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你这人一天到晚板着个脸,早晚要的精神抑郁症,我公司里一个小姑娘前天神秘兮兮的向我打听你面部神经是不是有问题,她收集来一大筐你的资料居然没有发现一张带笑容的。嘿嘿,老大是不是觉得这样很酷,可以吸引大量的无知少女,来个老牛吃嫩草。」帝都一个交通路口,等待红绿灯的男人边敲打方向盘边抱怨道。

  那个极有老牛吃嫩草嫌疑的男人依旧不为所动,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国字型脸,坚毅的面孔,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不仅没有破坏他的形象,反而给他增加了几分久经沧桑的魅力,也难怪那个小姑娘对他感兴趣。怀春的少女总会多多少少有些英雄情结。

  「你把我叫出来难道只是为了说这些废话!」若是其他人和他这样说话早就被他一脚踹下车去了,可这个年轻人,谁让他和自己当年那个铁哥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每当听到他口无遮拦的吹牛打屁,他仿佛回到了那个无忧的年代,那个时候他有一大堆无话不谈知心的朋友,还有一个像母亲般疼爱自己的姐姐。

  「我的司徒大哥,你怎么又发起呆来了。你这个人还真怪,挣下了诺大的家业却过得像苦行僧,家里连一个下人也舍不得请,只有一个老的牙齿都快掉的管家,每次去你家我看到他颤巍巍的样子我都不敢多劳烦他。难道你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那方面有问题!」被称作司徒大哥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在前面的座位上。

  「好好开你的车,你这么多话,是不是想再试试穷的连裤子都当掉的滋味。」前面的年轻人不禁一惊,他这位司徒大哥确有这个能力,他讪笑了声,他这位大哥好像心中怀着深仇大恨,不自觉间总会露出杀伐之气。

  「这个,司徒大哥莫怪,我只是随便说说,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欧阳大哥对女人的杀伤力无人能及,去年我们救那个美女,她看你的眼神就不一般,大哥你有没有把她搞上手,我听最近风传她被一个大人物包养了。」开车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个级猥琐的笑容,这种笑容所有的男人都能心领神会。

  「这个不用你关心,你还是说说叫我出来做什么的,我的时间一向很宝贵。」被称作司徒的男人冷冷的说,这个女人正是他最近烦躁的原因。

  「我是看司徒大哥你最近和以前比起来更加不正常,怕你出什么问题进而影响到全球经济,所以以大局为重我毅然决定领大哥出来散散心。」

  「你小子会知道什么好地方,我怎么看你笑的样子像及了拉皮条的。」欧阳也小小的开了个玩笑。

  「嘿嘿,我领大哥去的地方名字叫『天堂』,男人的天堂。」

   —————————————————————————————

  与帝都的喧闹不同,紧挨帝都的翠峰山清水秀,除了几座错落有致的坐落在各处的建筑之外完全感觉不出一点都市的喧闹。这些大部分都是帝都各大世家的别院,或雕梁画栋或精致典雅,每一栋建筑都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与美丽的翠峰山融为一体。这其中偏偏有一个不和谐的音调,翠峰山北山脚下不知何时建起了一栋铁桶似的大院,暗褐色的围墙,漆黑的铁门,远远看去里面的建筑却像及了一栋古堡,充满了神秘色彩。

  帝都周末出来放松的人们大多对这座建筑充满了好奇,只可惜这黑色的大门很少开启,这栋建筑在人们的眼里也越来越神秘,甚至慢慢有这样一个传说,每当月圆之夜就会有一个长着翅膀的恶魔盘踞在古堡顶端,任何进入它视野的女人都难逃它的毒手。

  现在这扇神秘的大门前却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孩,至少从背影上看她符合任何美女的标准,消瘦的双肩,玲珑的腰肢,淡蓝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打了个松散的辫子。她正掂着脚跟努力去按大门高处一个凸起,哪个凸起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不会被发现,可又有谁知道居然就是门铃。

  这时远处路边一辆蓝色的汽车停了下来。

  「大哥,你看这个女人像不像她。」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看着窗外女孩的背影说道。

  「原来你叫停车就是为了这个,我说弟弟,你上午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居然还这样想着她。看样子倒是挺像,不过那个女人一向都是一副冷冰冰高不可攀的样子,这个样子你看像吗。」做哥哥的说道。这时大门已经开了个缝,那个女孩正和里面的人说话,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天哪,那个姐姐要进吸血鬼的城堡,我去拦住她!」说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她心急火燎的要打开车门却被哥哥拦住了。

  「我想去确认下!」弟弟犹豫的说道。

  「你们两个都不准过去!」那个被称作哥哥的男人大声呵斥道,「难道你们忘了父亲说过,禁止我们靠近这栋建筑,就算对它产生兴趣也不行,这个女人既然进了院子弟弟你还是不要关心了,晚上爹爹还要考较你们最近的功课。」
  一听说要考较功课,弟弟马上偃旗息鼓了,后面的小女孩也吐了吐舌头,这辆刚停下了二十几秒汽车绝尘而去。

  「二哥你被她落了这么大的面子还是念念不忘,可真是个痴情的男人呀。」
  车中的妹妹丝毫不在乎哥哥的感受,一边说话眼里还充满了小星星,似乎她这个哥哥痴情的行为让她感到无比的憧憬。

  「你少在这里幸灾乐祸,我说过,总有一天会把哪个贱人剁碎了喂狗。」
  年轻人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恨意,吓得旁边还要继续说几句玩笑话的妹妹也感到一阵寒意,不觉间也闭上了嘴。

  「忠伯,谢谢你给影儿开门,你老最近的气色不错。」那女子进了门,跟在一个背有点蹒跚的老人身后,不时找各种话题和老人聊天,可那老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默默的走在前面。

  「今天,他没在家吗?」那个称自己为影儿的女子迟疑的问道,每次自己进来之后都会看到三楼窗前一个人影一闪即逝,她知道这定然是那个男人无疑,让她的心中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他虽然嘴里不说,还是蛮重视自己的,不过今天熟悉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他被一个混蛋小家伙叫出去了,准没什么好事。」

  那老人头也不回的说道,似乎想起了什么老人叹了口气:「丫头,你若不是……」

  老人这句话终究是没有说完,可那个叫影儿的女子却已经懂了他的意思,若不是那层关系自己现在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也说不定。这个老人虽然看起来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影儿却知道他的心是很软的,那个寒冷的雨夜,若不是他好心开门恐怕自己早就冻死在门外了。

  「丫头,少爷他这样对你,你怎么还要来。」似乎打开了话匣子,那老人似乎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的说道。那个叫影儿的女子苦涩的笑了笑,是啊,谁让自己心里全部被他占满了,完全容不下其它东西。

  说话间已经进了那栋黑色建筑,有这位老管家的照料,整栋建筑内部倒也还算整洁。和外面阴森恐怖的样子相比,里面倒是不怎么吓人,布置的很朴素,只不过因为少了女主人,整栋建筑都少了些人气。

  山脚下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老人继续他每日平淡无奇的工作,只是深色的背景中多了一道忙碌的倩影。大厅里,古朴的花瓶里插上了后院采来的鲜花,各色家具在她妙手的点缀下也被赋予了生机,夕阳透过敞开的门窗射了进来照在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屋内,只是这时那道妙曼的身影已经出现别处。

  影儿欣慰看着自己劳动成果,这在一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那时候自己可是个连围裙都没穿过的大小姐,现在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胜任一个女人的角色了,虽然他并没有给自己任何名分。影儿想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头,接下来要整理的卧室是这里最难收拾的地方了,是不是男人对自己住的地方都不是很在乎。
  若不是亲眼所见,影儿绝不会相信这个如此强势的男人这许多年来连衣服都是自己洗的,不过现在,她将柜子里的脏衣服一件件取了出来,现在这是这是自己的工作了,那个被称作影儿的女孩心里甜甜的……

  这是什么,影儿无意间打开柜子的一个抽屉,绳子、皮鞭、蜡烛、脖套……
  她脸上不禁升起了一阵红晕,当初,他就是用这些东西想要赶走自己。中学的时候影儿也偷偷看过一些色色的书,多多少少知道这些东西的用处,他这个看似强横的男人根本不懂用这些东西,也不知识哪个家伙给他出的这歪主意。
  「阿嚏。」正在开车的年轻人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脑袋一阵迷茫:我最近没得罪女人,怎么会毫无征兆的打了这么大一个喷嚏。

  「小子,你最近是不是又欠了风流债了。」被叫做司徒的男人和年轻人玩笑开多了,自然也掌握了年轻人被女人诅咒就会打喷嚏的歪理。

  「哪有哪有,估计是嫂子知道我把司徒大哥拐走了正在骂小弟来着。」被叫做司徒的男人心里一惊,今天不就是那个女人来的日子。

  「你这小子肯定不会带我到什么好地方,不去了,送我回去!」叫被叫做司徒的男人道。

  「看来被我猜中了,嘿嘿,嫂子管的紧。」开车的年轻人嬉皮笑脸,丝毫不在意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猥琐。

  被称作司徒的男人听到这里心中不禁一惊——什么时候,自己也如此在意这个女人了,她似乎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个女人,自己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可是,不说自己能不能完全接受她,只是自己谋划了十年的事情便可以让两人再无在一起的可能……

  他想到这些胸中一阵烦闷,女人柔弱身影渐渐的和姐姐重合在一起。几十年来他一直将秘密留在心中,虽然有忠伯两个人却一直保持着一种沉闷的默契,这个年轻人却是个毛都没长全的家伙,上次出的主意让他如今也感到十分憋火,或许自己真的如他所说该去散散心。

  「哪地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

  「当然了,我怎么敢在司徒大哥面前撒谎!」开车的男人拍着胸脯说道。
  ——————————————————————————————

  灯红酒绿,打扮性感时尚的女人蝴蝶般在大厅穿梭,女人的尖叫声,男人放荡的笑声,构成一幅艳丽的画卷。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里,隐隐约约会有压抑的喘息声。

  这里果然是男人的「天堂」司徒有揍一顿那个小混蛋的冲动,几十年了他一直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没想到今天一个不留神居然被这小子带到了这种地方,司徒想起了去世多年的姐姐,不由的心中一痛。

  「司徒大哥,不是这里,还要在往里面。」似乎觉察到司徒像要杀死人的目光,年轻人缩了缩脖子。他暗自后悔,只不过想让这位老大哥在这里看看热闹,好打开他早就干枯的心扉。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强烈,早知道就直奔目的地了。
  穿过几个回廊,又上了一层楼,两个人走进一个宽敞的大厅。和楼下的昏暗与混乱不同,楼上的却以素雅的格调为主,宽敞明亮的大厅,清一色西大陆风格的装饰,浅色的桌椅无不透出帝都上层的优雅华贵来。司徒甚至在这里看到了几个熟人,他们搂住身旁漂亮女伴远远的打招呼。

  「你说他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不知道,或许是忽然开窍了。」

  「你们两个,这话让他听到吃不了兜着走。」

  多年来积累下来的沧桑沉淀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这样有内涵的男人反而更有魅力,几位美人悄悄向他抛了几个媚眼。司徒认出几个是有点名气的小明星,这还归功于那个女人经常看一些青春偶像剧。

  「这些都是下等货色,我都看不上眼。」看到司徒老哥脸上露出不渝之色,年轻人忙道。

  两个人进了包间,只见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女人优雅的站起来,难道这个就是他口中的高级货色?司徒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年轻人。

  司徒先生你好,我是天堂使者任冰任冰,今天将由我为您提供全方位服务。不知司徒先生想要什么品级的女人。

  「以司徒先生的身份,你说呢?」年轻人笑着道:「若是外面那种货色你就可以出去了。」

  「当然是顶级的!」女人把一本白色的册子推过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