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简繁」朋友都开玩笑叫我「监犯」。今年27岁了,我现在真的变成丝袜的监犯。因为我迷恋女人穿过的丝袜。我总觉得女孩的连裤丝袜有种特别的感觉,于是,我总爱将其捧在手里嗅来嗅去,为此我曾偷过女孩穿过的丝袜。我知道这是自己心理的问题,但我又控制不住,和我相处两年多的女友一直不知道我这样,我觉得愧对女友,想向她坦白说明,又没勇气。昨日,简繁向记者讲述了我的这些经历,心理医生称简繁的情况属于心理疾舶恋物癖」,我应该在医生的指引下进行专门治疗。

  10年前上瘾

  简繁家住吉林市舒兰,现在九台打工。自从10年前开始,我不知怎么的开始喜欢闻女孩穿过的连裤丝袜。「因为我上学比较晚,10年前才读高三,那时起,每次看到女孩的丝袜,我心里就迸发出一种特别的感觉。」简繁说,我自己也不知道那种感觉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尤其是看到女孩穿着短裙的时候,看到女孩修长性感的双腿,心里就很想拥有女孩身上的那双丝袜。我不喜欢女孩别的东西,只有连裤丝袜,而且是女孩穿过的丝袜,我觉得是丝袜上那种特别的味道深深吸引了我,并且感觉到有一种满足感。

  两次偷女袜

  简繁说,最初的时候,我的这种感觉不是很强烈,后来越发强烈。高三毕业后,有一次我在德惠一居民家的门口看到院内的衣服绳上挂着女孩连裤丝袜,当时我跑到院内就将丝袜偷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偷丝袜,其实偷完丝袜之后,我的内心很痛苦,更痛恨自己的这种行为。」简繁苦恼地说,当时我将丝袜拿到自己的住处,只要想起来的时候,我就将丝袜拿出来,捧在手里闻个不停。

 ≥简繁讲,还有一次,我在小吃部吃饭,亲眼看到饭店的老板娘将脱下来的连裤丝袜扔到了柜子里,当时我离开小吃部的时候,趁老板娘不注意,又将丝袜偷走了。简繁坦言,我所偷过的这两双丝袜,自己至今还保留着。

  还喜欢受虐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痛苦,我想戒掉自己的这种不良嗜好,但每次都控制不祝我曾经从网上查到在长春有专门的施虐者,我就喜欢被虐待。」简繁直言不讳地说,我曾为此来到长春四次,接受对方对我施虐,而且花了不少钱。用我自己的话说,自己像狗一样不停地舔和闻女子身上的丝袜,觉得舒服而且满足。此外,简繁还向记者透露,我只喜欢女孩的连裤丝袜,而和性无关,我并不喜欢女性身上的任何器官。

  两年多前,简繁认识了现在的女友,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女友白天工作很忙,我们只有晚上在一起。简繁说,近段时间以来,我发现自己的这种癖好日益严重,经常在女友不在家的时候,就将女友穿过的丝袜拿起来嗅来嗅去。两年多来,女友一直不知道我有这种癖好,因为我在女友面前从未流露过。「我觉得自己挺对不住她的,想告诉她,可我又没有勇气。」简繁称,以我和女友的感情,如果我戒掉这个不良嗜好后,和女友承认一切,女友一定会原谅我的。

  典型「恋物癖」

 ⊥简繁的问题,记者咨询了阳光心理援助中心的格林主任,我告诉记者,像简繁的这种情况,属于明显的心理疾舶恋物癖」,需要在医生的正确引导下进行专门的治疗,治疗的期限需要根据患者的求助愿望以及领悟能力来看。「恋物癖」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属于心理疾病,和此人成长的环境以及经历有关,患上此病的人以男性居多。

  格林主任说,恋物癖若没好好治疗,病程常会非常慢性化而令患者羞怯而痛苦一生。恋物癖不是控制力所能控制住的,如果长期下去不接受治疗,很有可能影响到婚姻生活。

<