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护士】

发布日期:2018-04-16  来源:


????????人物简介:
  陈美伶:私立国光医院第一外科女医师
  陈玉娟:私立国光医院第一外科护士,陈美伶之妹
  宋文祥:私立国光医院第二外科医师,陈美伶同事
  邓 晖:救世会兼国光医院理事长
  邓大舟:工商职校太保,邓晖之私生子
  李丽玟:私立国光医院护理长
  PART 1
   外面充满初夏的明亮阳光,可是只要走近院内一步,马上闻到强烈消毒药水的味道。
  私立国光医院的一楼是用来看门诊的诊疗室。
  候诊室里有病患及陪伴的人,显得很拥挤。
  在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位年轻的男人,睡衣的胸前敞开,伸出用绷带缠绕的右脚,独占一把长椅。
  这个男人留着平头,有凶恶的面相,令人联想到流氓的态度,使人感到恐惧,没有人敢过去。
  他的名字是邓大舟,是市区内和私立国光医院同一企业的工商职业学校上学的太保。
  无照驾驶的大舟,在雨天路滑时摔倒。但很奇迹的,只有右半身摔痛和左脚挫伤,只要修养二星期就会痊愈。
  自从用救护车送进这个医院已经三个星期,应该已经痊愈,可是受到年轻护士周到照顾的大舟到今天还不肯出院。
  不过大舟没被赶走还能住院享受是有原因的。
  私立国光医院事由法人组织「救世会」提供经费成立,也掌握医院的经营大权。
  救世会的理事长邓晖和情妇生下来的孩子,就是邓大舟。
  虽然是情妇生的,毕竟有他的血统,所以邓晖很宠爱大舟。
  因此在医院里没有人敢赶大舟出院,因为大家都怕掌握医院实权的邓晖。
  大舟把医院看成是自己的天下,整天在医院里晃来晃去。
  假借散步,每天都会来候诊室,躺在长椅上欣赏年轻护士的丰满屁股或大腿,还有隆起的美丽胸部。
  大舟所选定的位置是在楼梯的斜下方,因为从这里可以看清楚在楼梯上下的护士裙子里的情景,比花钱看脱衣舞更有意思。
  脸上露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淫邪笑容,大舟开始物色对象。
  看到从第一外科诊疗室走出的年轻护士,好像是见习护士。有丰满的体型,大舟也不怕别人侧目,用眼光追逐护士的屁股。
  见习护士来到几公尺前一个坐轮椅的男人前停下,说完二、三句话,就弯下上身,调整轮椅。
  白色的制服群随着弯身撩起,能看到穿白色丝袜的大腿。
  身材不高但屁股丰满的年轻护士好像不能顺利调整好轮椅,上身更向下弯,努力工作。
  哟!这个女人竟然穿粉红色的三角裤,还有很美的屁股,会不会排泄性欲?下一次和她约会,说不定会答应   。
  他住院时最感困难的,就是如何处理性欲。
  如果在平时,随便找个太妹做一下就能解决,但在医院里无法办到。
  不得已只好靠手淫,可是在医院里无事可做,无法发泄性欲的急躁感,越来越强烈。
  真想从这个护士的背後插进去,一定会疯狂的扭动丰满的屁股。
  这种体型的女人,那个地方一定也很丰满。
  啊   真想性交   。
  他正这样的幻想,年轻的护士推轮椅进入诊疗室。
  因为来不及和那个护士搭讪,大舟伸一下舌头後,便寻找下一个猎物。
  向四周看的淫邪眼光,突然停住。
  看到挂号处正有女医师和护士愉快的说笑,向这边走过来。
  她们的接近,使得大舟的胸部好像有很重的东西压迫,呼吸感到困难。
  身材高挑的是第一外科的女医师陈美伶,另外露出笑容的,也是第一外科新来的护士陈玉娟。
  她们是姊妹,姐姐是医师,妹妹是护士,两个人都很美,在医院里没有人不知道。
  姊姊穿着白色上衣,右手轻轻的插在口袋里,美丽的脸和薄薄的嘴唇,卷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
  医师的上衣,无法掩饰高高隆起的胸部,挺直的上身,更强调胸前的曲线。
  妹妹显得比姊姊可爱,圆圆的脸,留着短发,大眼睛发出纯真的光泽。
  美丽的姊妹一起走过来,男人们的眼光里露出赞美和羡慕。
  大舟迟迟不肯出院的最大理由,就在这两个人的身上。
  女医师为看伤口蹲在脚下时,微微露出雪白的乳沟,妹妹换药时,柔软的手指带来美妙的触感   。
  其他的医师和护士没有一个能跟她们姊妹相比的。
  大舟每次看到她们,心理只想到一件事,就是性交。
  大舟的心理,突然产生邪念,就在两姊妹来到他面前时,故意推倒拐杖。
  妹妹很惊讶的向後退一步,姊姊用锐利的眼光看着仲强。
  「邓大舟,你是故意推倒。」
  声音低沈,但候诊室里的人都听得到。
  「哦?看起来像那样子吗?」
  大舟丝私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自己减起来吧!」
  女医师毅然的说,嘴唇微微颤抖着。
  「不要这样凶嘛,美丽的脸孔会不好看的。」
  「要让我说几次?你自己捡吧!」
  「喂,我可是病人,医师可以对病人说这种话吗?」
  「你的脚早就完全好了。」
  「我说痛就痛。」
  「胡说,你自己捡吧!」
  「我不要。」
  妹妹玉娟在旁边,看到姊姊和大舟起争执,忍不住蹲下来,想捡起拐杖。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长椅上的大舟,也看到了丰满的大腿和透明薄薄的裤袜,露出白色的三角裤。
  而在裤袜的正中央,缝线陷入沟里。
  真受不了
  她们在白色制服里,有这样诱惑人的东西,而且想和男人睡觉,变成湿淋淋的样子
  大舟感觉出自己的龟头,渗出分泌液。
  大舟看到玉娟捡起拐杖时,向他的下体瞄了一眼。
  果然,她们是想和男人睡觉   。
  不知美丽的女医师是否感觉出大舟的念头,用轻视的眼光向大舟看一眼,催促妹妹一起走开。
  姊妹两人在电梯门前说几句话,姊姊走近电梯,而妹妹在胸前轻轻摆手後,独自一个人走上楼。
  PART 2
   凌晨一点,美伶走出病房三楼的值班室,向第一外科病房走去。
  外科主任本来认为年轻女医师担任值班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不必勉强值班。可是美伶却说:「不要因为我是女性,就有特别待遇。」所以今天就担任值班。
  她不希望因自己是女人,就拥有特别待遇,医师是不分男女的,没有这种想法就做不下去。
  美伶从大学附属医院派到这里来已经一年,今年27岁。
  因为她的美貌,在学生时代就受到男人们的包围,甚至有教授提出私人性的约会。可是她完全拒绝,因为她不想利用女人的武器,她有一份完全靠自己实力的自负。
  不过美伶究竟是个女人,第一次深夜值班时确实感到害怕,但经过几次以後也就不在意了。
  美伶拿着手电筒照射前方,向护理中心走去,她知道妹妹玉娟今晚做第一次的大夜班。
  玉娟从护专毕业後,三个月前被派来这个医院。
  护理站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妹妹玉娟,一个是护理长 李丽玟。
  二人停止折叠纱布的工作,回过头来看着美伶。
  大夜班的护士是半夜十二点与三点巡视病房,除非是紧急状况,一般来说是很空闲的。
  美伶对护理长也在这里感到奇怪,但想一想,她可能是为了要帮助对工作不熟练的玉娟吧。
  护理长露出惊讶的表情站起来。
  「有什麽事   ?」
  「对不起,吓奶一跳,只是不放心玉娟,过来看看而已。」
  美伶用随和的口吻说,笑时嘴角微向上扬,形成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
  护理长是中年女人,微胖的身上形成的紧张感觉立刻消失。
  「不会有问题的,奶的妹妹做的很好。」
  护理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完就坐下。
  「姐姐也真是的,再这样担心眼尾的皱纹会增加的。」
  玉娟一面折叠纱布,一面用开朗的口吻说。
  「好啊!奶还说这种话。」
  美伶做出要打她的动作,玉娟发出性感的笑声。这样一来,短发随着摇动,更显出可爱的模样。
  看到天真美丽的妹妹,美伶就会感到很不安。
  因为她很纯真,一点也不了解这个社会。
  美伶虽然不敢说自己多麽老练,但自以为比妹妹更了解这个社会。
  两个人在一起聊天,话题是医院里各种毫无根据的谣言。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铃声,呼叫的红灯亮起来,三○五号,是邓大舟的病房。
  护理长站起来,按一下表示知道的开关。
  是他的病房   。
  美伶想起一星期前,邓大舟故意推倒拐杖的事件。
  玉娟站起来要走出去时,姐姐把她拉回来。
  「这一次,我去。」
  「那样不好,这是护士的工作,不能麻烦大夫。」
  「不要紧,本来我有话要对这个病人说,这是好机会。」
  美伶说完就向护理中心的门走去。
  「姐姐,我也去。」
  「不,奶不要去   」
  三○五号房是从走廊边数过去第四个病房,美伶来到房门前做一次深呼吸。
  他不过是一个高职生,还住在单人房里。而且,伤口痊愈了也不肯出院,他究竟有什麽想法,应该严重警告一次才对   。
  敲两下门後走进去,在微暗的床头灯下,看到大舟睡在病床上。
  大舟也听到了声音望着门口,同时脸上变成紧张的表情。
  美伶走到床边,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
  「你有什麽事?」
  「原来是奶   」
  大舟做出奇妙的表情眨眨眼。
  「我不可以来吗?」
  「当然可以,但是   」
  大舟鼓起嘴巴。
  这究竟是怎麽回事   ?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大舟感到困惑。
  为什麽来的是姐姐,而不是妹妹   。
  他已经调查出来,今晚的大夜班是陈玉娟,想等到把她骗来了以後,设法找出理由,把她奸淫   。
  「怎麽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美伶摆出很大方的态度在病床边坐下,看着露出困惑表情的大舟。
  果然他有预谋,我决定来这里是对的   。
  「在这个时间叫护士,一定有严重的事吧?」
  美伶用挖苦的口吻说。
  在身旁感受到美丽女医师散发出来的气氛,大舟更困惑,不知道该怎麽办,如果来的是妹妹,就立刻把她推倒   。
  可是,姐姐美伶的身上感到一种不可侵犯的气质,只好拿起枕边的杂志来看。
  「你不要这样!」
  美伶把杂志抢过来丢在地上。
  「奶这是干什麽!」
  看到自己心爱的杂志丢在地上,大舟瞪大眼睛露出本性。
  美伶当然也不肯退缩。
  「你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有很多病人排队等病床,不要在这里混时间,赶快出院吧!」
  美伶看大舟露出凶暴的眼神,但还是用训示的口吻说。
  「奶可以用这种口吻对我说话吗?知道我的老爸是谁吧!」
  大舟住在医院中,从来就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与生俱来的叛逆心又出现在心头上。
  「你不靠父亲的力量好像什麽都不能做,真没有用,已经是成人了   」
  美伶在心里想,也许说的太过份了,但也是为大舟好。若再没有人给他当头棒喝,他这一生就完了。
  可是这样的好心结果是相反的引起大舟的兽性发作,大舟因为被指出弱点,气得咬牙切齿,怨恨的瞪着美伶的脸。
  「我刚才说的话,你要仔细想一想,没有事我要走了。」
  美伶想站起来,就在这刹那,大舟从心里头浮起杀意的念头。
  「女医师啊,等一等嘛!」
  「还有事吗?」
  「痛啊!」
  「痛?」
  「是啊!很痛。」
  「哪里痛啊?」
  「那里,那里痛。」
  美伶做出疑惑的表情。
  「嘿嘿,还不明白吗?」
  大舟抓住美伶细细的手腕,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压在睡裤的大腿根上。
  「啊!」
  美伶反射性的想收回手,可是大舟拉住不放,另一只手绕到美伶的背後,然後在卷发盖住的耳边悄悄说。
  「存满了,快要爆炸,所以很痛,帮帮我弄出来吧!用奶的手指揉一揉,不然用嘴也好。女医师,好不好嘛   」
  那种像说情话的声音,使美伶雪白的皮肤立刻冒起颤抖。
  「不能这样   」
  「奶看,硬绷绷的,就算当一次泰国浴女郎,让我射一次吧!」
  大舟在美伶的耳边不停的说,同时更用力把美伶的手压在勃起的东西上,形成握住大舟雄猛肉棒的状态。
  美伶用全身的力量甩开大舟的手,可是用力太大,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男人的身体压上来。
  很重   刚刚有这样的感觉,美伶又感到一阵强烈的头痛,形成忘我状态,是大舟拉她的头发。
  「喔   」
  大舟抓住美伶的头发,用力向床上拉。
  「啊   不要    」
  美伶拼命的挥动双手。
  大舟骑在她的上半身,用双膝压住美伶的双手,从枕下拿出胶布。
  这本来是为强JIAN玉娟准备的,作梦也没有想到要用在姐姐的身上。
  「嘿嘿嘿   」
  淫笑一声,从胶带环上剥下胶带。
  美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着大舟,眼中透露出恐惧。
  「做什麽   唔   」
  说到一半就变成低低的哼声,因为胶带已经贴在嘴上。
  「唔   唔   」
  他早就准备好这东西   ,他的行为是当真的。
  恐惧感使美伶的汗毛竖立。
  ”不要!哎呀!〔
  美伶在心里这样大叫,可是贴上双层、三层的胶带,她只能从鼻孔发出哼声,同时像虾一样的弹动身体。
  白色的紧身裙撩起,几乎耀眼的性感大腿,在微暗的灯光下出现。
  真想马上给她插进去   。
  大舟心里想着,用力把美伶的双手扭到背後,用胶带卷上好几圈。大舟从过去的经验知道,这样能使身体无法抗拒。
  「嘿嘿嘿,这种样子真好看,如果刚才听我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後果了,这叫自作自受。」
  像胜利者一样轻轻拍打女医师的脸。
  美伶对大舟睁大眼睛,好像有什麽话要说,但这种毅然的表情更刺激大舟。
  大舟只是看到这种恼人的表情,大腿根的肉棒就涨得发痛。
  要快一点插进去,不然马上就要爆炸了。
  大舟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双手放在隆起的胸部上。
  「唔   唔     」
  美伶发出哼声,全身挺成拱形,同时拼命的摇头,从敞开的领口露出里面的衬衫。
  这种样子真叫人受不了   。大舟骑在美伶的身上,用双手抓住衬衫的领口,同时用力向左右拉去。
  PART 3
  钮扣脱落,立刻露出黑色胸罩和雪白的乳沟。
  「真受不了,女医师啊!医生怎麽可以穿这种性感的内衣,是穿给哪个男人看的呢?」
  大舟在胸罩上揉搓。
  「啊   」
  美伶皱起眉头发出沉闷的哼声。
  绝不能让病患看到肉体   ,更何况是这样的年轻人。
  美伶突然双脚用力向上踢,上半身用尽所有力量摇摆。
  就在这刹那,美伶的脸上受到强烈打击,痛得几乎要昏过去。
  「奶不要乱动。」
  在模糊的意识中听到男人的声音,立刻产生无法形容的恐惧感,只有咬紧牙关忍耐。
  为什麽我有这样的遭遇?我究竟做了什麽   。
  正在这样想时,又听到男人的声音。
  「奶是任何办法也没有了,不会有人来这里了。是奶自己不好,要当扑火的飞蛾。」
  大舟拉下胸罩的肩带,然後一口气取下胸罩。
  原来这就是美丽女医师的乳房   。
  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同时散发出强烈性感。
  用手指抚摸,立刻感到它的弹性,把手指反弹回来。一面轻轻揉搓,一面吸吮可爱的乳头。
  「哦   」
  美伶从胶带的隙缝发出哼声,同时拼命扭动身体,雪白的乳房左右摆动。
  改变骑马的姿势,拉起紧身裙,露出修长而性感的大腿。
  「啊   」
  一阵哼声,美伶的双腿猛踢,使得裙子更撩起,露出大腿根。大舟看得几乎忘记呼吸。
  美伶穿着黑色的吊袜带,吊起极薄的长袜。
  包围性感大腿的丝袜,只到大腿根下数公分的位置,上面有两条吊袜带,两腿之间是高开叉的三角裤,从黑色的蕾丝边露出阴毛。
  这种挑拨性的黑色内衣,使大舟的虐待狂更加炽热。
  女医师还穿这种华丽的内衣   。
  大舟用双手抱住美伶的双腿,突然低下头把脸靠在双腿之间上。
  ”不要   啊    〔
  美伶拼命的哼着,同时扭动身体。
  似乎是为了要让她知道,到紧要关头时,男人和女人的力量有多少差距。
  大舟的嘴像吸盘一样的在下腹部上亲吻,几乎使美伶要放弃抗拒的力量。
  美伶在过去只和几个男人有过关系。可是27岁成熟肉体的敏感度,好的连自己都感到害怕。
  美伶知道自己体内的欲火,一但燃烧起来可能会无法控制,所以才尽量避免和男人接触。
  虽然隔着三角裤,但大舟的舌头舔到神秘的花瓣或敏感的肉丘时,像是引起一阵抖 的电流从背後掠过。
  美伶知道这样的感觉,就是快感的前兆。
  这样下去太危险   。
  美伶用尽全身力量抬起双膝猛撞大舟的头。
  听到低沈的声音,男人大叫「痛啊!」
  趁这机会,美伶从床上滚下来,向房门跑去。
  还差一步时,有股强大的力量拉住她的衣领。
  ”唔   啊     〔
  二个人的身体纠缠着倒在地上。
  碰到桌脚,花瓶掉在地上摔破,水流过来沾湿美伶白色的制服。
  用吃奶的力量撞开男人的身体,摇摇摆摆站起来。可是立刻被男人追到窗边。
  美伶後背靠在窗帘上瞪着大舟。
  「嘿嘿嘿,该认命了吧,就当作是替代妹妹吧!」
  美伶想逃走时,已经被拉进男人的怀里。
  ”啊   〔
  美伶修长的身体,从腰开始向後仰。
  大舟一面吻雪白的喉咙,一面用膝盖顶开美伶的双腿。
  只顾抗拒男人亲吻的美伶,这时才紧张的想夹紧双腿,但已经来不及了。
  大舟恣意的享受充满弹性的大腿所带来的摩擦感,用自己的腿上下摩擦。
  ”不要   〔
  美伶受到淫邪的冲击,全身都紧张起来。
  像毛毛虫一样在脖子上蠕动的嘴唇,从大腿内侧到鼠蹊部来回摩擦的腿   。
  好像全身都有强烈电流通过,开始像疟疾一样的颤抖。
  当大舟用力吸吮她的乳头时,美伶意外的感到从身体里涌现出快感,使她觉得狼狈。
  大舟好像看准这个时候,在她耳边说。
  「真没有想到乳头会硬起来,奶是有性感了吗?」
  美伶猛烈摇头。
  「这也难怪,有这样完全成熟的肉体,当然会想到要男人。对不对,女医师?」
  在耳边听到这样充满刺激的话,美伶感到无比的屈辱感。更用力摇头时,黑发随着飞舞。
  「自尊心还是这样强嘛。」
  大舟再度吸吻更勃起的乳头。
  ”哦   〔
  美伶仰起美丽的脸庞,完全露出雪白的脖子。
  她有性感了   。
  大舟更得意的在乳房上发出啾啾的声音亲吻,这时美伶夹紧的双腿,逐渐失去力量,然後又像振作精神似的夹紧。
  支撑起帐棚的肉棒头,碰到美伶柔软的下腹部,几乎快要爆炸。
  要忍不住了   。
  大舟用右臂搂紧美伶的细腰,左手拉起紧身裙,顺势手指进入三角裤与腹部之间。
  感到粗糙的阴毛,然後有肉缠绕在手指上。
  ”哦   〔
  美伶拼命的想夹紧大腿,可是有男人的腿在中间,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空隙。
  大舟的手指继续前进,中指进入肉洞里。
  ”啊   〔
  美伶在这一刹那,全身紧张,长长的睫毛开始颤抖。
  肉洞里是湿湿滑滑的,大舟感到手指会被烫伤一样的火热。
  「奶也是好色的女人,这里面已经湿淋淋了。」
  美伶拼命摆动红润的脸。
  「嘿嘿嘿,奶还顽强   」
  中指已经进入到根部,柔软的肉完全缠绕在手指上,手指在里面搅动,这时候湿淋淋的肉壁有着强大的弹性,好像要把手指吸进去。
  大舟对美丽的女医师有着这样敏感的肉洞,不但觉得意外,甚至还有些感动。
  这时候,大舟露出残忍的眼神,从美伶的肉洞拨出手指,用力把贴在美伶嘴上的胶布拉下来。然後把反抗的美伶用力向下压,使她蹲下来。这时候大舟也脱下了自己的睡裤。
  「在给奶插进去以前,要先给我舔这个东西。」
  抓住美伶散乱的头发向上拉。美伶不得不抬起头时,在眼前看到大舟勃起的肉棒。
  年轻的肉棒虽然没有东西支撑,但高高举起,从龟头的顶端渗出透明的液体。
  还来不及说不要   。
  坚硬的肉棒顶开她的嘴,想逃避,可是大舟的双手抓紧她的头发,就是动一下,男人的肉棒依旧紧追不舍。
  大舟不顾一切的把肉棒插入嘴里,龟头碰到喉咙,美伶几乎感到窒息。
  「不准咬,如果奶咬了,以後我会给大家看伤痕,说这是陈美伶医师咬的。」
  美伶无法说话,只有鼓起鼻子,皱着眉头。
  「嘿嘿嘿,很臭吧!几天没有洗澡了,奶就给我舔乾净耻垢吧!」
  如在平时,美伶是绝不允许男人这样玩弄她。
  可是现在想反抗也用不上力量。
  不但如此,受到这样野蛮的侵犯,偶而还会产生晕眩感。
  大舟越来越大胆,双手抓住固定美伶的头,屁股开始前後摆动。火热的肉棒在嘴里前後滑动。
  大舟舒服的眯起眼睛,能在医院里有这样的美女替他吹喇叭   。
  低头看着嘴里含着肉棒的脸颊,随着进出起伏的模样。
  既然如此,就先射一次再说   。
  大舟加快在美伶嘴里抽插的动作。
  「喂!奶要用舌头舔!」
  一面说,一面疯狂般的抽插。
  还差一点,快了   。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大舟紧张的抬起头来。
  有一个身体健壮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大舟看过这个人。
  他是第二外科病房的年轻医师宋文祥。
  大舟的双手不由得松开时,美伶趁机向文祥跑去。
  看到美伶的这个样子,文祥几乎吓坏了,刹那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而且她的双手还用胶布绑在背後。
  「宋大夫   」
  美伶噙着泪倒在文祥脚下。
  到这时候,文祥才看出状况,心理产生无比的愤怒。
  扶着让美伶站起来,很快取下双手的胶带,让她先离开这个病房。
  美伶用双手搂住胸前站在走廊上,第一外科病房的走廊,好像什麽事情也没发生似的,静静的没有人影。
  我得救了   。
  美伶突然流下眼泪。
  听到病房里,文祥怒吼的声音,美伶整理着凌乱的衣裙。
  PART 4
  在文祥从三○五室出来的前几分钟,美伶已经能稳定自己的情绪,但身体仍旧微微颤抖着。
  「奶没有受伤吧?」
  美伶轻轻摇头。
  虽然是受到强迫的行为,但被同事看到这种难看的样子,美伶无法抬起头看文祥。
  「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文祥用镇静的声音说完,转身就走在在美伶的前面。
  美伶看到文祥白色上衣的背影,感到一种心安。
  外科病房的值班室走路不到两分钟的距离,文祥推开门先让美伶进去,自己跟进去後,顺手关上房门。
  值班室是四坪左右的套房,有单人床和办公桌,以及衣柜和小型冰箱。
  美伶在文祥的劝告下坐在床边,双手把掉了扣子的衬衫拉在胸前。
  「奶受惊了。那个小子真可恶,要报告院长立刻赶他出院,绝不能留下那种人,即使他是理事长的儿子   事情是有限度的。」
  文祥一面说,一面给美伶倒一杯水。
  「谢谢。」
  美伶一口气喝光,冰凉的水通过乾燥的喉咙,觉得很舒畅。
  喝完水,咽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文祥。
  文祥是年轻的医师,有着良好的手术技术,待人和蔼,在医院里是很有前程的人。
  美伶对文祥的感觉有了些微妙的转变。
  文祥的技术不错,面貌也可列入英俊的范围,分成七三的头发,浓浓的眉毛,四方的下额,令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意志。
  「谢谢你   真不知道该怎麽谢你才好?」
  这是美伶的真心话。如果文祥当时没有赶来,不知道会是什麽样的後果,只是这样想就令人觉得汗毛竖立。
  「哪里,奶这样说就   」
  文祥难为情的笑着用手搔头,那种诚恳的样子,使美伶产生好感。
  今晚文祥是第二外科病房的值班医师,除非有紧急的状况,一般来说并不会有特别的事。
  文祥为打发无聊的时间,带着紧急呼叫器准备去第一外科的护理中心。
  一听说陈美伶医师去邓大舟的病房,突然感到不安。
  文祥和全院的男性职员一样,也许比他们更向往陈美伶。所以他特意来到第一外科其实是心里想   也许能见到美伶。
  赶去查看结果,果然出事,现在文祥虽然假装很镇静,但实际上他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刚才看到的那幕充满刺激的光景。
  美伶嘴里含着大舟的阴茎,以及从上衣露出像白玉般的乳房,光是回想就会让他觉得头昏脑胀的场面。
  看到那种场面很难有人不动心的。
  「我不赞成像奶这样美的女性,深夜去男病人的单人房。常言道,男人都是狼。就拿我来说,深夜单独和奶在一起,也不知道会作出什麽事了。」
  文祥说完点燃香烟,刹那间形成奇妙的气氛。
  美伶感到文祥注视着她的胸部,重新拉紧上衣的领口,原来随便伸出的双腿夹紧後,向一边倾斜。
  可是这种小小的动作也变成妖媚的举止,诱惑着男人的心。
  而且,受到男人暴行的美伶,头发披散在肩上,从凌乱的白色制服里散发出快要崩溃的女人性感美的气息。
  美伶发觉房里的气氛越来越微妙,站了起来,她想打电话告诉妹妹玉娟,她已经回到值班室。
  「我要打一通电话。」
  伸手拿办公桌上的电话时,突然被文祥抱紧。
  ”不要!〔
  刚张开嘴想说话时,男人有烟味的嘴压上来。
  反射性的抗拒,她并不是讨厌文祥,只是不希望在这种情形下,这种地方发生性关系,也不希望他把她看成轻浮的女人。
  可是,美伶的这种念头,在一句文祥的「美伶   我爱奶   」就轻易地瓦解。
  几乎被大舟凌辱的恐惧感,空虚的不安感占据美伶的心,下意识的寻求能依赖的人。
  文祥和大舟不同,他很温柔,好像安抚她似的,用双臂拥抱她,经过接吻後,身上抗拒的力量自然消失。
  虽然如此,美伶还是表示最大限度的抵抗。
  文祥的行动逐渐大胆,抚摸美伶柔软的後背,舌头伸入她的嘴里。
  在这刹那,美伶的身体僵硬,然後把一切都给他似的,放松了身体的力量。
  文祥拥抱着美伶放在床上仰卧。
  美伶修长的手指,仍旧颤抖着抓住胸前领口,文祥把她的手拉到头上,形成双手高举的姿势压住。
  「啊   」
  美伶轻轻叫一声把脸扭转过去。
  说起来,美伶真是个美妙的女人。
  天不与二物,但她兼备自信和美丽   。
  文祥不由己的凝视她天生之美,黑黑的长发落在床单上,发根微微冒出汗水。
  从轻轻闭上的眼睛和颤抖的睫毛,看得出她内心挣扎的情形。
  文祥再把自己的嘴压在美伶的嘴上,伸手准备解开胸罩的挂钩。
  「我知道了   」
  美伶说话时,嘴唇颤抖,但仍保持毅然的口吻,从床上站起来。
  文祥瞪大眼睛   不知道将要发生什麽事,而美伶站在床边,把白色制服脱下。
  这是她最小的意志表示,几乎受到大舟的凌辱,然後以这种方式被文祥占有肉体,她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