然狠狠的咬了一口,斑斑齿痕深深的印在我的乳头四周,哎,如果阿观看到这些牙印,我该怎样解释?好不容易熬到他放过我的乳房,我看见他急匆匆的解开自己的裤袋,迫不及待的把他那丑陋乌黑的玩意儿从内裤里面掏了出来,那东西与我丈夫的相比有些短小,但是却让厌人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天而立,我心中一阵反胃,几乎就要吐出来。只见他打开了马桶盖,指着那里,像我的上司一样用不可置疑的口吻命令:「快点,转过身子趴过去!」

  我心想他要是早点完事,我也早点脱离苦海,就不再反抗,按照他的指示双手撑住马桶上方的盖子,面朝墙壁,趴在那里。平常和阿观也看一些色色的电影调情,看到过一些女人摆出这种姿势任男人日弄,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这样没羞没臊的趴着。「上身再低一些,把屁股翘起来点!」他叉开我的两条大腿,放在马桶两边,又用手压低我的上身,我的臀部不由自主的上翘了一些。「对,就是这样,像条母狗一样。」他满意于我摆出的姿势,用粗鄙的语言侮辱着我,这个该死的东西!他的爪子也闲不住把我的裙子高高的卷在腰部,拍打着我的屁股:「不错,白嫩有弹性!」

  「哦!」我忍不住叫出声来,猝不及防间他将我的红色内裤往下剥落,放在我的脚腕处,身体的最后一道遮蔽也被扯落,想到此刻我就一丝不挂的赤裸裸的站在臭男人身前,感到无比屈辱,还是没完,他居然付下身子,将脸贴住我的臀部,用舌头狂舔起来,我的屁股上传来毛毛虫爬过的麻痒感觉,我不能转身去看,我想此刻我白净的屁股上一定沾满了男人肮脏的唾液,他却啧啧有声的舔弄着,该死,他的手指乘机探入我的阴道。攻击我的阴蒂,一边搅动,一边有意无意的触碰那敏感的一点。虽然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是生理上却做出了积极的回应,我的阴道在最错误的时机变得潮湿温热起来,居然让我想到前几天与阿观的那次疯狂,我感到又羞又气。

  「呵呵,被人强奸也能这么快的湿起来,怪不得公司里的人都说别看你表面清高,内里是个大骚包。」刘猛趁机羞辱着我,他分开我的双腿,用力将我的屁股分开,我预感到很快他那丑陋的玩意儿就要进入我的身体,不由扭动抗拒。
  「骚娘们,不要着急,哥哥我这就进来了。」他一边说,一边动作。我的下身清晰的感到一根火热的棒状物挤开了我的阴道,会阴部的旧伤重新撕裂。「啊……

  好痛「这痛楚明白的袭击着我,我的手紧紧抓住马桶盖的上沿,仍止不住额头冷汗直冒。」真禁不住操啊,怎么没怎么干你,就喊疼啊?「刘猛拍打着我的屁股,幸灾乐祸的嘲讽着。

  开始时,他不经意的机械的抽插着,我趁他不注意,频频的向后摆动身体,想尽量减少他插入的深度,也减少下身的痛苦。约莫两三分钟后,他似乎发现了蹊跷,突然用力的搂紧了我的腰,大叫一声:「我让你躲」这一撞,直直把我推向墙壁,我的头重重的撞上了墙壁,感觉瞬间晕晕乎乎,眼冒金星,险些要趴坐在地上。

  「叫你躲啊,看我插不死你!」他一边用力冲撞着我的身体,一边怒气冲冲的骂着,我只能痛苦的呻吟,再也没敢讨巧躲避他的插入,他似乎不能解气,突然停止住了动作,不再进入。「你不是躲么,老子今天还不操了,」我正要高兴,又听他说:「老子就站在这里等你来套老子的鸡巴,什么时候套的老子高兴了,让老子射出来了,再放你走!」我听罢又急又气,他居然让我主动去套弄他的那玩意儿,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可是,可是,如果不照做的话这场凌辱恐怕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天快黑了,洗手间里一片昏暗。「不知道你老公此刻在干什么?会不会来这里找你呢?」刘猛似乎发现了我的犹豫,威逼着我,依然动也不动的杵在那里。我咬咬牙,循着抵在我阴道入口的男人的肉棍,屁股微微耸起,向后缓缓退去。男人的东西就逐渐插入了我的阴道内,虽然紧闭双眼,告诉自己什么也别想,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机械的将屁股向后送,然后身体前倾,在男人的鸡巴快要滑出洞口时,又再次后送,再次前倾身体,一遍又一遍,就这样主动的套弄着男人的鸡巴,好让它能够在我的阴道里痛苦进出,我恨我自己,恨自己的下贱,恨自己的懦弱,开始时,他似乎挺满意,一边拍打着我的屁股,一边像做课间操一样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两只手从我背后抱了过来,两只粗糙肮脏的手掌抚摸我的乳房,不时用手握住她们,轻柔的揉搓,弄的我的乳头又麻又痒。

  我心里暗想,套弄就套弄,也许这样主动能让他早点射出来,我也早点结束痛苦。我听见他大口大口的喘气,那玩意儿越来越热,显然已经很兴奋,于是在他揉搓我的乳房时,故意假装快乐的呻吟起来「啊,哦,啊……」的叫个不停,下身也更加主动快速的套弄着,他颇为得意的享受肉体的欢愉。「小蹄子,还真发起浪来了。」

  见他果然上当,我心中窃喜,更加卖力的翘起屁股,准备再次套弄住他的肉棒。他却忽然向门边一退,让我的屁股扑了个空,心中不是滋味,暗暗鼓励自己要趁热打铁,不能半途而废,忍住羞辱卖力的向他下身靠近,我越靠近,他越后退,直到了门边,他摆足了架子,才肯让我套住,就这样几次三番的逗弄我,让我主动去就他,还不停的说些疯话来挑逗我,我心中想这样一停一顿不知道何时才能完事,便索性将他抵在门边,快速的耸动着,身体厮磨着,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在我体内的那根不断的发涨发热,在我身体里面跳动着,穿行着。

  渐渐的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你是不是装骚,哄老子射出来啊?」我被他说的一惊,心里暗暗焦急,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我拼命扭动着上身,摇着头故作欢快的呻吟出声,「啊,啊,好舒服……我不行了……好快活……啊哦」我的下身也适时的夹紧着男人的肉棒,努力的套弄着。忍住会阴部撕裂的痛苦,假装很销魂的样子。乳房虽然被他捏的又痛又麻,仍然高耸着,任由男人揉弄,只盼他早点缴枪。他却在这是耍起了花样,让我跟着他学着说一些淫荡不堪的话来。
  「骚货,我说一句你学一句」他扶住我的屁股,我只能跟着他说那些平时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荤话来。「猛哥,你真棒……」「猛哥,我要你的大鸡吧」
  「猛哥,用你的大鸡吧干死我吧!」「猛哥,你是我的主人」「主人快来插插奴婢的小穴吧」「主人的大鸡吧好厉害!」他不厌其烦的要我复述那些让人难以启齿的淫词浪语。只有我听话复述,他才会让我继续套弄,否则他就会用手握住他的鸡巴拍打着我的屁股。

  我心里很是着急,眼看天就暗了下来,他却迟迟不肯完事,回去被阿观问起来,或者他担心我过来找我怎么办。他又忽然拨出了肉棒,揪住了我的长发,怪笑着说:「骚货,你这么享受,我们去你的办公室大战一场……」我被他的提议吓呆了,支吾着:「不要……会让人看见的」他却更起劲,「这么晚,不会有人的,走哇!」见我不肯挪步,他猛地把我推倒在地上,四肢着地,他跨坐在我的背上,「妈的,母狗还不走啊,啪!」他一手揪住我的头发,一手拍打着我的屁股,像小孩子骑马一样骑在我的身上,「驾……快点走……驾」他像使唤牲口一样驱赶我,我使尽浑身力气才能挪动一步两步。稍有停滞,他就勒住我的脖子,狠狠的打我屁股,我艰难的爬向办公室,一路上都担心着被人发现,胆战心惊,我就这样光着身子像狗一样爬行,背上还驮着一个无比猥琐的男人,爬进我的办公室。

  我一向自诩坚强,却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我趴在地上放声大哭,泪水汹涌奔流,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终于得逞了,他彻底羞辱了我,一个曾经高高在上对他不屑一顾的女上司。他满足的大笑着,「贱货,你这样大声哭,被外面的人发现了,我可没办法解释……」

  我此时才意识到所处的窘境,只能勉强的忍住悲声,抽泣着,哽咽着。该死的男人仍然不肯放过我,他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牵到办公桌前,又一把推掉桌上的文件,指着桌面「小贱货,坐到桌子上去,我好好弄你一回就放过你」

  我只能翻身坐在桌沿上,他把我的两条腿架到他的肩上,向两边一分开,这样我整个下身都暴露在他眼底,似乎嫌看的不够清楚,他还点亮了所有的灯光,我白皙的身体在灯光下格外刺眼,他摇晃着他那丑陋高举的鸡巴,「用手扶住老子的宝贝,把它塞进去。」我只盼着快些结束噩梦,忍住恶心,用手握住那火热的棒子,放置在我阴道口边,那东西却迟迟不肯动作。

  「宝贝不想动怎么办?」没奈何,我只能双手反撑住桌面,挺起腰肢,将自己的下身迎了上去,肉棒也像蛇一样探入了洞口。「贱人,坐台的小姐都没你这么能干,你可真是天生做妓女的料啊!」他一边尽情的羞辱我,一边挺动着下身,深深的插进我的身体,我只能抿着唇一言不发,任由他糟蹋我的身体。他的两只手不时的捏住我的乳头,狠劲的向外一扯,再啪的放弹回去,在我「啊呀,好痛」
  的声音中,他纵情大笑。

  开始时,他似乎有意放慢着节奏,一厘米一厘米的深入我的阴道,直到我的连根尽没,然后再缓缓的从我的身体内抽出,时不时的肉棒从我的体内滑出,带出一些粘液,然后又变换着方向横冲直撞的插进去,渐渐的,他加快了节奏,快速的在我体内进出,不时的冲撞着我的身体,他自己也「啊,呀……嗯」的呻吟起来,我知道也许到了紧要的关头,在他不断进入时,用力收缩着下体,努力夹紧他的东西,此时我的体内能清楚的感到有一条火蛇在上下攒动,不时的触碰着我的体内最深处,我再次装作快乐的呻吟「你真棒,主人,啊……」「哦,嗯…
  …主人的鸡巴好大,插得好深「」我不行了,我要升天了……「他仿佛受到了鼓励,更加兴奋的抽动起来,嘴巴则噙住了我的乳头贪婪的吮吸起来。

  不知道是否因为乳头的敏感,又或者我的潜意识里喜欢被虐的快感,就像我老公粗暴的对我时我的体内也能升腾起一种奇妙的快感。我的身体上下起了微妙的变化,我的阴道逐渐又潮又热,润滑无比,不时从阴道内壁渗透出液体来,在无意识中,下身自然的扩张,收缩,再扩张,乳房也再一次的高挺着,先前有些做作的呻吟开始慢慢变得心甘情愿。「啊,哦哦,嗯,啊……」先前我盼着他早些结束战斗,此时却暗暗的希望他能更加持久些,越慢越好,越持久越好,我仿佛在快乐的半山腰,想要不停的往上攀登,而这攀登要借助于这个男人的恩赐。
  原本他那张又臭又脏满口黄牙的嘴巴让人恶心,此刻我的乳房,我那可怜敏感的乳头却渴望着它的吮吸与咂摸,我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不是真的,我只会万分痛苦,不会有半分快乐……可是身体传来的讯号却是我陶醉,我兴奋,我快乐,我卑贱的享受,我无耻的贪念,我狠狠的掐自己,骂自己太过下贱,要自己不能这样,可是不成,我明白无误的在享受这个男人对我肆意的强暴,我的呻吟愈来愈悠长欢畅,我暗暗的配合着男人的动作,恍然发觉我与老公的性生活并非想象的那么和谐,有时他不行了,我却还想要,有时我没兴趣,他却来劲了。
  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长时间的攀登寻找快感的历程。

  我感到沮丧,因为假如以高贵靓丽自诩的我是一把金锁的话。那么这个低贱的清洁工人,这个丑陋狰狞的男人却似乎是我的钥匙,一把染满铁锈的破铜烂铁却是我的钥匙,他每一次的攻击都能瞄准我的敏感地带,他恰到好处的粗暴却让我的身体兴奋不已。如果身体可以比喻为一把小提琴,那么这个街头的流浪歌手却能将名贵的小提琴弹拉出天籁之音。此时他那进出我体内的丑陋肉棒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我的神祗、救星、上帝、主宰一切的神,万能的圣物,它宛如皇帝般君临天下、生杀予夺、喜乐由心!当它傲慢的撞入我的下身,我好踏实满足快乐,当它无情的离开我的私处,我很悲伤无助空虚,它居然主宰了我的身体与灵魂,我不幸的发现了这个痛苦的秘密,我很伤心,我不甘心,但心智在瞬间崩溃、坍塌、无所归依,先前所有的抵抗、挣扎、推拒、控制、压抑被统统推到一边,理性一点点的被蚕食直至吞没。我只想投降,投降在这快感之中,忘却这世界。
  「啊……哦……我是你的,尽情的干我吧、弄死我吧,我要死了……」我放肆的不知羞耻的呻吟出声。刘猛的脸上露出了掌控一切的笑容,抽插的力度与速度同时加快,龟头每次好像都重重的砸在我的花心上,要命的手指不停的攻击我的阴核,不断揉搓着,使我发狂。我已然欲仙欲死,被快感吞没,幸福得要窒息。
  他也满足的「啊呀呀」的叫出声来。那一刻,即便他射在我的身体里面,我也无怨无悔引以为荣,我想我是疯了,竟然渴望他的精液喷薄而出,浇灌在我的花心上,让我温暖,让我绽放。

  他却突然离开我的身体,我的下身不断开合着渴望肉棒的降临。颤抖的我,空虚的我,失神的我,看着他握住了自己的鸡巴,将那浓白色的液体一股脑儿喷在了纸杯里面,足足有小半杯。他猛地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扔在了地上,「你的头发又黑又长,真他妈漂亮!」他的声音邪恶而具有威力,「骚货,你是天生下流胚子,要让成千上万的男人来操你,你才会快乐,这就是你的宿命!」他的诅咒在上空盘旋,只等我起身就会砸在我的头顶上。「啊……不要」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将杯中的秽物从我头顶倒了下来,我挣扎着抗拒他的摆布,但他的力气好大,而我却虚脱了一般,精液腥浊难闻,穿过我的长发流向脸上、脖子上、肩胛、乳房、乳沟里,那黄白色的液体被他用双手抹在我的上身,又脏又粘,叫人好不恶心。

  我无法摆脱他的控制,任由他尽情羞辱。「老子的精液帮你洗身子,你可真有福。」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沾满精液的手掌,「用你的嘴巴将老子的手指舔干净,否则别想回去。」他又想出了新花招折磨我,天啊,这是怎样肮脏的一双手,曾经洗过厕所,扫过垃圾,指甲里面全是污垢,还布满了腥浊的精液,就放在我唇边。「你不是人!」我忍不住骂他。「是的,我不是人,我是只公狗,专门干你这只欠操的骚母狗。」他直言不讳的认着,我只能照他的要求做才能早些脱身,忍住哭意,张开嘴巴开始一根一根手指的慢慢舔,他则干脆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欣赏着这样让人屈辱的场景,不时的指指点点让我舔干净,我的胃里翻腾不已,不住地恶心,想要呕吐,但我只能咬牙忍住,仔细的吮吸着,舔弄着手指和手掌,直到他彻底满意为止。

  终于等到他满意了,站起身来,踢了踢瘫坐在地上的我,「母狗,今天就到这里吧。」「你能把那些照片毁了么?」我哀声央求道。他点了点头说:「我会销毁的,不过下次说不定你会自己送上门来让我搞呢。哈哈哈」我如释重负,也不管他还有什么阴谋,看着他用照片燃烧着的焰火,恍惚感觉到自己是只飞蛾,终有一天会葬身在炙热的火焰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