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研究生期间,为了相应学校里的号召,有一段时间我出去支教,支教的地方是山西一个贫困的小县城,总的人口不多,可是贫穷的人们非常多,经济条件那更是差得很多。当我第一次去到那里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些后悔了,真不该去的!

既来之,则安之,也没有后退的路了。当时去的人有好几个,当地教育部门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说我们是县城里这些学生的最大的帮助。其它人都被安排在了县城里,或者呆在某个办公室里,而我呢,而是被安排到了一个镇上的村子里,相距十万八千里。

上级领导把我带到了一个民房里,让我暂时住在这里,说以后有更好的房间再搬过去。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了,搬到别的地方已经是不现实的了。我没说说什么,可是我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甚至还拉肚子,弄得我身体很不舒服。

支教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村子里的,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也都过来上学。我进去学校的第二天,就已经了解地差不多了。整个学校大约有孩子二百多个,每年都在减少,一个女教师看见我来到他们这里之后,很激动地和我握手,说终于来了大学生了。

支教没几天,就遇上了大暴雨,当时下午我正在学校里教课,下午五点左右,我看着孩子们都放学了,家长们都过来接孩子。可是我的身上全都淋湿了,见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于是我就想着等暴雨停了再回家的,但是眼看着暴雨越来越大,几乎没有停下的迹象。

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背上很难受,冰凉冰凉的,于是我就把上衣脱了晾在椅子上。正当我一个人端着热水喝得时候,忽然听见门咯吱一声,门开了。我以为是风吹的,谁知道进来了一个人,我一看正是那个乡村女老师,手里拿着一个大杯子。

当时我忘记了自己已经脱掉了上衣了,于是就赶紧过去,让她坐下。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不正常,不太好意思看我,我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居然赤裸着上衣。“我的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难受!所以就脱了,我穿上吧!”我忽然说道,但是被她挡住了“太凉了,别穿了,你先穿我带的衣服!”

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聊天中得知她现在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她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只有她一个人留守在家里,看着婆婆和孩子,公公去世了,生活很艰辛。她对我说,其实生活艰辛倒是她可以忍受,可是她无法忍受这种守活寡的苦日子,很煎熬!

到了晚上七点多,外边还下着大暴雨,我住的地方还漏雨,于是我只好暂住在女老师家里边了。她的家里很不错,房子很大,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或许是看电视入迷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乡村女老师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只穿着内衣内裤,我当时就感觉脑袋很大很晕,下身胀胀的难受啊!

在这个乡村女老师的脱衣诱惑下,作为男人,我现在要是装作看不见的话,那就是自欺欺人;我要是趁机和她发生了关系,可是我感觉有对不起人家,不能为了我的欲望而玷污了人家的身体。就在我挣扎和犹豫的时候,她主动站起来,抱住我开始亲吻我,而我已经意乱情迷了,彻底和她倒在了大床上,开始翻滚起来。

那一夜很漫长,暴雨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没有结束,而我和这个乡村女老师的关系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或许当我支教结束的那一刻,才是我和她断绝关系的时间吧。唉!我和她都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这个感情和欲望泥潭中了,别无他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