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302字

              第一章  怀孕事件

  沈约下班前特地再给医院里的妻子佳玲打了个电话,把那个该死的德文药名再记了下来。佳玲说她们医院还没有那种特效的保胎药,所以一定要他这个闯祸精自己去繁华街区的大药店买。

  沈约放下电话,摇摇头:「唉,娶个阿姨妻子也真倒霉。说是自己的老婆,但又是长辈,处处都该听她的。」

  没办法,这药见不得人,是专为非适龄妇女保胎用的,不能让他人代办。
  一周之内家里竟有两位女性怀孕: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佳秀,另一个是女儿云琴,而且佳玲都认定是沈约播下的种子。

  母亲已近五十岁了,按理已过了育龄期,而云琴才十一岁,应该还没到发育期。怎么这么巧,偏偏她俩怀了孕。

  但不信又不能:佳玲是医院的妇产科的医生。她说怀孕一定不会错。

  在家务事上,总是母亲佳秀说了算。母亲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按天主教的教义,怀孕是上帝的安排,注定要为世界上增添新的生命,是不能违抗的。尽管已是儿女成群,但按照她的想法,只要是家里有人怀孕,就一定要生下来的。
  沈约的父亲去世时留下了一家大公司,沈约继承父亲的事业后,又在十几年内将公司的业务扩大了几倍,多生养几个孩子当然不在话下,但牵扯精力太多了,有点吃不消。

  父亲去世之后不久,沈约就把母亲佳秀的肚子搞大了。在母亲怀孕期间,她担心由于血缘太近而出现问题,便经常请做妇产科医生的妹妹佳玲为自己作检查,当确切地证明胎儿没有毛病时,才放心地生下沉约的女儿兼妹妹沈丽。孩子出生的时候遇上难产,要不是佳玲日夜守在身边,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后来,姐姐沈月和大妹沈雁也相继为沈约生下了儿子云阳、云浩和女儿云倩、云琴。

  按沈约自己的意思,家里有这么多美丽的女人做陪,就不必再娶妻了。但母亲担心以后在生育方面出现类似的问题,就坚持要沈约娶佳玲为妻,她的理由是家里一定要有一个这方面的专家,再说在外面也便于遮掩一下家庭事务,免得别人飞短流长。沈约起初很不情愿,但母亲一再坚持,也别无他法,只好把她娶进家里。

  其实,阿姨佳玲当时才三十出头,丈夫死于酗酒,身边带有一个六岁的女儿易敏。虽然比沈约大八岁,但也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丽的小女人。佳玲刚嫁过来的那几年,在家里和床上都是非常温顺贤慧的,谁知她今日会这么唠叨。大概是更年期了吧。

  买好药,他驱车往城郊的家里赶。高速公路上一片堵塞,车慢的象蜗牛爬。
  他不禁又烦燥起来。

  云琴是沈约跟大妹生的第二个女儿,三个月前才被他正式开苞。刚开苞的女孩子,洞眼特别紧,插进去自然特别舒服,所以这段时间他在云琴身上耕耘得格外勤奋,而且经常是把佳玲的女儿易敏跟云琴放在一起玩的,一边一个搂着过夜。
  他一向不喜欢戴保险套。他以为11岁的女儿还是个小孩子,也就大胆地在女儿的小穴里大泄特泄。易敏已经十七岁了,随时都可能怀孕,有时在易敏的体内抽插得快泄了,他也会转移战场,把精液射到云琴的嘴里或体内。

  虽然这段时间里云琴也与哥哥们做过几次爱,但让她怀孕几率最高的确实是也该是他。

  但妈妈又两样了。近年来,因为妈妈的小穴越来越松她,他跟妈妈做爱时更多的是戳她的屁眼,在她的小穴里射精的机会并不多。而现在经常陪着妈妈过夜的不是他这个孝顺儿子,而是14岁的孝顺孙子云浩。

  云浩是他跟大姐沈月生的第二个儿子,也是最象他的,又英俊嘴又甜,家伙也忒能干。几个儿子中,他最喜欢云浩了。

  云浩只有14岁,在跟祖母、妈妈、阿姨与姐妹的交欢中,平时也不用保险套的。沈约认为,几乎可以肯定是云浩使他自己的奶奶佳秀怀孕的,但佳玲却总把责任推给沈约。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晚饭时间早就过了。

  沈约早已饿坏了,停下车直奔厨房。果然,厨房里只有家里最温柔的大妹沈雁在等他。

  他边狼吞虎咽边谢谢坐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他的大妹。大妹把手伸到他的裤子里摸着哥哥的肉棒,笑着说:「慢慢吃,别急。妈、姐和阿姨她们都搞饭后床上运动去了。除了我,没人等你的肉棒了。」

  「佳玲大概又是抱他那个保险套了吧?」

  「别那么刻薄!云霄也是你的亲儿子。云浩闯了祸,你倒不说他。」

  「我最受不了佳玲她老拿云霄戴套子来气我。」

  「你也别怪阿姨。你现在老跟女儿们玩。连我们姐妹也很少做爱了。她是气你这个。」

  「云霄不是一直跟他娘睡的吗?」

  「他到底还是个12岁的孩子。我也跟云霄干过。他只知道冲,一点技巧都没有,再说肉棒也太小了。我们家最缺的是你这个最懂女人需求的混世魔王。」
  他大笑,把饭碗一推:「来,大妹,咱们过瘾去。」

  大妹拧了一下他的肉棒:「我还没收拾呐。你去我房间等我。」

  大妹的房间简洁而整齐,象她的人一样。

  他躺在大妹的床上,等着大妹来给他这最喜欢的大哥快乐。他翻了个身,看到在床头柜上有一张全家福。

  那是去年大妹的女儿云倩十八岁时给他生下了第一个儿子时,全家人在母亲的倡议下去拍的全家福。

  照片中,居中的是全家的中心人物——云倩——抱着她刚满月的儿子。而身兼奶奶外婆于一身的母亲佳秀则笑吟吟地看着孙女刚养的孙子,品味着曾祖母兼祖母的新地位。

  在另一边是沈约自己,而云倩身后的那个美丽端庄的中年女子就是他的阿姨妻子佳玲。

  佳玲紧拥着男孩就是他戏称为保险套的,他跟阿姨结婚后生的儿子云霄,现在他是他自己母亲最爱的小情人。

  母亲生的三个女儿围绕在四周,大姐沈月、大妹沈雁、二妹也是女儿沈丽。
  紧靠着大姐的两个男孩是她的长子云明、次子云浩。

  按照母亲佳秀制定的规则,家里的女孩满十一岁的时候,便由沈约给她开苞,并独享三个月,然后才能自由选择家里别的男人。家里的男孩到满十二岁的时候,便开始允许他对家里的任何女人插穴,但必须从年龄最大的女人开始,每天一个,全部轮遍了以后,才能自由选择。

  沈丽十一岁生日那天,沈约给她开了苞,因为那时男孩们还没有长大,所以他对沈丽独自占有了将近两年。到云明长大以后,居然和沈丽粘到了一块儿,再也不想分开。每当看到别的男人骑在沈丽身上的时候,云明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却可以看得出他眼睛里冒出的妒忌的火花。

  为了不影响家庭和睦,在沈丽怀孕之后,佳秀便建议沈丽和云明两人搬出去了,在离家不远处的一所公寓同居。还是佳秀作主,沈丽每个月至少回家一次,让家里的其他男人享受一番,至于云明,回家的次数还要多一些,也要保证每个月至少在家里的每个女人的穴里注射一次爱液。现在他们的女儿小星星已经六岁了,活泼可爱。尽管谁也说不准小星星的父亲是沈约还是云明,但大家都认为应该让云明拥有父亲的名份。

  正看着照片,只觉得下身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潮湿的肉腔。不用问是大妹在给他口交了。

  他放下照片,爱意绵绵地抚摩着床边大妹赤裸的屁股:「大妹,真对不起你。没让你生个儿子,来填补我不在的空虚。」

  大妹起身趴在他身上,先把他的肉棒塞进穴内,然后亲着他的脸颊,说:「我亲爱的哥哥,亲爱的情人,我的要求不高。你每次跟我干,都只有我们俩,那就足够了。」

  他把大妹的腰一搂,屁股用力一顶,将肉棒深深地戳入大妹的子宫。

  柔软的床垫在他的身下剧烈地起伏。他的阳具在大妹的小穴内快速的进出着。大妹的十根手指紧紧地掐入他的肌肉,每当他用力戳入时,大妹的牙齿也紧紧咬住他的肩膀。

  整个房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喘息与肉棒在小穴里抽插而发出的『叽叽』声。
  他最喜欢与大妹的无声的游戏,充满了家人间交合的温馨的浪漫。

  当他把大妹翻过身来,让她平躺着戳她屁眼时,大妹紧紧咬着枕头,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呻吟。

  摆平了大妹,他还是有点意犹未尽,拍拍身边大妹的屁股,他起身往母亲房内走去。

  打开门,里面是一片喘息声。定睛一看,大姐沈月的背上正趴着乖儿子云浩,在起劲地做着活塞运动,而母亲却在一边自慰。

  打了声招呼,他便低头去看大姐母子俩的结合部,却是云浩在干他妈妈的屁眼。

  拍拍儿子的屁股:「儿子,怎么这么乖,肯戳你妈妈的屁眼了?」

  「……爸……一是……妈的屁……眼痒了……二是……是……怕……」
  他问:「怕什么?」

  「……怕把妈的肚子……也搞大……了……佳玲姨婆……那儿……」

  「哈!儿子,你已经搞大你奶奶的肚子了。世界上还有谁比你更伟大的乱伦小子了?别怕。如果你能让你妈给你生个女儿,等她长大就许给你做老婆。」
  「别教……坏儿子……你是不是……想搞……个孙……女……」

  大姐回过头,媚眼如丝地看着心爱的弟弟。

  「想是想,但现在时机还没到,要等小星星长大,还得好几年哪。」

  母亲笑着把儿子揽进自己赤裸的怀里。

  「星星是云明的女儿,应该算我们约儿的孙女了。」

  他把头埋进母亲硕大的乳房中,边吮吸边含混不清地说:「星星也是丽丽的女儿。丽丽可以算我妹妹……妹妹的女儿只能说是我的外甥。」

  母亲用力捏了一下儿子粗粗的肉棒:「没良心的,丽丽不是你这根肉棒种在我肚子里的?怎么不算你的女儿?」

  他就势把肉棒插入母亲的穴里,边抽动边说:「妈,说到底,丽丽是跟我一样从你这迷人的骚洞里生出的……啊……她……既是我女儿……也……妈,你……轻点……扭……别忘了……你现在……啊……肚子里还……有我的孙女……」
  「你妹妹!」

  「哦!是我的亲爱的孙女妹妹!」

  他抬起母亲的双腿,搁在肩上,一边抚摩着母亲微微隆起的腹部,一边小心翼翼地干着母亲的浪穴。

  从母亲房里出来,他摸摸自己有点软了的肉棒,心想着刚才干遍八个肉洞的壮举。自己是泄在那个洞里的?

  噢,是在大姐的骚穴里的。希望大姐吃过避孕药了,否则老婆又要罗嗦了。
  想到老婆佳玲,心里虽说有点烦,但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个美丽的阿姨妻子的。原本想到云琴的房里看看怀孕的女儿,但脚步却不知不觉的来到妻子的房间。
  很奇怪,今天佳玲姨妈一个人睡。

  他轻轻地躺到姨妈的身边,看着自己的阿姨与自己的合法妻子。

  阿姨趴着睡熟了。大概是刚作爱不久,太累了,身上仅披了件薄薄的睡衣。
  睡衣是他最喜欢的真丝绣花的,仅仅披在佳玲姨妈的身上,大概是他们最亲密的儿子云霄在跟妈妈亲热完了后给他已经满足的妈妈盖上的。

  「这孩子真细心,难怪他妈妈跟家里的女人都喜欢他。」

  他先不忙着揭开阿姨身上的遮盖,用一只手撑起身子,细细品味妻子的胴体。
  阿姨的身体仍然那样诱人,近五十岁的人了,身上还没有一点赘肉,仍然是峰峦起伏,腰细臀丰。相比母亲就差多了。

  他轻轻地把手放在阿姨的隔着那淡桃红色的轻罗睡衣脊背上,往下滑去,滑过细嫩的腰肢,滑到圆润的屁股,在他最喜欢的股缝上流连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那细腰上。爱抚着他心中诧异着:

  「妈妈跟阿姨是一母同胞,相貌又相似,年龄只差了没几岁,而且妈妈也天天健身,为什么她们姐妹俩的身材却差得那么多?」

  「没道理啊!?」他不觉说出了声。

  「没什么道理啊?小约。」

  随着这声轻呼,阿姨的手已经握住了他的肉棒。

  他索性一把掀掉阿姨身上的遮盖,把手扣入那两个洞眼:「想我吗?佳玲姨妈?」

  姨妈微闭着眼睛,脸上带着微笑,手握着他的大肉棒,一上一下地套弄:「呵,这儿粗了,又叫我姨妈。哼!是想换口味,玩阿姨了吧?」

  「阿姨这儿,刚才还是干的,现在已经湿了。怎么,儿子的味道没有老公的好吧?」

  「你是我老公,也是我外甥。你跟你儿子是平辈。过来,阿姨的洞洞要外甥老公的滋润。」

  他翻过阿姨的身子。扶握那未着胸罩的美艳双乳,轻咬住乳头吸吮着,将其中一个美乳以口含住小半,深嗪着,一手揉搓着另一个,一手则将指头入阿姨小嘴探索着那润湿的舌头。

  阿姨的口中发出了阵阵的「唉…啊唉………唉…」的呻吟。

  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他的双手尽可能的搓弄着那一对尖挺美艳的双乳,嘴则凑上阿姨的小嘴亲吻着性感的双唇,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着直到根部,以舌头绕行阿姨的丰润小嘴内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礼,又再度深嗪着她湿润的舌头,如此反覆的吮吸数十次,真似将阿姨的舌头食入口中。

  阿姨的双手早已放开他的大肉棒,紧紧地搂住他的身子,双腿也翘起紧紧地箍住他的腰。他的肉棒早已硬到了极点,摩擦着阿姨阴部的嫩肉,那渗出的蜜汁已将两人的阴毛湿成了一片。

  阿姨早以忍受不住洞里的骚痒,颤声道:「约儿,快……阿姨受……受不了……」

  他也已经涨得难受,就把早已翘得半天高的大肉棒缓缓插入她的阴道。
  哇!好紧的阴道,暖暖的阴壁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肉棒。

  而阿姨也发出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他用力一挺终于抵住到阿姨的花蕾,阴户内一紧一缩的吸吮着龟头,异常美妙。他抖擞精神,九浅一深、横插直捣,在此同时阿姨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
  阿姨的腿紧紧箍着他的腰,随着他的每一次插入用力往里收紧。

  他忽然有一种幻觉,好似身下他干的是那《007-金眼睛》中那爱夹男人腰的俄罗斯金发艳谍。他在这怪异的幻想中狂乱地大叫一声,开始疯狂地耸动腰肢,肉棒飞快地抽插阿姨的小穴。

  「啊碍………碍…我要干死你……唉………」阿姨也似乎被他引发出了野性,在床垫上疯狂地上下摆动屁股,他可以感到他的阴囊在不停抽打阿姨的屁股。
  「碍…干死我……小约……戳穿我……唉…我最爱的外甥…………心爱的……你是我最……亲的男人……」

  他猛然停下,趴在阿姨的乳房上喘了一口气。然后分开阿姨的两条腿,纂着阿姨的脚脖子一用力,将阿姨的身子腾空翻了个个,再往前一送,变成屁股向上撅着的姿势。

  「你又……想要那……里吗?」阿姨带着一脸的媚笑喘息着看着心爱的外甥丈夫。

  「我想看看咱们儿子把你哪儿开发得怎么样了。」

  明显的阿姨的后门已经变大了,周围的一圈已经有点变深了。他就着肉棒上滑溜溜的淫水一下子就深入了阿姨的不毛之地。

  阿姨对肛交的兴趣也同前门的一样大。她在他的冲击下又放肆的浪叫,呻吟……尽情地发泄后,姨甥俩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太阳照亮了窗帘,沈约揉了揉眼睛,有些睡意朦胧地抬起身子,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正想起床,却蓦然发现自己身边睡的不是妻子阿姨佳铃,而一边一个睡着两个年轻稚嫩的身体。

  「啊!」他扳过右手边女孩的身体一看,原来是女儿云琴。

  「爸,你干吗?人家还要睡吗?」云琴连眼也没张开,挺着两个小小的乳头,一个翻身抱住爸爸的大腿又迷糊过去了。

  他爱怜地抚摩着女儿的光滑的脊背,正想把手伸过去玩玩女儿的小屁股,命根子却被另一只小手握住了。

  「表哥,你昨天跟妈妈干得那么激烈,怎么刚醒枪就这么硬了?」

  接着一头长发盖住了他的下体,他的小弟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口腔。不用看面孔,也不用听声音,光从那咬住龟头舔马眼的口交法,他就可以知道是他最近最喜欢玩的人—佳玲的女儿,在这个家庭里跟他血缘最远的伴侣—表妹女儿—易敏。

  他把手从易敏的腋下伸过去,握住一只乳房玩弄起来。

  「敏敏,你不知道?男人早上阳气最足。哎,你怎么知道昨晚我跟你妈的事?」
  「你们干的那么惊天动地没,连我跟琴琴进来都不知道。」

  「你们昨晚没有跟你弟弟玩?」

  易敏放开他的肉棒,翻身躺在他的大腿上:「来,两个一起玩。让我舒服舒服。」

  他把双手都按在易敏的乳房上揉搓。云琴也把头枕在他的另一条大腿上,甜甜地笑着看着舅舅爸爸:「我们昨天跟云霄哥哥玩了一会,他就被妈妈拉去了。
  我们自己玩了一会,觉得没劲就来找你。谁知你跟姨婆作得那么厉害。就只好再自己玩。「

  他放开玩易敏奶子的一只手,搂住女儿的小腰,让她站起来贴住自己。他的头正好可以舔到女儿刚开始发育的小乳房,边舔边问:「琴琴,你怀孕了,就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太过头。」

  「没有啊,爸爸。云霄、云浩哥都只帮我舔穴,我也只帮他们吸一下肉棒。
  爸爸,我的小穴好痒。可不可以插插我?「

  「可以,不过你爸爸要先插插我。」

  「敏姐欺负我。我要爸爸先插我嘛!」

  「好啦,一个个来。琴琴,你怀孕了,按理爸爸是不能插你穴的。」

  他把女儿的小身子放到肉棒上,轻轻分开女儿的小穴顶住,然后说:「爸爸把鸡鸡插到乖女的小穴里不动,你自己摇噎…」云琴高兴地坐了下去。

  小女孩的小穴就是紧,他的肉棒被夹的动弹不得,几乎与易敏的屁眼的紧度差不多了。

  他有些可惜:这个小穴不久以后就要生出孩子了,以后要干这么紧的洞眼,看样子只好干屁眼了。

  搂着小女孩光滑稚嫩的身子,与她幼嫩的小嘴接吻,背后还有一个裸体的少女在用双乳摩擦他的脊背,虽然没有激烈的性交,但也其乐融融。

  他正享受着天伦之乐,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告诉你了不要在女人怀孕三个月内与她们性交,那很可能流产的。你还不听。难道你害了云琴怀孕不够,还要害她流产吗?」

  听声音就知道那是昨夜刚与他恩恩爱爱满床飞的姨妈老婆来了。

  他的肉棒迅速软了下来。

  悻悻然,他把女儿的身子抱离自己,满脸不高兴地准备下床。佳玲见他不高兴的样子,也软了下来:「约儿,不是姨妈多嘴,实在是…………」在他「碰」
  地一声关上浴室的门的时候,他的眼角瞥到阿姨的手中正握着一只避孕套。
  「易敏这几天是排卵期吧。」他边洗边想。

  早餐桌上气氛仍然有些沉闷。大家谈着些不相关的事。当他把药递给妈妈与云琴时,气氛更有些异样。

  今天是周末,吃完早餐,他怏怏地走向花园,找了个靠近小溪的树下坐了下来。

  有人傍着他坐了下来。是大妹。

  「别生阿姨的气了,好不好?」

  大妹依偎在他的怀里,就象他们仍然是十几岁的一样。

  「我没生气。」

  他轻抚着大妹的脸庞与大腿根部。

  「还说呢!平时周末,你那次不是一推碗碟就拉上那个去上床运动了?」
  大妹解开了他衬衫的纽扣。

  「是有点气闷。我们过去好象在这里作过爱。」

  他拉下大妹的裙子。

  「那年,我十二岁,你好象是十四吧?」

  他的乳头被大妹叼在嘴里。

  「不,十五。好象就在那次后,你有了云倩吧?」

  他的五指在大妹的蜜穴里游动。

  「你记错了。我是十三岁怀的云倩。那年生的是大姐的云明。」

  大妹的手也已经攥住他的小弟弟。

  「过去的日子多开心啊!可惜成年了反而多事多烦恼了。」

  大妹熟练地把他的肉棒套进穴里,搂住他的脖子。

  「你现在可以玩的女孩不是很多吗?」

  他与大妹相互抱着对方的腰轻柔地摇动着屁股。

  「我快……吃不消……了,一群……大食动物,要把我榨干……了。」
  大妹停止了屁股的摇动:「你不是在培养你的儿子们代替你吗?」

  他抬起大妹的屁股,把肉棒往另一个洞内戳去。

  「他们都太小了。」

  大妹用力把屁股坐到底,长长地出了口气:「啊—屁眼里好胀。你是几岁开始乱伦的?老实说?」

  他抱住大妹的屁股,抓住那两半股肉:「第一次好象也是十岁吧……」
  玩着,他的思绪飘到了不太遥远的过去……

              第二章 秘密快乐

  佳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与儿子发生这种事!

  看看身旁象婴儿一般甜美地睡着的儿子,她忍不住又把手伸向那软缩得只有细细一条的阳具。

  这孩子这么小,这里就这么发达了!难怪自己会不顾廉耻,让这亲生的儿子戳穴。

  再看看睡在自己另一边的大女儿月儿,胸口还是瘪瘪的,连乳房都没长出来,小脸长得还象天使一样,但昨晚跟她弟弟干穴时干得那么淫荡的样子……佳秀的一只手摸摸自己腿间的小穴,又有点湿了。多快乐的昨晚啊!虽然儿子的大肉棒是与大女儿一起分享的,但那快乐还是三十多年来最舒畅最刺激的,连跟孩子他爸度蜜月时都没这么快乐过。

  看看左右两个天使般纯真秀美的一双儿女,再回想昨晚淫荡的疯狂,佳秀不禁诧异地弄着自己的小穴:这两个天使一般的魔鬼儿女真是自己从这小穴里生出来的吗?

***********************************抱玉轩琐语∶

  第二篇翻译终于完成。回头看看多少还有些拗口的地方,总是感到是不是太有些拘泥于塬作的句法了?

  网上的翻译大家很多,例如骆驼、KERM还有那条古代的蛇,以及其他人请再指点一下。

  有的朋友问起《辈分》(二),很抱歉,我动了几次笔就是写不下去。问题主要在于∶到底是以回忆的方法写沈约与家人的乱伦过程呢?还是再写一个乱得一塌煳涂的家庭?

  在《辈分》(一)里,乱伦几乎已经被发挥到了极至,再来些与姐姐与妹妹与妈妈与阿姨,以至于与女儿还会有乱伦的刺激感吗?

  如果大家认为有,那我就写下去。

  请大家对此提提意见好吗?很感谢!

  再问一下,大家对乱伦加吃人有没有兴趣?

伤筋动骨抱玉轩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